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风雨夜的流浪者

霖欣然选择了无视秦墨的警告,这样的举动,让一个机器人都心事重重,一整晚都没睡。

今天是礼拜三。

婚礼即将来临。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不要去吗?”出发前,霖欣然这样问秦墨。

秦墨看着她,点点头。

霖欣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个漏洞有必要跟雅达提起。”她说。“那你就呆在家里吧,她大概再过十几分钟就要到了。到时候记得配合她。”

说完,霖欣然离开。

留下秦墨一个人,在昏暗的房间里。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婚礼,规模不是很大。

到场的总共不超过40人,但是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是最贴身的,带来了最诚挚的祝福。

“秦墨他真的没有来吗?”游美曦这样问。

“是的,我到最后,果然还是没有说服他。”霖欣然回答。“没关系的,这不影响什么。等他看到这场婚礼圆满地进行,圆满的结束。等他看到小颜新的生活,他就会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们来了啊。”姜颜穿着洁白的婚纱,走出来迎接她们两个。“真可惜啊,我还给秦墨也准备了位置,不过没关系的,你们先进来坐吧。”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坐在靠墙的座位上。

“赵磊他还没有来吗?明明是自己的婚礼,怎么会这么迟呢?”霖欣然问姜颜。

她环顾了整个大厅,没有看到赵磊的身影。

“我们半个小时之前才打个电话呢。”姜颜说。“当时他说他正在赶来的路上,到现在还没到,可能是因为太拥堵了吧。”

“他会不会迟到呢?”

“大概不会吧了,不过迟到了也没关系。这里全是熟人,大家可以谅解的。”

忽然,大家的目光集中在门口,走进来的一群人身上。大概是六七个男人,身高体壮的。

“他们是……”霖欣然非常警觉。

“我不认识他们。”姜颜站起来。“难道他们是赵磊的朋友吗?”

“有必要去问一下吗?”

“你们先坐好,我去一趟。”

……

传来敲门声。

秦墨走过去开了门,雅达站在门前。

“你来了。”秦墨说。

“你不会不认识我吧。”雅达说。“我们可不只见过一面。”

“我当然记得你。是你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改造我,给了我新的生活。”秦墨说。“非常感谢。”

“你看上去不太好。”雅达走进来,关上门。

“是吗,我感觉还可以啊。”

“机器人是不会感到身体不舒服的。”雅达说。“你现在这个状态,肯定是心里有什么困扰。我是你的发明者,你不需要任何的隐藏。有什么烦恼,说出来会好一点。这是人类发泄情绪的方式。”

“既然你是我的发明者,那么也许只有你可以解答。”秦墨说。“如果看到一个人以后心中就会有不安,有恐惧,有担忧。眼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就要面对风险,但是也没有理由去阻拦。你能理解这种心情吗?”

“你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我已经说了,但是她根本不相信,而且我也没有任何证据。感觉只是感觉,也许真的只是我想多了。”

“这样的话,可能即将面对着失去她的风险。”

“你说什么?”

“我也不怕和你说一些大胆的话题。你是一个机器人,你是不会死的。不管你受了多大的伤,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有办法把你修复起来。但是人类的生命只有一条,讲实在的,你在19岁那年就已经失去过一次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放下你心里那些安全,道德,为了心爱的人,哪怕去死也是值得的。你必须要突破这个心理障碍,虽然你不受任何人控制,但是你自己可以控制你自己,也就是说,你会被自己的大脑控制。这并不可怕。因为世界上大多数人也都是像你一样。”

“你这么肯定,我现在该去替她冒险吗?万一她真的只是错觉呢?”

“那个人叫赵磊对吗。”

“是的。”

“我听姜颜说过了他,当时就觉得非常熟悉。后来我想起来了,我在欧洲的时候,接近门口就有相关指令。那是为了防止逃犯逃出国家的边境,给军队下达的通缉指令和照片。”

“你的意思是……赵磊他是通缉犯?”

“看来,你的机器性危险潜意识,比我当初想的还要立体。”雅达说着,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惊讶,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两年前,赵磊在北美洲谋杀了一个华裔的老人,动机不明。加拿大和美国联合通缉他,但还是被他逃到了欧洲。去年的中旬,他在欧洲暴露,再次被通缉。结果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中国内陆。现在,中国警方应该都在通缉他呢。”

秦墨满脸惊讶。

“既然确定了,以后再次碰到有这种感觉的人请你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用恰当的方式处理。”雅达坐在沙发上,抱起一旁的咖啡。“我的车在楼下呢,该怎么做,你自己应该清楚。”

……

“请问你是姜颜小姐吗。”姜颜走到门口,其中一个男人突然来到她面前问道。

“我是。”她有些紧张地回答。

“如果没弄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你和赵磊先生的婚礼吧。不好意思,我们是来找他的。请问他人在哪里?”

“这样啊,不好意思,他还没有到呢,可能是堵在路上了。”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不安的神色。

“请问你们找他什么事情啊?直接跟我说就可以了。”

“对不起,我们没有别的意思。但是有必要向你了解清楚。你和他认识以来有,发生过关系吗?”另外一个男人走上来,非常认真的问。

“什……什么?”

“我们是警察。”说着,他拿出了证件。“姜颜小姐,请您配合我们调查,认真的回答问题。”

……

霖欣然坐在座位上,手机突然响起。

“喂,你好。”

“是霖欣然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的。”

“我是赵磊。”

“这样啊,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路上堵住了?我们都已经等了好久了。”

“不好意思,我这里出了一点意外,你能来帮帮我吗?”

“什么?”霖欣然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你没事吧,那请问我要怎么帮你?”

“你现在从大厅里下来,沿着马路向东走。到十字路口处的商场五楼等我,拜托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商场一个人都没有。店铺的灯都关了,门口贴出了告示,整个商场的电子系统正在维护,无法营业。

霖欣然走进了商场。

看不到任何人。

“怎么回事。”她自语。

她忽然看到地上的一个红点,抬头。商场五楼站着一个人,拿着激光笔照射地面。

那是赵磊。

霖欣然虽然有些疑惑,但依旧没有醒悟,危险正在向她逼近。

“赵磊,你找我过来有事吗?”她对着楼上的那个人大声喊道。

“我把结婚用的钻戒寄存在商铺的储存箱里了。它是机械打开,我需要你帮助我一起操作。”

“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南门口的电梯已经停用了,现在整个商场的系统都在维修,你只能从北门口的二号电梯上来。”赵磊说。

霖欣然上了电梯,直奔五楼。姜颜的婚礼很重要,实在是不方便推迟,作为朋友,要尽全力帮助她。拿了戒指就,可以去婚礼现场。

一边着急忙慌的跑着,电话铃再次响起。

是秦墨打来的。

“霖欣然。”赵磊忽然出现,叫着她的名字。

霖欣然拿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

“设备还有五分钟就要关了。在没有机械操作的情况下,程序很复杂,需要两个人配合完成。”赵磊说。“拜托,你把其他事情放一放。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霖欣然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