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枕边的非生命体

对霖欣然而言,一时间难以接受。那真的就是秦墨归来的感觉——在秦墨叫出自己名字的瞬间,她当真了。

她带着秦墨去父母家里,这个想法其实很早以前就有了,她也无数次幻想过。两位老人做出什么反应,她都不会感到奇怪。她已经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只是,多少还需要时间来接受吧。

毕竟,一个已经死去了那么久的人。

“我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这段时间里,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思想。我好像还记得自己眼睛闭上前的片段,很近,就像在昨天。这一觉醒来,我似乎错过了很多。”

是时候了,新的开始,新的生活。

……

请永远记住这个日期吧。2032年,5月14日。那是秦墨全新的生日,是重生。

“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夜晚,霖欣然把他带到家里。

秦墨生前并没有来过这里,也并不知道,霖老师悄悄地在上海停了一栋新房,留给自己的女儿。

出来也是,当初的生活真的是令人怀念。

两个高中生同居在一间房子里,秦墨的父母工作非常忙,很少回来。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两个人得到了非常好的机会,彼此了解,彼此深入,甚至渐渐成为了对方的一部分。如果说没有当初的那一切,就不会有现在的霖欣然,现在在上海。

谈话之余,房间门口探出一个小脑袋。

那是咖啡。

她看到秦墨高大的身材,感到好奇,紧张,又有几分担忧。

“那个是你的宠物吗?”他问。

“按理说,你应该很熟悉。她是蒲公英的女儿,她叫咖啡。”霖欣然照着说。“蒲公英,你现在应该还记得吧,刚刚去你父母家时,它正在宠物店保养。所以没有见到。”

其实里竟然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如此顺畅的和机器人对话。语言和逻辑上没有丝毫的偏差,回答甚至没有迟疑。

“我记得。”秦墨回答。脸上的笑容非常自然,眼睛盯着霖欣然看。“这是母亲从澳大利亚买回来的。蒲公英是你给她取的名字,它是我们曾经的猫。”

“看来你还记得啊……”

霖欣然笑了笑,但是对话略显尴尬。

也许是还没有完全接受,但也可能是内心的激动和喜悦太过于浓烈,难以压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时间已经不早了。”秦墨说。“你应该去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你现在住的这一块,我还不是很熟悉呢。以后有空要带我出去转转。”

“嗯。”

霖欣然笑了,笑得很甜。

淋雨里的热水冲在她的身体上,卫生间里升起烟雾。

“秦墨。”霖欣然忽然大声喊道。

“怎么了?”秦墨走到卫生间门口。

“可不可以……帮我把沙发上的浴巾拿进来。”霖欣然说着,红着脸。她自己知道,只是想找个借口接近秦墨。

本来以为机器人也会有所顾虑。没想到,秦墨竟然没有一丝的反应,拿着浴巾就走进了卫生间。拉开淋浴间的门,把浴巾递到她手里。

“是这一块吗?”他问。

“是……是的。”

“你没穿衣服啊。”

“啊,是……是的。”

“那我在外面等你吧。”

“等一下。”霖欣然把他叫住。“我想问一下你,我们是恋人,对吗?”

“当然了,我很喜欢你。”

“真的吗?”

“真的,机器人不会撒谎。”秦墨看着她,面不改色。语气中有真诚。

“是这样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床铺,和你自己单独的卧室。但其实……你是可以自己选择的。我只是更希望,你可以到我的卧室里来。”

“既然你都说了,我当然要答应了。”秦墨说。“我说过,我永远听你的话。”

这是高中毕业那一年,秦墨给她的唯一承诺。

“那样就好。”霖欣然的脸通红。“你等我一下,我好了你就也来洗澡吧。”

“机器人不会出汗,不用洗澡的。”

“这样啊。那你去卧室里那个红色衣柜,找一件睡觉穿的衣服。如果你觉得必要的话,可以再去抱一床被子过来。”

“嗯。”

难以想象,这是一个机器人可以达到的聊天水准。大脑的思考,信息的接收与传输,每一处细节都经过了雅达我整个团队的精心研究,那是她带来的整整八年的探索成果。

对于某个人而言,这简直是天赐之物。

转眼已经快要12点了。

霖欣然裹着浴袍,走进卧室。她看到卧室里的一切,都已经按照她说的那样做好。秦墨换了一件灰白色的短袖,还穿了一条不到膝盖的,纯棉的睡眠短裤,坐在电脑桌前。

“你在干什么呢?”霖欣然走过去,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

“我在浏览这七年的重要信息,大概也就是发生了各种大事。我自身配的电脑是专业性的,要想在生活中派上用场,必须要和普通电脑进行对接。这一点已经保存到我的基础进化中,可以说是一种独特的学习技能。”

“其实你大可不必的。”霖欣然说。“毕竟我从来也不会关心一些实时政治,或者明星娱论。也许你应该把我第三个文件夹里的内容看一下,那些都是我大学实习日记。不光记载了我的生活,也穿插夹杂了一些上海的信息。”

“刚刚我已经看过了。”秦墨把电脑关机,然后站起来。“我非常抱歉,当初并没有出席霖老师的葬礼。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两个月了。”

“我爸爸没有把他的病情告诉你,对吗?”

“是的。霖老师在我刚刚住院的那几天一直来看我,然而,他把自己的并且隐藏的滴水不漏。他应该也没告诉你我的病情吧。”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谈起伤心之事,霖欣然又回想起那段过往。

当初在这里短短两年。然而,那些经历似乎已经涵盖了她的整个童年。宝贵的过去,和物是人非的现在,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情景。

“别伤心了。”秦墨安慰。“霖老师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难过,至少现在我回来了,我希望你可以多笑一笑。”

这句话,毫无偏差地刺中霖欣然的内心,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秦墨……”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嗯?”

“你可以……再抱我一次吗?”

……

转眼之间,已经是凌晨。

卧室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而此刻,霖欣然竟然毫无睡意,只是侧着身子靠在枕头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熟睡的秦墨。

熟悉的轮廓,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感觉。

虽然只是一个非生命体,但是毫无疑问,他已经被某种特殊的物质赋予了灵魂。

也许,真的回来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