第22章 白发少年到访

“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听到一些消息。是上海最近发生的一起案件,一个通缉犯在商场楼顶自杀。牵连其中的,还有一个机器人。”

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男性,坐在沙发上,茶几对面是一个白发少年。

“这基本不可能。一台机器穿越整个太平洋,平安到达上海,再被修复。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少?”

“可能性的确不大。本来我也不会想到这一点,但是新闻上公布了一张机器人的照片。”

说着,他打开手机,把那张照片展示在少年面前。

“虽然过去了两个多月,但是他的样子,你应该还记得吧,那个叫秦墨的中国男孩。”

“还真的是长得一模一样。”少年接过手机。“这不可能是巧合吧,那个少年在七年前就死了。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哪家公司有能力造出这样逼真的机器人?”

“据说是上海的一家公司,只不过是海外企业,老板是个英国人。那不光是一家公司,更是一个云集了各种机械人才,科技人才的基地。他们的装备和人员都是堪称国家级的。这种款式的机器人在市面上从没有出现过。上个礼拜,那家公司已经将产品对外发售。现在已经取了巨额回报,平均下来每天可以赚超过10亿美元。”

“所以说,这个机器人是他们独立研发的吗?”

“他们并没有向媒体透露。但是我有查到,那个英国的老板收购这家公司,到现在为止一共只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从英国来到中国内陆的时候,他只带了技术人员或经费没有任何的产品。这样子,一个机器人只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么看来,这件事情假不了了。”白发的少年似乎非常激动,从沙发上站起来。“当初的意外,我们不惜花费重金制造的机器人,居然从实验室逃走,进入了太平洋。我父亲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也从此看低了哦。这次要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我让他对我另眼相看。”

“可是,那个机器人的逃走,属于实验故障,理论上说他已经不属于我们公司的产品了。”

“这是什么意思?他明明就是我们公司生产出来的。被其他公司改造一下,难道就算他们的产品了吗?”

“从法律的角度讲,那个机器人算是我们丢弃的报废品。其他公司回收利用,并且重新制造以后,就可以拥有了。”

“那可能是亚洲那一块的法律吧。”少年冷冷地说。“我奋斗了两年的成果,怎么能让别人随便拿走?就算我们操控不了它也不能便宜了别人。这种技术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

“所以,你的打算呢?”

“叫上几个人,买好今天下午的机票,我们去一次中国。我希望在天黑之前到达上海。明天早上我们再去公司找那个老板谈,就算是买也要把他买回来。”

……

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整个公司忽然就变了样子。

机器人产品的研发,成功,不仅带来了巨额收入还开辟了历史上机器人的新纪元。自从那两千台机器人模板生产完成,再运输到中国,销售量一直在保持着惊人的增长。

一台普通机器人在市场上的价格是500万美元。但是像这种的机器人,可以翻十倍。另外,公司承包外形的制作。提供照片的情况下制作一个外型就要320万美元。

放在那个时代,这个价格上海大部分居民都可以承受的。更不用说中国内陆的一些富豪。因为海外都没有销售许多国外的富商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上海。

一大早,霖欣然来到公司。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一切都变得很兴奋。

雅达让她带秦墨一起来公司,现在已经送到了实验室那里。据说是要进行最后阶段的强化,可具体是哪些方面,她并没有透露。

“早啊,欣然。”姜颜拿着水杯走出办公室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霖欣然。

“我就一个星期没来,公司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难道你没听说吗?机器人发售了。”

“什么!?”

“你都不知道这样的机器人,在市面上卖的有多好。公司得到了巨额收入,雅达还让我们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强化。像我们这样的技术人员,年薪直接涨到了八位数。”

“卖的这么好吗,不见得吧。”霖欣然有点困惑。“就算家里能承受这个条件,那有了这样子一台机器人有什么用处呢。”

“如果说这一点的话,那还是要感谢你做的推广。”姜颜笑笑。

“我?”

“还记得你和秦墨婚礼当天的场景吗?现场的那些摄影师。”

“他们不是婚庆公司的吗?”

“你是不是高兴的都糊涂了?当时我还特地跟你说的,他们在收集影视材料做广告。”

“可是,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精彩的部分吧?广告应该不是这样的。”

“那你要看消费者的动机了,知道他们消费的理由吗?复活身边死去的人,延续一段枯萎的爱情,创造一个相爱至深的终身伴侣。”

“怪不得雅达要说我们这是互赢互利。”

说话的事情,电梯门忽然打开。

电梯里走出来一群陌生人,带头的一个人年纪不大,戴着墨镜,头发染成了白色。身后跟着七八个人身材高大,穿着黑色西装,给人一种压迫感。

“你好,小姐。”白发少年走到两个人面前。“请问你们老板的办公室怎么走?”

霖欣然想到雅达之前是特种兵,这样的一群人怕是来者不善。到底要不要说?

走到另一头居然出现了卿和秦墨的身影,白发少年一眼就看到了秦墨,两眼发光。

卿走到霖欣然身边。刚才那群人的压迫感,瞬间没有了。他们在卿身旁显得非常矮小。

“霖欣然,雅达请你去办公室呢。”卿说。

“太好了。”还没等霖欣然回答,白发少年率先插了一句。“既然是这样子,那我们就一起过去吧。”

“请问你们是……”卿低头看着白发少年。

“我们是来找她谈生意的。”身后一个人说道。

“没错,我们是从北美洲过来的。”白发少年表现得非常有礼貌。“昨天晚上才下的飞机,这次是特意来找雅达谈一笔生意。”

“那好,请自便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