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暮夜机场的送别

天下着雨,水珠沾满了办公室的玻璃,显现出一个淡淡的影像。火烧云,整座城市被一片辉煌且耀眼的红光笼罩。

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站在天台,仰望天空。

雨,打在她脸上,和泪混在一起。

“霖欣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她抬头,自己已被一把红色的大伞笼罩。有气息,吹拂着她轻柔的发丝。

她满眼热泪,缓缓转身。眼前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她的额头只到他胸口。

抬头,仰视。

一张熟悉的脸。满怀着亲切与爱恋。

“霖欣然,好久不见……”

泪,顺着她的脸颊淌下,到下巴,滴在衣领上。

雨,仿佛在那一刻定格。

耳边传来悠远的声音。

——七年前的声音。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你留下,我养你一辈子……”

“……不管她多好,我不会因为她而改变。我的心里,只有你……”

“……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如果可以,我要你永远在我身边……”

“……你有你的生活,有你自己的世界,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了你……”

“……你的未来,你的人生,如钻石般珍贵。你还有你自己的路要走,那条路,远比我的要长得多,宽得多,也明亮得多……”

“当初,我不是有意要隐瞒我的病情。我只是想给我们的故事,留下一个完美的结局。”

滚烫的泪水不住地流,她站在伞下,早已经泣不成声。

眼前的人微笑着看她,伸出宽大的手掌。

握紧。

消失。

无尽的黑暗。

……

“霖欣然……”

“醒醒!”

猛然惊起,耳鸣不断。

办公室,天花板。

这只是个梦。

“霖欣然,你……怎么了?”

眼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生,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皮肤黝黑,身材丰满,长的很好看。

“我……没事,姜颜,你去忙你的吧。”霖欣然恍惚之间回答。

“你……在哭?”

她看看她,然后伸手摸摸眼角。一滴泪,沾在她掌心,枯萎,干涸。

“我……没事。”

收音机传来天气播报。

“本市天气多雨,从今天下午2点到7点有小雨,只后一直到五月初,雨水不断。”

“还真是一场罕见的大雨啊。”姜颜坐到办公桌前,喃喃道。

“真是的,下雨有什么好。”

霖欣然无精打采,趴在办公桌上,望着窗外的天空。“路上堵得一动不动,上班还要挤地铁。郁闷死了。”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天空中的云层在翻涌。一朵云,几百米长,活脱像条鲸鱼,前进着,撒下无尽的雨水。

上海这座城市,在风雨中,繁华依旧。

……

传来敲门声。

“欣然姐,外面有人找你。”一个小伙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好的,我马上来。”说着,霖欣然整理一下桌上的文件,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走廊里灯光昏暗,一个女孩坐在沙发上。

披散着一头秀发,穿着休闲装,戴着口罩。四肢修长,偏瘦。正低头看着手机。

听到脚步声,她回过头,两人对视了几秒钟。

“小钰姐?!”霖欣然很惊讶。“你怎么来上海了?”

“媛媛没跟你说吗?大学毕业后要去英国学习,今晚就要走。”

“你也要去?”

“是。”小钰说。“我们去的是同一个学校,宿舍都是同一间。难道媛媛没跟你提起过?你们应该天天在一起吧。”

“其实……我回上海之后只和她见过两次。”霖欣然尴尬地笑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

“我这次来上海,除了要赶飞机,还想找你聊一聊。再过两个小时就要上飞机了,你现在……方便吗?”

“当然,我们进去吧,办公室没人。”

两壶热腾腾的咖啡在杯中冲泡,浓厚的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

小钰坐在姜颜的座位上,看着霖欣然。

“哪个……秦墨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她轻声问。

“嗯。”霖欣然愣了一下,点点头。

“对不起,卿当初让我不要把事情告诉你,怕你难过。你也别太伤心了。”

“我想,我已经释然了。”霖欣然轻叹一口气,坐在凳子上。“真的,他死了六年了,我才知道消息,真的有点对不起他。但是现在的上海也早就变了。高涵洋离开了,卿离开了,你和小钰也要走,一下子感觉空落落的。”

“对不起。”

“没事的,反正我整天在公司忙,没时间空虚。”霖欣然笑笑。“对了,上次在学校里见到卿,之后都没听到他的消息。他应该已经毕业了吧?”

“是啊,去年刚毕业。”

“他现在人在哪里?”

“其实他没回上海,也没回昆山。毕业后他去了部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消息。”小钰就这样说着,没人知道离别之初是怎样的泪目,她为卿流过多少泪。

“啊?!他进部队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他只告诉了我和高涵洋。”小钰说着,嘴里有担忧。“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的。我已经决定了,只要他活着回来,我会搬过去和他一起住。”

“我是真的没想到,短短几年,大家都发生了那么多变化。”霖欣然感叹。“小钰姐,别为难自己,要想开点。”

“我已经放下了。倒是你自己该多保重,一个人在上海,无依无靠的。”

“我没事,其实,一个人挺好的……”霖欣然的语气很沉重。

“讲真的,你需要一个人陪你一起生活,千万不能只活在过去,你会被压垮的。”小钰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

霖欣然抬头看看她,沉默许久。

“除了秦墨,我想我再也不会接受任何一个人。”

……

暮夜的机场,太阳的余晖消失在地平线,整片天空就只剩下灰蒙蒙的云。

霖欣然开车送小钰到机场,媛媛已经等了很久。

“其实原本是去年九月份就要走的,因为那边的变故,才拖到了现在。”路上,媛媛这样说。“但其实这样更好,不然等你回到上海,我就已经走了。”

“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霖欣然用一种玩笑的语气说。“你们一走,我在上海就真的是一个旧友都没有了。”

“朋友总是越来越多的嘛。”小钰搂住她的脖子。

她笑了,却笑得那么僵硬。

难以形容霖欣然此刻的心情。

秦墨的离世已经将她击垮在地。如果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一个人在上海又有什么意义呢?

天下着雨,飞机还有十分钟起飞,三人还站着候机室门口。

“欣然,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霖欣然双手抱住媛媛的肩膀,目光深远。“媛媛,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知己。到了那边,记得照顾好自己。”

小钰看出了她的不舍,心中有失落和遗憾。

“欣然,你放心,我们会常给你寄东西的。”

“如果遇到卿哥,记得替我问好。”

隔着玻璃,目送着飞机渐行渐远。时间滞留,低头叹息。

这一走,带去了半个世界。

……

雨,依旧在下。深夜的咖啡店,走出一个人。

打伞,走夜路回家,已是凌晨一点。

疲惫的身躯,支撑着她,从冰箱里取出冷饭,剩菜,草草的解决晚饭。浴室里,热水淋在身上,浸湿面庞,一个人几乎要被蒸发。多少次,像现在这样,筋疲力尽地躺在潮湿冰冷的床铺上。

阳台之外,这座城市,依旧是灯火阑珊。而她,就是大都市一角的残缺。

无名指上盛开的花朵,在月光下散发着光亮。这场景,这时刻,又想起那个人,那段过往。

捂干的枕头,又湿了一大片。

天知道,这以后的生活有多难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