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最后一场比赛

清晨的酒店大厅,干净整洁。

“按说,平常的常规赛是在晚上进行的。可是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可能会导致交通堵塞,影响常规赛进行,所以干脆改到了白天。早晨九点,有一场下午两点也有一场。”游美曦看着赛程安排说道。

“这么说来,高涵洋今天要对阵两个球队呢。”秦墨说。

“上午比赛的球队实力差一些,近十年里都没有进过决赛。但是下午可是有强劲的对手,他们不光有实力非凡的主力队员,据说还有一些队员是专门犯规用的,下手很黑,在篮球界名声也很不好。”

“还真的是一场恶战呢。”

“秦墨。”霖欣然拍拍他的肩膀。“你确定不要见他?你们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现在跟他见面可能会打乱他,影响他在场上的发挥。”秦墨很认真地说。“我的打算是下午那场比赛结束以后,在队员们退场时与他相认。如果比赛赢了,那我就恭喜他,如果比赛输了,那我就安慰。带他出去玩一圈,散散心。”

“你想的还真是周到呢。”游美曦笑着说。

“话说回来,已经整整七年没有见到他了。他在CBA里面,篮球技术应该有很大的提升吧,我其实挺想看看他现在长什么样。”

……

上午的比赛正式打响。

游美曦意外的碰到大学同学,被她们硬拉着出去玩了。她说,下午的那场比赛肯定会来。

秦墨和霖欣然的座位是在替补席的后一排,离球场很近,可以清楚地看到球赛的细节。秦墨为了不会认出来,戴着鸭舌帽和墨镜,还有一个深黑的口罩。

但是进场时,教练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大老远就打招呼,当时高涵洋还没有出现。

“他算得上是我见过最有个性的球员了训练有时差也就算了,赛前热身,也从来不参加,就一个人躲在更衣室里玩手机。要不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当家球员,真想把他开除掉。”教练说着,哭笑不得。

“你们先坐下吧,过一会儿就要开始了。”

“好的。”霖欣然回答。

CBA的赛程频率在2025年进行了改革。只要提前24小时以上发布消息,比赛可以在任何时候进行。相应的比赛的天数变少,但是每天的赛程变多。一天打两到三场比赛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通常来说,赛季开始以后,一个球队周只有两天有比赛。也正是因为赛事的频繁,赛程改为两节,每节24分钟。减短时间可以让比赛更加的激烈,增加视觉的冲击力。

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高涵洋并没有首发上场,而是坐在替补席等待时机,保存体力。他已经和霖欣然打了招呼,所幸根本没有发现秦墨,从他淡定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然而球队那边,虽然没有他的带领,可依旧发挥不错。与他相同级别的大前锋仇若,可以说是球队的第二个主力。当初卿离开球队以后,就是他们两个人再次带领球队冲击,获得了总冠军,连续3年进入决赛。

第一节结束,球队以34 : 28领先,仇若一个人就砍下了17分。

毕竟已经激烈对抗了将近半个小时,体力消耗非常的大。第二节,教练把高涵洋换到场上,有了他的配合,仇若会轻松很多。

然而,正因为如此,这场球赛缺乏了观赏性。第二节才进行到一半,球队就大比分领先,对方根本没有反超的机会了,也就成了垃圾时间。

两位主力队员被换下,在场边休息。教练把机会让给了毫无经验的新手球员。

第二节结束,球队以81 : 68碾压对手。

“恭喜你啊,高涵洋。”比赛结束,霖欣然在场边找到他。“赢得这么轻松。”

“谢谢你能来。”高涵洋回答。“很抱歉,因为时间紧张,可能不能和你一起了。我们要马上回酒店吃饭,午休以后准备下午的比赛,那可是一场恶战。”

“没关系的,那你快去准备吧。”

“下午比赛打完以后,会有很长的一段休假。到时候,我再请你吃饭。”

……

中午,秦墨和霖欣然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解决了午饭。

“你刚刚应该看清了吧,感觉怎么样。”霖欣然问他。

“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都没有变。看上去依旧是个高中生。”秦墨笑着说。“不过他的篮球技术确实大有提升,三分的命中率也比之前高了许多。当时在高中的篮球校队里面,我确实为了他的三分球下了不少功夫呢。”

“游美曦说她还有半个小时左右能到酒店。比赛要到下午两点钟才开始,还有三个小时呢,那我们就先回酒店休息一下吧。”

“好啊,那就等今天晚上再出去玩吧。正好,可以和老同学叙叙旧。”

……

下午的比赛如期而至。

尽管对手的球技非常炸裂,但是高涵洋的状态非常好,独自一人统治了整片球场。开场三个三分球打成9 : 0。之后一直到第一节结束,对手都没能追得上来。

场上的观众,替补席的球员和教练都在为他欢呼。CBA曾经的统治者卿,他巅峰时期也不过如此。

然而,没人能想到,意外就在第二届临近尾声时发生了。

高涵洋在一次上篮的时候被对手强行犯规,一拳头砸在了右手的中指上。那个位置曾经就受过重伤,这是第二次重创了,造成了非常严重的骨裂。

对手的犯规之后依旧若无其事,引起全场的愤怒,被三名裁判逐出场外。

高涵洋痛苦的倒在场边,主教练的脸上也满是担忧。

也许当时他们就知道了,这次受伤彻底破坏了高涵洋右手的发力能力,终结了他的篮球生涯。

秦墨和霖欣然就坐在床下看着,有的沉默,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原本计划的好好的重逢,竟然就此断送了。

高涵洋被救护车送走,三个人也立马离开了比赛现场。

仇若领队拿下了比赛,球队再次晋级决赛。

“接下来,怎么办?”

回酒店的车上,空气中都弥漫着悲伤,毕竟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我已经把消息告诉媛媛了。”霖欣然说。“现在还不知道高涵洋的伤怎么样了,也不方便去看他了,也许我们应该早点回去。”

秦墨的脸上写满了各种的情绪,似乎正在做什么非常重要的决定。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家医院吗?”

……

高涵洋骨裂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预期,到医院以后,医生立马给他安排了手术。他打了麻药,现在仍在昏迷状态中,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休息。

病房的门缓缓打开,秦墨走了进来。

高涵洋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秦墨走到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分别了许多年的旧友,终于又见到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在医院的转角处擦肩而过,一个高大的身影,然而他们都没有认出对方。

卿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醒了啊。”他看着病床上的高涵洋道。“感觉怎么样。”

“卿哥,你怎么在这里?”高涵洋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受了伤,现在在回国疗养。刚刚比赛时我在现场呢,本来想比完赛就来找你的。”

“这样啊,那你这次要在BJ留多久?”

“也许挺久的。部队给了我特批,再过两个月我就可以退伍了。也许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卿哥,我刚才……好像听到秦墨的声音了。”

卿听完,沉默了一会。

“说明他的在天之灵也在为你祈祷呢。”卿说。“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先不打扰你,好好休息吧。”

“卿。”高涵洋把他叫住,眼睛里满是憔悴。“医生说,我这辈子再也打不了篮球了。”

卿转过身来,亦是满脸的悲痛。

“振作起来,高涵洋。就算打不了篮球,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离开部队以后我应该会在挪威呆一段时间,我计划带一个单车俱乐部回国,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到时候来找我。”

高涵洋点点头。

卿离开了病房,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床头,不知是谁留下的篮球手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