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逆袭?

当冬越教授双手弹奏起《热情》奏鸣曲的前奏,大礼堂气氛顿时震颤了起来。

九院学生满脸骇然和不可思议。

而九院教授古井无波的面容上更是纷纷失色。

要知道,他们所有人就刚刚听过韩墨弹奏一遍热情。

虽然凭借超凡领域可以记住所有的音阶,可完美的弹奏一次,他们都没什么把握。

恐怕在场的所有教授能完整演奏《热情》奏鸣曲的,不超过三人。

因为,传世级别的钢琴曲里面蕴含的韵味和至理,只有原创者最为熟悉。

同时,这也是惊人的。

因为,超凡者一旦能完整演绎一曲传世经典的钢琴曲。

那所带来的力量绝对远超过韩墨的演绎。

即使韩墨是第三星人眼里的原创!

这时,韩墨也有些惊讶,他完全没想到冬越教授会弹奏《热情》。

因为《热情》的难度很高!

大小音节的无缝衔接。

抑扬顿挫的把握。

感情随着音阶推进的共鸣。

还得让观众闻声入情。

这还只是传世经典的基础要求。

谁知道,冬越教授只听一遍,就敢上台演奏!

韩墨被惊到了。

可是,冬越教授仿若未闻,演奏还在继续。

随着音阶的高低推进。

若有若无间。

在场的人仿佛看到了一个沉敛温和的钢琴大师在战争生活的生死游离中,在苦痛的深渊中,不惧风暴,肆意弹奏热情的画面。

韩墨目瞪口呆,他也感知到了!

只能说不愧是超凡六品的大佬!

因为,冬越教授的音境里,构建出的赫然是交响乐之王,贝多芬!

谁能想到,地球的古典音乐巨匠贝多芬的形象竟然被第三星的音乐教授完整的构建出来!

这就是超凡领域的力量吗?

韩墨有些激动,他现在对踏入超凡的渴望更加浓烈了!!

很快,冬越教授的《热情》奏鸣落幕,全场响起雷动般掌声。

韦邦权鼓掌,内心深处很惊讶,

虽然弹奏过程中,有几处瑕疵打断了音境的创造,使得《热情》中的世界有些模糊。

可瑕不掩瑜,至少,韦邦权自问,他做不到这种程度!

一般钢琴曲的音境他可以创造。

可是,传世级别的钢琴曲,他需要至少花费数月练习,才有可能。

可冬越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变态!

韦邦权似乎被思绪勾起了某方面的回忆,看着鞠躬下台的冬越,满脸感慨。

身旁的闵之琳盯着冬越,眼神竟然流露出几分复杂:“你说,当年院长的做法是不是有些无情了。”

韦邦权被这话愣了下,随即,想到了什么,叹气到:“事已至此。况且,冬越这家伙这些年也没闲着,他的天赋不论到哪里,也绝对有一番成就的。”

闵之琳神色一动:“一年后,你说他能行吗?”

“冬越这家伙,不能以常理视之。”

韦邦权眉头一抬:“况且,楚门这些年不容小觑,冬越一直在潜水,不知深浅,今天我相信不是他的真实水准!”

韦邦权沉默了下,接着到:

“徐画竹这后生被外界严重低估了,还有大二的苏白,大三的颜醉梦,天赋都不比冬越差。

更何况,现在又出了个妖孽黑马韩墨,或许楚门能创造奇迹也说不定!”

