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记忆的拼接

等待中……

“机器人身体运动系统控制良好!”

“机器人身体神经系统控制良好!”

“报告,TRC作用开始发挥,指标正常。”

“皮肤结构制作完成,植发成功。”

“电池储电箱检查完毕,随时可以安装电池!”

实验室内一切准备就绪。制作好的产品还没有安装电池,储放在巨大的保鲜袋内。这是私人企业工作人员联合海外资源共同努力了14天的结果,是在有样本的情况下。有人预言,这种类型的机器人一旦批量生产,必然会垄断全球的机器人市场。

雅达为了成果,已经三天没睡了。

“姜颜,今天下午我不在公司,通知所有技术人员休假。”她对姜颜说。

“我知道了。”姜颜回答。

“还有,联系霖,告诉她,可以来拿东西了。”

早晨七点,闹市区街头的咖啡馆。

霖欣然独自一人坐在咖啡桌前,不知在给谁打电话。

“喂,何静阿姨吗?”

“对,对,是我,欣然。”

“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那里还有没有秦墨的旧衣服?……哦,不要紧的,帮我准备一些就可以了,要应急用。”

“那就这样吧我今天晚上来拿。谢谢了。”

刚刚挂断电话,随即又响起铃声。

“喂,小颜。”

“什么,你是说真的吗?”

“等我一下,我马上到。”

……

储藏室的门缓缓打开,两个工作人员拖出一个大箱子。

“机器人在两个小时之前,才刚刚结束外形安装。是我亲自操作的。”游美曦这样对霖欣然说。“现在它的外形就是我们当初设计的那样。我不知道你满不满意,但我真的尽力了。”

“把箱子打开吧。”霖欣然呼出一口气,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想亲眼看一看,它到底长什么样子。”

箱子的盖子朝两边缓缓拉开,一个大男孩就躺在那里。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现在是在关机状态。

他的背后有一块金属板,这样子的话,修理主机更换电池,就不需要破坏身体组织。

然而他的外形,他眉宇之间的气息,是不是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在霖欣然看来,就和记忆当中,秦墨的一模一样。

她惊讶的捂住嘴,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还……行吧?”游美曦看看她,脸上有期待。

“太……太像了。”

“我看了你发给我的相册,里面有上百张秦墨的照片。所以我就东拼西凑,从各个角度观察,之后打印出来一个3D的模型,再一点一点的制作皮肤。”游美曦说。“这应该是我上大学以来,花时间最久的一个作品。除了身上局部位置的几颗痣以外,剩余的部分全都近乎百分百的复原。”

“能让他现在开机吗?”霖欣然问。“你们应该把他的生意做好了,对吧?幸好我当初保存了一些通电话的语音,否则就真的是一点素材都没有。”

“开机的话,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怕你会太激动。你确定,你现在已经适应了吗?”

霖欣然沉默片刻,点点头。

三个员工配合游美曦一起,跑一个备用电池,两个主电池进行了安装。技术人员已经对这些电池进行了加工。原来是半年充一次电,现在可以做到九个月,甚至一年充一次电。

两个主电池的电量显示都是500,备用电池有300。正常来说,只要不过度劳累,保证每天五小时以上睡眠,那样一天只会耗二到三格电。

机器人不用吃任何食物,因为他根本没有消化系统无法吸收。不过倒是需要每天喝很多水,这样不仅可以保养机身还可以适当的降温,让机器的使用寿命更长。

也就是说,除了生长和生殖以外,眼前这个机器人和普通人类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当然,他的体内没有血液,身体任何部位受伤都不会有生命危险。只要主机的核心芯片和TRC还在,他就可以正常工作,公司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还特意准备了备用的芯片,和TRC的打印资料。

雅达初步估计,它的使用寿命在80年左右。更换配件以后可以继续活下去,但是无法无法避免的就是硬件老化。

游美曦把最后一个电池安装完毕,关闭了储电箱。

电池安装完毕的那一瞬间,机器人醒来。

他慢慢地从箱子里站起来,再跨出箱子。一旁的几个人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退,毕竟他们知道这个机器人曾经的危险性。

可是在霖欣然看来,这个场面曾经只会出现在梦中。

那一秒,她真的以为眼前这个人并不是机器,而是真正的秦墨。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归大脑控制,向秦墨渐渐迈进的步伐,根本根本无法停止。

终于来到他跟前,抬头看着他的脸,两个人四目相对。

“你……是谁?这里是哪儿?”秦墨看着她,小声的问道。

声音倒是十分相像,只是说话的内容,让霖欣然感到诧异。她回头,看向游美曦。

“别担心。”游美曦说。“我已经检查过了,他的TRC控制了神经和记忆,只不过这个意识已经沉睡了太久,相对麻木。他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也就是所谓的记忆拼接。”

“你还记得我吗,秦墨?”

说着,霖欣然举起了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那一瞬间,这一切涌上心头。

对于秦墨而言,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在她最孤独的时刻,来访上海,她的脸,甚至带动了往事的回忆。青春期时,懵懂的感情。那是两个无依的年轻人,是病痛和死亡都无法抹掉的情感,在地下沉睡了七年,却热烈依旧。

“霖……霖欣然……”秦墨缓缓地说出这几个字。

霖欣然呆住了,泪水顿时从眼角滑落,一发不可收拾。

“秦墨……”

“原来,你真的来上海找我了。”秦墨握住霖欣然的手。“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看来还是很成功的。”雅达忽然走进来。

所有人都看向她。

“霖欣然,把他带回去吧,带他回到你们一起住过的地方,或者一起去过的地方。未来一周,公司没有任何工作。我把他交给你,你要照顾好他。”

“一起……住过的地方?”

……

傍晚,城市上空飘着稀稀拉拉几朵云。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五彩斑斓。

客厅里,秦瀚东和何静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电视。

“咚咚咚”

传来了敲门声。

霖欣然抱着咖啡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霖欣然啊。”秦瀚东走过来。“今天来得这么早啊,公司下午放假吗?”

“叔叔阿姨,我想给你们看个东西。你们最好要有心理准备。”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都是惊讶和不解。

霖欣然缓缓的推开门,秦墨走了进来。

那一秒,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秦瀚东愣在那里,是不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错了。何静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凑上前,把手放在秦墨的脸上。

秦墨看这两个人,微笑。

“爸,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