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梅开二度

当韩墨的双手轻轻一落。

《热情奏鸣曲》F小调的和音响起,大礼堂的人皆是浑身一震。

韩文礼瞳孔放大。

承史神色变得动容,周岚直接起身。

程晓晓咬着牙关,她在颤抖。

这只是这首钢琴曲的前序啊!

就如同一首诗词的词牌名。

几个音就压制了她。

贝多芬这位交响乐之王的奏鸣曲,在第三星犹如开山鼻祖,这不是职业级的钢琴水平能衡量的。

这道和音简直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狰狞号角。

韦邦权张大了嘴巴,他在交响乐这块沉浸多年,尝试创作一些传世级别的名篇佳作以作突破。

佳作不少,但传世太难了。

他开始搜集无数资料,整天埋头在音乐史诗的图书馆。

寻找前辈创作名篇的源头。

有所收获,可不是他的路。

他对自己要求是做到极限。

这导致他在超凡六品已经待了九年,可艺术鉴赏力绝对不凡。

光从这F小调的几个音阶,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经典钢琴曲的锋芒。

暴风雨?!

不!

这是“火山爆发式”的钢琴前奏!!!

它还在酝酿沉眠,如果爆发,可能会惊天动地!

韩墨双手在钢琴黑白键上交错起落。

随着每一道音阶的输送。

众人的体内仿佛有什么在复苏。

心脏跳动,身体燥热。

这是最原始,最浓烈的热情!

而这,正是《热情奏鸣曲》的特点。

它是一首热烈,狂奔,激情,大气,也是一首一旦在音乐会上经常演奏,就能倍受人们青睐的艺术作品。

而《热情奏鸣曲》共分三部乐章。

韩墨只是演奏《热情奏鸣曲》的第一乐章。

随着钢琴音阶不断的推进,在场的人像是看见了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个幽灵的影子在闪动、徘徊,不断地向生活提出质疑。

音阶还在推进。

影子开始颤抖!

好像是有希望,又有恐惧,徘徊不定的内心颤抖,又恰似有重大事件要发生前的一种预示。

这时,韩墨嘴角微微上扬。

接着开始向上移了高小二度,在降G大调又重复一次!

这就像是黑暗中透进一缕阳光,给人以希望。

同时,韩墨的左手还不时出现《第五交响曲(命运)》主题的音型。

它的出现无形中给音乐色彩又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气氛。

又蕴含着一种潜在性格与力量,是一种敲开内心正义之门的动机。

但这次出现恰似带着推动前戏的爆发!

韩墨微微挺起胸膛,双手弹奏强有力的和弦,节奏交替把和弦向上推进,气势宏大,使人不得不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那道影子开始清晰,它坚定的直起身来,直面黑暗!

它正是我们每一个人啊!

压迫下的反抗!

黑暗中的黎明!

通篇都充满戏剧性!

既有狂风怒吼般的发泄,又有涓涓细流样的柔情;

既有气势磅礴,规模宏大激情似火的热情,又有暗淡阴霾不自信的心底自问。

一首热情奏鸣就让音乐既生动深刻,又通俗易懂。

这种让人听后震撼不已的音乐能量,在贝多芬和前人的同类体裁的作品中,是非常罕见的,激励感动着世界各国的音乐爱好者。

而这个第三星,在这个只有五十人的大礼堂,便首次接受了热情暴风雨的初次洗礼!

要知道,这首《热情》奏鸣曲是贝多芬中期作品中最有代表性的杰作,在整个钢琴音乐历史中也是占有最高峰的经典之作。

它不仅是内在的感情狂澜和选材的紧凑使人震惊。

而是那些最富于表情的音乐手法,把全部汹涌狂暴的元素完全置于眼前。

就算你看得见它的结构。

可你仍然震撼于它的出现!

很快,韩墨的《热情》轻轻落幕,全场鸦雀无声,纷纷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韩墨神色平静,朝台下鞠了一躬。

不为自己。

不为礼节。

只为贝多芬。

这是所有音乐人,钢琴家都应该弯腰鞠躬的前辈。

直到这时,韦邦权,闵之琳,冬越三位教授率先从狂风暴雨的摇摇欲坠之中苏醒。

竟不顾身份的起身,用力鼓掌。

这时,周岚,程晓晓,韩文礼,承史相继起身鼓掌。

同时,全场的人都起身了!

他们坐不住了!

掌声雷动!

久久未歇!

韩墨这才回到自己的角色,对着台上的观众微微一笑,缓缓下台。

谁知道,韦邦权竟然快步上前,这是亲自迎接韩墨!