“嗯。”闵之琳点点头,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除却秦院,其他几院的教授也在窃窃细语。

而九院学生在感悟着冬越教授演绎时流露出的高深韵味和音境之中的画面。

这些都是超凡六品前辈沉浸多年的的经验,能领悟几分,对他们踏入超凡领域也多了一些把握。

韩墨也是若有所思。

他作为第三星眼里的《热情》奏鸣曲的原创者,又有冬越教授超凡领域的二次演绎,也是收获良多。

当然,他和周岚,程晓晓,钟泉,韩文礼,承史等人一样。

只觉得冬越教授深不可测,并没有韦邦权,闵之琳两位教授看的直观。

这就是,超凡九品,每一品之间的犹如鸿沟的差距了。

未踏入超凡或者初涉超凡的学生来说,他们看待冬越教授,就像蚂蚁看着人类,觉得伟岸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想法。

冬越入座后,韦邦权准备上台,可又被闵之琳捷足先登。

韦邦权更加郁闷,要知道,九院交流会往年带队都有他,也是他第一个上台的。

没想到,今年接二连三的被插!

今年是风水不好吗?

韦邦权摇头,压下郁闷,因为,闵之琳开始演奏了。

他知道,闵之琳的实力比他还强上不少。

嗯。

F小调?

嗯?!!!

竟然又是《热情》!!!

是的。

热情的暴风雨梅开二度!

全场哗然。

全部教授,学生的视线都不禁落在第二排那个似乎很平静的年轻背影身上。

这在九院交流会的历史上,可是首次两位龙国南部顶级超凡,演绎一个还未踏入超凡的新生的曲子啊!

这等殊荣,直接可以吹一辈子!!

周岚咬着牙,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她的曲子还没有一首能让教授演奏的!

这完全不是闵教授夸赞徐画竹的伤害能比的啊!

简直是暴击!

周岚想哭!

韩文礼满脸苍白,嘴角抽搐,TM的,这还是交流会?!

简直是韩墨一个人的个人秀!

和他比,自己似乎就是个垃圾?!

不对,是在场的所有学生,都是垃圾!

承史满脸平静,似乎很享受闵之琳这版略带清冷气息的《热情奏鸣曲》。

钟泉余光看着韩墨,发现这小子满脸的享受,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好叭,他承认,他酸了。

这件事一旦传出去,任何人都会羡慕嫉妒恨的!

程晓晓目光复杂,不愧是徐画竹看中的人,也如她一般妖孽。

她清楚,外界对徐画竹的评估完全低了。

秦周,楚徐?

程晓晓看着周岚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不悦。

她亲眼见过徐画竹出手,一万个周岚都不配和徐画竹相提并论啊!

徐画竹。

她可是同时拥有绝对音感和无缺音境啊!!!

要知道,绝对音感是一个人对音阶的敏感程度。

即使很复杂的杂音,也能分辨出音阶。

地球的周杰伦就是绝对音感,在好声音的舞台上,就展现出绝对音感的恐怖。

而在文娱变异的第三星,绝对音感则更加罕见!

这种天赋不仅能分辨出复杂万千的音阶,还可以听出一首曲子的瑕疵。

因此,这种天赋能创作出无瑕的传世经典。

而无瑕音境在整个第三星的历史上,更是凤毛麟角。

它能没有任何障碍的构建出任何曲子和艺术品内所蕴含的超凡意象。

听闻者,如临其境!

这就是无瑕音境的恐怖。

如果徐画竹创造一部冷门的艺术品,可通过无瑕音境,观众能够无障碍的接受且沉浸在作者想要表达的艺术意象。

这就非常恐怖,几乎无往不利!

可即便如此,徐画竹明面上还未创作出传世级别的艺术经典。

韩墨的《热情奏鸣曲》是程晓晓第一次见到,能创作出传世经典的同龄人!

在韩墨还未和徐画竹正面争锋之前,这次交流会的所有信息一旦传出。

韩墨或许就会成为楚门明面上的第一妖孽了。

或许,还远不止楚门!!

垫底差生,一波逆袭到九院明面上所有新生天才的第一!

吗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越想,程晓晓忍不住想爆粗口。

不过她也知道,韩墨的逆袭注定势不可挡了。

而这才是《热情奏鸣曲》里真正的狂风暴雨。

韩墨微微一笑,心底感慨。

“这股来自地球最古老的热情,九院,恐怕承受不住。”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