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城郊的浩瀚乡野

霖欣然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美丽的风景,就像是从动漫电影里走出来的一样。

一栋双层别墅,算上阁楼,面积可以达到1300平方米,这是从何静阿姨口中得知。这里的农田,湖泊,牧场,稻田,安排的井井有条,看不到任何垃圾,废料。

这里就是秦墨的第二个故乡。

5月2日上午6:00,她们从火车站下车,之后车行两个多小时,来到了这里。

霖欣然的内心有些忐忑,她不知道秦墨外婆一家人怎么样,会不会喜欢她。她就像女婿被拉去见岳父一样紧张。何静看出来霖欣然的心事,安慰她。她说,外婆一家人很好,就是规矩多一点。霖欣然作为客人,只要不干些出格的事情,她老人家绝不会挑眼。可是被她这么一说,霖欣然反倒更紧张了。

她们一起走着。

在一个转角处,遇见一个男人。四十岁的样子,中等身材,挺强壮的。他见到两人,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快步走上前,对着何静叫了一声“姐”,之后接过她们两的行李箱。

霖欣然看看他,他笑笑。

“你就是秦墨朋友吧,你好你好,我姓徐……”

“你看看你,说得多见外。”何静打断了他,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欣然。”何静转头看向霖欣然。“这是我弟弟,你就别管那么多,叫他舅舅好了。”

霖欣然微笑着,点头示意。

舅舅在路上说,外婆今天一大早就起床了,盼着她来。徐慧学校里正好放假,一家人全在家里。之前的几年,因为路远,何静阿姨都没有回来。本来在秦墨的葬礼上是可以见到的,但是何静觉得有愧,再加上伤心过度,没有出面。

到了家里,坐在宽敞的客厅,这才感觉到这家人的热情,亲切。

外婆最兴奋,从霖欣然坐下开始,就一直与她聊天,丝毫没觉得尴尬。她让霖欣然想起了幼时与外婆的相处,那是她母亲的母亲,同样很慈祥,只是离开的早。

舅妈四十岁不到,看上去却像三十岁,很年轻。

唯独没有见到表妹,舅舅说她喜欢睡懒觉。差不多到十点,她才披着头发从楼上下来。

“慧慧,家里来客人了。”舅舅说。

她似乎是瞬间清醒,睁大眼睛看一眼,之后又回到楼上去。

看清了她的脸,给霖欣然最深的印象就是她的眼睛。那睫毛,那种神情,就像画中的一样。不太敢确定她是一个初中生,毕竟她的眼里有溢出来的成熟。或者说,像一个人。

“等她睡醒了,眼睛会更大。”外婆开玩笑说。

表妹换了一件衣服,扎了个马尾辫,回到客厅。能感觉到她的腼腆,但又极力地表现出对客人的热情。

吃饭前,外婆注意到我手上的婚戒。

“这个我见过,是秦墨留给你的吧。”

霖欣然点点头。

“那是秦墨奶奶给他的,当作他的婚戒。本来我也有表示的,只是上次见到秦墨他还太年轻,15岁,不太合适。”外婆笑笑,之后看向表妹。“慧慧,去把东西拿出来。”

表妹拿来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有一串项链。银制的,镶有一块蓝色的水晶。

“这不是给秦墨结婚用的,但这是给孙媳的礼物。我想,也只有你能接受它了。”

……

寂静的午后,外婆需要午睡。何静阿姨和舅舅舅妈坐在客厅里聊天。霖欣然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于是和表妹坐在房间里,这是难得的独处机会。

“放假了,不用写作业吗?”霖欣然问道。

“有作业,但是我昨天已经写完了。”

“这样啊。”

“那个……我该叫你什么?嫂子可以吗?”徐慧显得很不自然。

“嫂……嫂子?!这不太好吧,听起来怪怪的。你就叫我姐吧。”

“那你可以叫我慧慧,家里人都是这么叫。”

“慧慧,你和秦墨认识,是在什么时候?”

“小时候应该见过,但是记不清了。其实,我刚出生的时候,是个瞎子。”

“什……什么?”

“你应该知道,秦墨哥哥九岁的时候出过一次车祸吧,秦雨姐姐就是在那次事故中离开的。我妈跟我说,车祸发生时,我才出生不到一周。爸爸得知秦雨出事,去了一次上海。这时,他才告诉姑姑我失明的事情。姑姑把秦雨姐姐的眼角膜给了我,我终于能看见了。”

“这件事……秦墨知道吗?”

“姑姑没告诉他。但是因为这件事,姑父和家里闹得很不开心。这一晃已经好多年没见了。”

“他只是觉得愧对秦雨。”

“秦雨姐姐死后,秦墨哥哥就剩下我这一个妹妹。虽然不是亲妹妹,但是我们相处的挺好。他常会在节假日回来住,当时我很小,现在基本都不记得了。”

“这么算起来,秦墨死的那年,你才……9岁。”

“差不多吧。那段时光对我而言很深刻,我知道,那年秦墨哥哥19岁,奶奶(外婆是徐慧的奶奶)不知道秦墨哥哥的病情,一家人好久没见到他,本来还打算去上海陪他过生日的。结果深夜得到的消息,我在房间里,能听到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声。往后半年多,家里没有什么笑声,话也很少说。”

“我知道,外婆一定很小的时候就疼秦墨。”

“讲真的,我很喜欢秦墨哥哥,尽管我不擅长和大男生交往。听到他死去的消息,我也很难过……”

外婆要留霖欣然过夜,按照她的意愿,最好是住的久一些。毕竟外婆需要,想和自己的“孙媳”多相处一段时间。

何静阿姨早就提到过,秦墨在外婆家有一个房间,今晚,包括之后的几天,霖欣然就要在那里过夜。

那个房间很大,很舒适。除了基本的卧室,还有小沙发和茶几。站在外面的小阳台上,可以看到湖上的景色,可以说是一览无余。房间就在徐慧房间隔壁,正对着走廊。

黄昏,外婆带着霖欣然进去。

她说,自从秦墨第一次住在这里,这个房间就没动过。尽管秦墨当时一年只回来住十几天,却一直有人打扫。我走进去,感觉还有人在住一样。

能看到,房间里有许多秦墨小时候的照片。看得出来,他长大后除了身高体重,没有太大的改变。

“外婆,今晚我住在这里,你不会有意见的吧?”

“这叫什么话,本来就是我决定的。你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千万不要拘谨。你就叫我一声外婆,我们就是一家人。”

“秦墨能有你这样的外婆,一定很幸福。”

“哈哈,你可真会说。”外婆脸上满满的笑容。

那几天,和这么一大家子人相处。霖欣然丝毫没有透露半点,有关于机器人秦墨的消息。一是因为机器人还没制作完成,谁也没法保证不会出意外。二是不知道成品如何,怕秦墨的家人看到后失望。

其实,她心中有一丝不安,就是自己在没有征求秦墨家人的意见和情况下,计划制造了秦墨。霖欣然不知道,对此毫不知情的秦墨父母看到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他们会不会责怪自己,做事情太鲁莽,没有考虑周到。但是,如果几周后做出来的成品可以达到预期,那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效果。那个机器人被赋予灵魂,也许真的可以融入这个家,回到当初,该有的模样。

当天晚上,是外婆的八十大寿。

一家人围聚在桌前,欢笑和喜悦掩盖掉了这个家的无数伤疤。

那晚,外婆许下心愿:

愿所有活着的人,都活得越来越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