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二皇子建府初封王
  • 剑骨仁心
  • 自在游鱼
  • 2016字
  • 2022-04-23 09:30:42

这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时代;

这是一个有枪便是草头王的时代;

这是一个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时代。

先是后梁篡了李唐的天下。不到二十年,后唐又灭了后梁的天下。又不到二十年,后唐末帝的姑父,晋阳留守、河东节度使石重又想篡了后唐的天下。

为了做皇帝,石重不仅答应了与北虏和亲、纳岁币,还答应割让幽云十六州,引北虏之兵为援,带兵打进京都,灭了后唐,建立晋朝。

中原百姓群情激愤,都不耻石重投靠北虏,纷纷举起义旗,奋起反抗。

一直防范北虏、与北虏交战多年的幽州军节度使周昭令,与二弟周昭佑愤然带兵南下,一时响应者无数,终将北虏赶回北地,又灭掉借势而起的各路诸侯,建立大炎王朝,定都京都,年号为天兴。

但石重退守自己老巢晋阳后,仍以北虏为援,割据一方,时人称为北晋。

不过无论是后梁,还是后唐,本朝都算作闰朝,只承认前朝李唐为正朔,本朝承接李唐天命。唐为土德,本朝为火德。

大炎天子出生在洛阳郊外的军户家庭,父亲早亡,是母亲,也就是当今太后周卢氏将他们兄弟三人拉扯大。老大便是当今天子周昭令,老二即当今晋王、枢密使周昭佑,老三即当今韩王周昭德。

而皇后是太后当年在野外捡到的一个小女孩,取名玉娘,一直带在身边。天子带二弟投军前,在母亲安排下,匆忙与玉娘完婚,并留玉娘和三弟在家侍奉母亲。直到天子凭军功在后唐做到了幽州军节度使,夫妻方聚在一起,因此两人膝下便也只有一子,名周弘训。

天子在幽州军节度使任上,又娶了流落在外的、前朝李唐皇室之女长信公主,即当今淑妃。天子与淑妃诞下一子,名周弘尚,年方弱冠。

由于幼时艰难,仰赖家人协力,方才在乱世中搏杀出来,天子极重亲情。对糟糠之妻的皇后也甚是尊重爱护,如今皇宫中除了淑妃,并无其它嫔妃即可见一斑。

因天子对皇后和齐王觉得亏欠,所以对二皇子周弘尚刻意冷落。又因二皇子周弘尚是前朝李唐皇室血脉,不少老臣担心被前朝李唐余孽利用,也不断提醒天子要严加防范。到二皇子周弘尚出府时,便只封了一个郡王的爵位,封号为高阳,人称高阳郡王。

按照大炎朝规制,郡王之上是国公,国公之上是亲王。亲王的封号以国号命名,秦、晋、齐、楚为尊,燕、赵、韩、魏又次一等。

天子的弟弟周昭佑,因为跟随天子打天下,有从龙之功,被封为晋王。

大皇子周弘训虽然寸功未立,仍被封为齐王,仅比战场厮杀的叔叔周昭佑位份低那么一丝丝。而且天子给他选了自己的爱将、昭义军节度使程武俊的女儿,号称“文武双全”的美女程贞儿作王妃。大炎立国后,除第一年寒食节是天子亲自前往洛阳祭祖外,以后每年都是由齐王代为祭祀,也可见天子对齐王的看重。

大皇子从小跟随当今太后,和当今皇后长大,因此性格显得有些顽劣,加之十岁时才被当时刚做了幽州军节度使的父亲,也即当今天子,接到身边接受正式教育,因此文才并不出众。自从他被封为齐王,原来本就不太喜欢他的叔叔晋王,更是瞧他不顺眼。

这方面,二皇子周弘尚就要好很多。从小全面接受弓马骑射、诗词歌赋、儒家经典等正式教育,虽不说文韬武略,但也是文武双全。在他小的时候,他的大叔,当今晋王还是他爹爹麾下大将。因两家人住在一家,叔叔晋王便时常带他玩。所以两叔侄关系向来不错。不过,等他爹爹做了天子,他每天被养在宫里以后,这份不错的关系就开始有些生疏了。好在小叔韩王周昭德也喜欢他,一直和他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关系,比和从小跟随小叔长大的大皇子之间的关系还要好。

高阳王府离皇城不远,有一个三进的主院和两个偏院。不过王府也就配了两个记室,四位侍女和十来个仆从,高阳郡王住进来后还是感觉空荡荡的。王府和郡王的护卫由禁军负责,领头的是他的弓马骑射老师、禁军营指挥使翟阳。

高阳郡王在京都没有什么熟人,所以出府这一个多月以来,除了王府配属的人以外,就只有他的老师徐昌图和小叔韩王经常过来探望。日子过得不算惬意,但也不难过,依旧是每日学文习武。小叔韩王没有差使,是个闲王,这一个多月来,不断传授高阳郡王当个快乐王爷的经验。无奈高阳郡王内心确实不喜欢那一套,韩王也就放弃了。

自从高阳郡王建府,大皇子齐王还没来探望过一次。不过高阳郡王本来就不喜欢齐王母子在人前显示母慈子孝、兄友弟恭那一套,所以也乐得清静。

现在是大炎天兴五年,一年一度的寒食节又快来了。

本来应当紧锣密鼓准备,代天子去洛阳祭祖的大皇子齐王却病倒了。天子收到齐王因病请辞,荐取二皇子高阳郡王代为祭祖的奏本后,便准了。

接到天子命他代为去洛阳祭祖的圣旨后,高阳郡王顿时有些小兴奋。自从来到京都,便一直养在宫里。这刚出来建府,又没有差使,每日也只是在王府打转。现在有机会走出京都城,去瞧瞧外面的世界,对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自然具有相当的诱惑力。

但出去前还有一段难熬的时光。每日高阳郡王在府中,要接受礼部派来的官员培训各种礼仪。而且接受培训时,袍服冠带、行为举止、一言一语,跟真实祭祖时一模一样,冗长而乏味。

终于等到要出发的日子,高阳郡王只留了两个侍女和四个仆从留守王府,将其余人都带上,在翟阳率军护卫下,和礼部官员一道,高高兴兴出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