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人们的脑补

“轰!!!”

伴随着天地异象缓缓消散,六品破宗丹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这枚破宗丹竟然产生灵智,直接向着远方遁逃而去。

见此,加刑天立刻站了起来,毕竟这颗破宗丹是他的!

“化丹手!”

药轩低喝一声,随后一只恐怖大手凭空出去,仿佛要捉日拿月一般向着逃窜的破宗丹抓去!

这化丹手是药轩用气运值创造出来的一门斗技,品级不高,只有地阶中级,但是对丹药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

破宗丹最终无法逃出药轩的手掌心,缓缓陷入了沉寂,它的灵智也被抹去了!

见此,药轩面不改色,屈指一弹,破宗丹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加刑天!

见此,加刑天连忙接住,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之中,嗅着那沁人心脾的丹香,心中有些激动。

人们的目光也放到了加刑天的身上,准确的说,是加刑天手中的那枚破宗丹之上!

云韵看着那枚破宗丹,最终移开了目光,毕竟她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达到斗皇巅峰,破宗丹对她并没有什么作用,或许过一段时间,等她达到斗皇巅峰之后,她会......需要破宗丹!

“哈哈哈!多谢药轩大师!”

加刑天仰天长笑,胸中尽是快意,他感觉斗宗或许并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而药轩只是对着加刑天点了点头,随后盘膝而坐,吞了几颗五品回气丹,准备继续炼药。

见到药轩的这幅架势,法玛与古河再次被震惊了,他们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不休息,连续炼制两枚六品丹药的情况!

甚至连古河都没有办法在炼制完一枚六品丹药之后,再次去炼制其他高级丹药,连四品的都不可能!

“破皇丹......”

药轩喃喃自语,随后挥手召出了一道道白色的火种,又将炼制破皇丹的药材扔进了火种之中。

见到如此粗暴的炼药手法,此地绝大部分的炼药师都感到汗颜,毕竟他们在炼药之时,每一味药材都会仔细的控制火焰去炼制,根本不敢像药轩这样,一口气炼制如此之多的药材。

在台下观看炼药的萧炎眼中异彩连连,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成长起来之后,直接一口气将所有药材扔进火焰之中的场景了。

“老师,这位药轩大师用的是异火吗?”

萧炎看着药轩的白色火种,眼神之中带着淡淡的光芒。

闻言,药老有些无语,他感觉萧炎有些好高骛远了。

“你以为异火是大白菜啊,你知道有多少七品炼药师连一种强大的火焰都没有吗?”

“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最重要的是活在当下!”

药老开口教训着萧炎,同时他这句话也是在抬高自己的档次,毕竟连药轩这么年轻的六品炼药师都没有异火,而你的老师我却拥有异火榜排名第十一的骨灵冷火......你品,你细品!

听到这里,萧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对于异火的渴望变得更加旺盛了。

“那这位药轩大师用的是什么火焰啊?”

萧炎在心中开口问道,这一问还真的难住了药老!

药老也没有见过这种白色的火焰,甚至他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应该是一种灵火,并非兽火,斗气大陆辽阔无比,总是会有一些地方诞生一些强大的火焰,一部分强大的火焰成为了异火,一部分火焰或许是因为潜力,或许是因为时间,并没有成为异火......”

药老为萧炎科普着异火与普通火焰之间的区别!

闻言,萧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于此同时,云岚宗看台这边!

“宗主,我觉得这药轩确实是十分不错,您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

云棱看着药轩这幅又要炼制六品丹药的架势,他的眼珠子都会瞪出来了,随后继续给自家宗主推销着药轩。

但是云韵依旧是一幅不为所动的模样,她真的对男女之事没有兴趣,因为男人只会影响她修炼的速度!

也正是因为没有男人的干扰,她才可以在这个年纪成就斗皇!

而此时的加刑天也是收起了破宗丹,继续看着药轩炼药,万一一会儿药轩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让一位如此年轻的六品炼药师欠下自己人情的机会,加刑天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纳兰桀,米特尔腾山,木辰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留在这里的。

甚至他们还期盼着,期盼着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跳出来要抢夺丹药,然后他们直接出手......

可以说,留在这里观摩药轩炼药的人,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心思在里面的。

古河与法玛等一众炼药师是想要学习一下药轩的炼药术,没错,古河也要学习!

此时的古河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六品炼药师与六品炼药师之间也是有差距的。

而且差距很大!大的令人绝望!

“可惜,像药轩大师这等天才人物都没有一种异火......”

法玛感慨道,但是他还没有说完,便直接被古河打断了。

“那也不一定。”

古河开口道,他的眼神十分锐利,他总觉得以药轩的背景,想要一种异火,应该也不是一件难事。

“哦?古河大师此话怎讲?”

法玛疑惑的开口道,但是他没有去看古河,而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药轩炼药的步骤看。

闻言,古河微微一笑,他也没有去看法玛,毕竟药轩现在的炼药水平比他高出许多,他越看对他的帮助就越大。

“以药轩大师的背景,想要一种异火并不难,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是药轩大师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控制他想要的那一种异火,所以现在才会用这种奇异的白火炼药。”

古河一幅我已经看透一切的模样,关键是那天药轩的那句“古河先生是古族之人吗”让他的小脑袋瓜飞速运转,并且脑补出了药轩许许多多的背景与手段!

听到这里,法玛也是点了点头,对于古河的这句话并不反对。

他也是这样想的,毕竟药轩给他们的震撼太多,也太大了,所以他们认为什么事情出现在药轩的身上,都硬挨是理所当然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