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名动黑角域

黑角域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震动黑角域之中所有势力的大事!

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带着一个白衣小女孩抢劫黑印拍卖场,并且那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两招便打败了八扇门门主袁衣!

随后又有很多拍卖场都被那少年与那小女孩抢劫了,虽然有不少的抵抗,但在那少年的手中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哪怕是黑榜之上的斗皇强者都没有能够接住那少年的三招,而少年也是说出了只有接下他三招,才会告诉别人姓名的话语。

但是至今为止,整个黑角域还没有人知道那少年的名字......

他们只知道,那少年英武不凡,每次大战,身上都会泛起黄金气血,如同一头人形魔兽一般,恐怖至极!

枫城!

一栋观星楼之上,一个英俊的青年站在那里,俯视着整个枫城,看着如同蚂蚁一般劳作的人们,他的心中生出了一股股自豪与快意。

他叫韩枫!药皇韩枫!六品炼药师!斗皇巅峰强者!

而且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曾经的星陨阁少阁主,曾经的药尊者弟子!

“那少年应当是来自中州......也只有那个地方才可以培养出那样恐怖的天才!”

韩枫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追忆之色,随后开口道。

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人微微一愣,随后身子更低了。

“城主,万一那少年来了枫城......”

帮助韩枫管理枫城的人,也就是枫城的副城主迟疑着开口道。

闻言,韩枫微微一笑,很明显,他对此不以为意。

“若是来了,便将人请到我这里来。”

韩枫开口道,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交好这种天才,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

万一他日后落难了,说不定会因为过去的一段善缘而东山再起!

当然,她也不是见人就交好,他第一看的还是那人有没有交好的价值......

“是!”

枫城副城主弯腰行礼,缓缓开口道,声音很是恭敬。

他虽然名义上是副城主,但实际上就是韩风的一条狗,一条听话的狗......

幕之城!血宗!

血宗宗主范痨听着自己儿子讲述的那些事情,他的面色非常凝重。

袁衣的实力他知道,比自己若不了多少,若是自己要想拿下袁衣,也要费一番功夫,反正他是绝对不可能两招击败袁衣。

他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是他绝对不自负!

“爹!那人是从那里来的!竟然这样可怕!而且他身上那些黄金气血......我可以感觉到,对我们修行的功法有着很大的好处!”

范凌开口道,他的眼神之中露出贪婪之色。

见此,范痨皱眉,他感觉自己确实是有些太多娇惯自己的这个儿子了。

“不要有不该有的想法,那少年可以两招击败袁衣,实力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斗王,为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手段应对,你今后要明白,有些人可以去招惹,而有些人则是绝对不能去招惹!”

“能够在二十岁之前拥有斗王实力,而且还能将袁衣两招击败,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散修吗?”

范痨教育着自己的儿子,并且叮嘱了自己儿子一番,让他不要去惹是生非。

他倒不是怂,只是觉得像萧天这样的天才,身边不可能没有“护道者”存在,毕竟自己还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了一位斗王保镖呢!

闻言,范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时他也将自己那颗躁动的内心平复了下来。

他确实是嚣张跋扈,但是他绝对不傻,不会去找死!

刚刚提了那黄金气血也只是跟自己的父亲说一说而已,他也没有太大的想法!

迦南学院!

苏千听着外面传来的消息,嘴角微微勾起,同时心中也是有些震惊。

他知道萧天的实力强劲,但是没有想到萧天的实力竟然恐怖成了这幅模样,两招便击败了斗皇强者。

不过当他看到关于萧天说接下他三招不死之人才可以知晓他的姓名之时,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古怪。

在学院之中,萧天虽然态度十分平和,但是骨子里的傲性,苏千一眼就看出来了。

如今萧天出了学院,骨子里的傲性被激发......

他并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妥,毕竟人不轻狂枉少年!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有情况的资本,若你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下场必然凄惨无比。

在苏千看来,萧天的狂傲是有资本的,所以是正常的,傲气也是一个天才,一个强者必须拥有的东西!

若是一个实力弱小之人这样狂傲,那在苏千看来就是不自量力了!

这倒不是苏千双标,只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真是不得了啊!名动黑角域了!”

苏千笑着喃喃道,他并不在乎萧天与紫妍的“强盗”行径,毕竟黑角域之中可没有什么好人。

就在此时,苏千的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了,来人是外院的院长琥乾!

“大长老,可听说了萧天在黑角域之中的行径了?”

琥乾也是来聊这件事的,而且他的兴致很足。

见此,苏千的眉头微微挑起,这琥乾可是一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今天来他的内院......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等着他呢!

“听说了,怎么了?”

苏千很是防备的看着琥乾,他以前被琥乾坑过,当然,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

见到苏千这幅防备的模样,琥乾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在意。

“他在外院的一个姐姐托我送一封信给他,你若是可以联系到他,便将这封信交给他吧。”

琥乾十分反常的开口道,随后笑着从纳戒之中拿出了一封信,放在了苏千的办公桌上。

随后琥乾又寒暄客套了一会儿,便直接离开了。

全程一句别的事情都没提,这让苏千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看了一眼自己办公桌上的信,并没有要拆开看的意思,他可是迦南学院内院的大长老在,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偷看别人信件的事情?

......

不过话说回来,万一这封信里有什么暗器机关,算计到萧天也就不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