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特殊时刻

傍晚的上海,天空又是乌云密布。这是夏天的信号。

时光推移,季节变换。

这世界那么大,每分每秒,人与人之间都在发生关系。相爱,离别,毁灭,死亡。

岁月就是一台残酷的绞肉机,谁都无法逃脱被卷入其中的命运。就是他生活的海洋里面。就算是遍体鳞伤,痛不欲生,粉身碎骨,也要坚持下去。

因为这世界上有爱你的人。

只要他存在过,就一直存在下去。哪怕你看不见,摸不着,化成一缕烟,他依旧可以给你勇气,抬起头,面对这短暂的人生。

这才是所谓的婚姻。

……

即将受到霖欣然求婚的,并不是机器人,而是一个灵魂的载体。似乎是的很早以前,就构想好的场景。窗明几净,阳光明媚的婚礼大堂。鲜花,掌声,焰火。

身披洁白的婚纱,以自己最好的面貌拥抱崭新的生活。给自己的前半生,一个好的交代。

没有人知道,机器人是怎么想的。

难道说真的只是简单的公式推算,简单的套话,声音的回答吗?

不。

他答应了。

“你是一个机器人,我不知道你内心的想法是什么样的。就像雅达她们说的,你的确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所以,我希望你可以足够真诚,接受我。”

那天,她是这么说的。

“接受你求婚的那个人,你真正爱的那个人,其实不是我,是秦墨。”秦墨说。“说真的,我不过是他的扮演者。”

“所以说,只是因为你是他的扮演者,你就要理所应当的接受我吗?其实我不会强求你的。你现在是一个大活人,你完全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

“这话说的不对。正是因为五折的扮演者,我才要把这一切进行到底。不然我被发明出来的意义,就消失了。”

“原来你脑子里知道的这么清楚,我还以为你找到代入角色了。”

“我倒是希望自己没有那么清楚。但是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在现实中,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让两个人相爱,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嘴上说着爱,但是心里却非常含糊。”

“你也含糊吗?你刚才都说了,你可是机器人啊。”

“我也正是因为自己清醒,才感到悲伤。这世界,真的是个伤人的东西。我的存在,只是为了填补一个人的空缺,扮演他的角色,代替他活下去。可是,尽管如此,我也心甘情愿。”

“为什么呢?”

“因为我是一个机器人啊。”

“机器人,会知道婚姻是什么概念吗?”霖欣然抬头。“别担心,我只是好奇。我想知道,机器人知不知道什么是爱。”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告诉你。机器人比任何一个人类都懂得爱是什么。至少不是一时冲动,不是短暂的新鲜感。那是可以持久的,永恒的感情。它可以有很多种形式,但是目的总是单一的。哪怕这个过程平平淡淡,也丝毫不影响感情生根发芽。”

“这听起来像是教科书上的句子。”霖欣然摇摇头。“所以对你而言,爱也是一个指令。但是这么一想,指令或许才是最真挚的感情。对于机器人而言。”

“大概是这样。”

“你知道吗,接受求婚以后的人,是会给出承诺的。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对于一台机器而言,承诺什么的,太陌生了。我不会骗人,我只能告诉你,我会尽可能百分百的还原秦墨的状态,把这段婚姻交给你,这也算是承诺了吧。”

……

凌晨三机场,一架飞机落地了。车上走下来两个男人,拖着行李箱,戴着口罩和鸭舌帽。

霖欣然独自一人开车到机场门口迎接。

“真的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高涵洋说。

“没关系的,不就是刚回上海,找个地方住两天吗。”霖欣然说。“我家里确实也是足够空虚的。多了两个人,倒还是不错。”

卿和高涵洋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秦末复活的消息。

卿上个礼拜从部队里离开,告别了自己长达两年的军旅生涯。对于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面对战争需要很大的勇气。可以活下来,哪怕是遍体鳞伤,也是人类中的佼佼者。

高涵洋从医院里面出来以后,去CBA那里办理的手续,正式离开了联盟。

七月份开始,他会参加上海的一处自行车训练营。卿退役以后打算在挪威办一个自行车俱乐部,成熟以后再搬回国内。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故。

“卿哥,你这次怎么会想到一起来上海?不是说退役以后是接去挪威了吗。”霖欣然问。

“本来是什么打算的。”卿回答。“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办,一定要回一趟上海。”

“什么事情?”

“之前我有和你提到过了吧,雅达的双胞胎姐姐雅塔。她现在是职业雇佣兵,近几年的安排流程都非常繁忙。所以她托我带礼物回来,顺带照顾一下雅达。她知道,雅达来中国以后,为了自己的事业废寝忘食,她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资金,技术都不是特别的富裕。这一次我带来的,有她两年的积蓄。因为人在国外,手续上面出了点问题,不能直接转给她。”

“还真是有心了。”霖欣然说。“你可以为了这点事特地来上海,她看来们对你也不一般啊。”

“开什么玩笑。”高涵洋说。“不光光是战友,她们是卿的导师,更是救命恩人。”

这个时候,霖欣然的手机铃声响起。

汽车的系统自动接通,连接到她耳朵上的蓝牙。

“怎么了?”霖欣然问。

“接到他们了吗。”电话里传来了秦墨的声音。

霖欣然透过后视镜看一看后面的两个人,笑一笑。

“接到了,现在正在回来呢,大概还有十分钟到。”

“好的,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不用了,你呆在家里就可以。”

说完,霖欣然挂断了电话。

“那个……刚才和你打电话的人是谁呀?”高涵洋有些好奇地问。

“听着声音感觉很耳熟,应该是大家都认识的人吧。”卿说。

“他……是我的未婚夫。”霖欣然回答。

后排两个人突然安静。

“这次你们回来的正好。再过不久就要举行婚礼了,我希望你们也可以到现场。”

“是啊,当然。”卿有些尴尬地回答。

太多疑问,却不知怎么开口。

车停到了地下车库,三个人坐电梯上楼。

打开房门,眼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卿和高涵洋看着他,瞬间静止。脸上写满了惊讶。

“我来介绍一下。”霖欣然说。“这位是我的未婚夫,他叫秦墨。”

……

那天晚上的焰火,意想不到的美。

秦墨的父母在现场,看着这一切。虽然知道这些不是真的,但是自己的心情真的会骗人。看着这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场景,本以为这一生都不可能看到的场景。泪水止不住的淌,早已经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喜悦。

似乎是整个世界的人,都在关注这个节点。

这也许是一场被上天取消的婚礼,就算感情是真的,形式也是假的。它的存在。只是为了某某人的情感疗伤,为了让她站起来,再次拥抱生活。

但是,这世界上许多东西,往往需要一些留白,才会更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