韦邦权有些激动的握住韩墨的右手,慷慨激昂的说到:

“我参加九次九院交流会,原以为我只是履行学校的职责,可今天我明白了,多年的等待就为了今天的馈赠。

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奏鸣曲了,我想每天都单曲循环,百听不厌,这是一首奇妙非凡的音乐,我想知道它的名字”

韩墨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的有些蒙圈,不过还是老实点头:“《热情》。也可以叫做《第二十三奏鸣曲》”

细细一想,韩墨便也不惊讶韦邦权的反应。

一个懂行的大拿听到“热情奏鸣曲”,这反应并不算过分。

但是,韦邦权说这是最好的音乐,韩墨不敢恭维。

热情奏鸣曲的确是配的上。

但是无法独享这个美誉,得加上一个“之一”。

很快,闵之琳,冬越以及其他九院的教授也围了上来,留下一群学生面面相觑。

冬越教授看着韩墨,目光中都是可见的欣慰和震惊。

“没想到,是你给了我这么一个大惊喜!”

其他教授纷纷赞扬。

“火焰般的急流在花岗岩的轨道上奔走,这是一首火山式的奏鸣曲!”

“既狂热又崇高的作品”

“火山爆发,吞天噬地!”

可以看出,“火”字形象地概括出这部作品的既热烈又激情的情感表达特点。

韩墨相继答谢。

这时,闵之琳冷不丁的出声:“这是你的原创吗?”

这不仅是她,也是各位教授,各位学生心中的质疑。

毕竟,这首“热情”太过震撼。

他们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学生的原创!!!

天才他们见过,可韩墨这也太过妖孽了!

他们之前因为徐画竹的原因,或多或少了解过韩墨的底细。

可眼前所见,太颠覆了!

不过九院教授都不好意思开口质疑,反而是作风直接的闵之琳开了口。

他们面面相觑,可没有解围,这事需要当事人来解答。

韩墨盯着闵之琳,对方的五官很好看,仿佛老天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他没有迟疑,十分坦然的轻轻点头。

既然做了,韩墨就毫不畏惧。

不然又当又立,吃相很难看。

五十人的质疑,可比网络上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容易接受的多。

而在场十几位教授都是超凡五六品的大佬,阅人无数,自然看出了韩墨的坦然自若。

这首曲子,看来真的是他的原创无疑了。

虽然还是很震撼,可也只能慢慢接受。

这时,韦邦权沉下了脸,并不是对韩墨,而是闵之琳。

他很喜欢这首热情,可能多听几遍,说不定会找到突破六品的契机。

而且闵之琳的做法,的确有些过了。

不过眼下场合,他不好多说什么,和九院教授纷纷夸赞韩墨的未来可期。

随即,韩墨跟着冬越教授回到了观众席。

入座后,韩墨发现程晓晓的娇躯有些不自然的扭捏了下。

目光游移,似乎不敢和自己对视。

他没多想,心里也微微松了口气。

看来,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用《热情》拿下一个九院交流会的第一,绝对是核武器打蚊子的级别了。

不过韩墨也只能如此。

《七里香》的出世,绝对也会震撼流行乐领域。

到时候,漫天的舆论也会在《热情》的暴风雨下消弭。

这样一想,韩墨满脸轻松,兴致盎然的看着其他院学生的表演。

都是不错的苗子。

放在平时,九院教授可能会激动的点评一下。

可有韩墨的珠玉在前,其他天才的表演都不能说是黯然失色了。

毕竟,自家学生在台上演出。

可脑海里是韩墨弹奏《热情奏鸣曲》时的画面。

每一声音阶犹如雷音重锤,震彻在他们的灵魂。

这就导致九院教授都索然无味了起来。

很快,九院交流会,第一阶段,新生表演结束。

接下来。

往年交流会的重头戏来了。

可这时,九院教授面面相觑。

这重头戏还没开始,似乎也索然无味了。

韦邦权摇头,无奈起身,准备第一个开始。

可没想到,冬越教授后来居上,先一步上台。

韦邦权有些郁闷的摇摇头,不知道冬越的葫芦里有什么药。

大礼堂窃窃细语开始响起。

冬越教授仿若未闻,来到钢琴前坐下,闭上了眼睛,调整呼吸。

这一幕似曾相识。

一个念头在众人脑海一闪而过。

不会吧?!

第一排的韦邦权,闵之琳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里的疑惑和几分震惊。

这时,冬越教授双手一落,赫然是《热情奏鸣曲》F小调的前奏音!!!

热情的狂风暴雨,再度降临!

九院教授心中骇然。

冬越他这是,要强势捧韩墨上位啊!!!

九院第一。

恐怕远远配不上《热情奏鸣曲》的地位!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