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对峙

职场是个复杂的小社会,在利益受损的情况下,指望每个领导之间的关系都和睦友好是一个不太现实的事情。

即使南芝娱乐是林璇芝的公司,可由于是股份制,有时候也无法做到一言堂。

而南芝音乐总监,也就是南芝内部的唯一曲爹叶紅樰。

当年为了邀请叶紅樰入驻南芝,林璇芝承诺了对方执掌百分之八的股份。

未曾想,当初这个举措成为了限制林璇芝的枷锁。

而叶紅樰虽为女性,可做事凭借喜好。

而叶紅樰此前的主题曲质量都挺高,可被南国影视的某位大佬多次退回。

而她打听到,林璇芝可能是触到了某些人的底线,所以,才被处处针对。

而叶紅樰颇为在意自己的名声。

南国退曲,本就让她丢了颜面,而南芝董事长在外寻找合作方。

这让叶紅樰无法接受。

今天这一幕也只是南芝两位大佬不断进行争斗的一个缩影。

南芝员工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也是刚刚林璇芝提出考核新主题曲时,大家一致保持沉默的原因所在。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毕竟这是叶紅樰的业务,虽然多次退曲,可基调都定的差不多了。

而叶紅樰也在积极创作新曲。

她有委屈,也是正常,加上性格,就容易爆发。

“叶总监。”

林璇芝微微一笑:“您被南国影视多次退曲,我觉得你的主题曲质量不够好,我有更合适的作品,我们是可以将之替换的,毕竟大家都是为了这个合作着想。”

“是么?”

叶紅樰挑眉道:“除了桑梧桐,我不觉得我的古风比谁弱,甚至有什么问题。”

“话别说太早。”

林璇芝道:“我有更好的歌曲,为什么我们不能换歌呢?”

叶紅樰问:“你找的谁?”

“雏龙榜第八,韩墨。”

叶紅樰对这个名字不陌生,可还是冷嘲热讽道:“霍,原来是一个学生,但你不觉得对方“资历浅”吗。

而且我作了首新歌,找了牧民作词,我觉得这首歌很好。”

“牧民?”

“四大诗宗之一的牧民?”

“诗宗作词,曲爹作曲,这会应该能成功了!”

会议室瞬间热闹起来。

诗宗作词?

林璇芝心里一沉,牧民和王鹊一样,同为南部四大诗宗之一。

可牧民是诗宗之首,最接近当代诗圣上阳子的诗人。

他来作词,加上叶紅樰的古风曲。

林璇芝也对韩墨没什么信心了,毕竟,韩墨的歌她都没听过。

可如今已经“对簿公堂”,她退了,以后她这董事长的话语权也会没有多大的威慑力。

林璇芝没说话。

她也承认诗宗作词,曲爹作曲可能会更好。

但是,王鹊的一番话,让林璇芝对韩墨有了更高的期待。

“林董。”

叶紅樰淡淡道:“你说说,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不但要把牧民和我合作的新歌换掉,你之前把南国影视的单子交给我,现在变卦了,难不成我之前就白干了?”

陈晓晓尝试着周旋:“怎么是白干呢,不都是咱们公司的么。”

“闭嘴!”叶紅樰瞪了这个小助理一眼:“请你注意身份!”

陈晓晓有些委屈,想要反驳,林璇芝摆了摆手,道:“这样吧,我们把两首歌送往南国影视,由他们选择如何。”

“我不同意。”

叶紅樰冷冷开口道。

林璇芝态度强硬,坚持道:“韩墨的创作能力非常强,虽然崛起时间短了些,但他未必就写不出更好的作品,我对他有信心!”

“什么信心?”

叶紅樰淡淡一笑:“我倒觉得你是想推翻我的歌,证明我这个之前的努力是错误的,既然你对韩墨这么有信心,那你把我这个南芝音乐总监置于何地!”

众人心头一跳。

终于来了。

这事儿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换歌的问题了,而是董事长和曲爹叶紅樰同是南芝股东,在进行一场交锋。

谁定下的歌曲最终被南国影视选择,谁就占据了一个高点。

而现在看来显然是叶紅樰占据了优势。

毕竟,诗宗作词,曲爹作曲,这个砝码太重了。

而林璇芝这边全是未知数!

虽然韩墨是雏龙榜第八的妖孽,也是被人称作“小诗圣”,可未来的事谁说的准。

半路夭折的天才,在第三星太多了。

林璇芝脸色变了变,她压根就不知道韩墨的这首歌如何。

毕竟原本定下的主题曲,也不是特别的差。

何况叶紅樰的新作,邀请了诗宗作词,好歹是精细创作出来的。

只是林璇芝有些骑虎难下。

而且加上韩墨以往的战绩,和王鹊的赞誉,让林璇芝觉得可以更好罢了。

林璇芝没什么私心,只是为了完成这个单子而已。

今天开的这个会,也只是进行二次考核。

结果叶紅樰忽然就出现了,愣是把自己高高架了起来,搞得自己现在想不应战都不行。

林璇芝这才意识到,自己草率了。

毕竟,韩墨的歌她还没听过。

只是好不容易有了稻草,她就想迫不及待的开了这个会议,看看这个稻草是否可以支持南芝。

结果却被叶紅樰抓住了痛脚。

难道说我要服个软?

说自己就是提一下意见?

那自己今天简直要威严扫地,以后自己这董事长也名存实亡了。

林璇芝沉默了半晌,决定破釜沉舟一把。

随即,开口道:“如果韩墨写的主题曲不行,南芝公司所有关于音乐的决策,我都听你的。”

“当真?!”

叶紅樰大喜过望。

林璇芝抬头,看向叶紅樰:“但是话说回来,如果韩墨的歌更好,叶总监又怎么说呢?”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紅樰不上当:“说要换歌的是你,用权利胡来的人也是你,我才是被你质疑的那个……”

林璇芝盯着她,宛若一只狼。

叶紅樰心一寒,诗宗和小诗圣,能不能成诗圣还是未知数呢?

随即冷冷道:“两首歌一同给南国,如果我输了,我就辞去音乐总监之位。”

“那就这样吧。”

林璇芝很疲惫,没有继续争论。

今天确实是她的疏忽,他应该先听听韩墨的歌才做决定。

但事已至此,她又任何没办法。

如果不开这个会,南国毁约,南芝的信誉受损,得不偿失。

这波无论输赢,南芝都会元气大伤。

叶紅樰更注重自身的利益。

而自己则更注重公司的利益,能让叶紅樰自动离职的结果,林璇芝还能接受。

不过目前,先把南国影视的单子完成。

但林璇芝也在反省,这一次……

自己太着急了。

所以今天才会被叶紅樰架死。

现在只能赌!

赌韩墨的新歌,能让南国影视满意!

问题是……

韩墨的新歌质量还是未知数。

更别说他能不能写出一首比当下诗宗作词,曲爹作曲更好的作品了。

如果没成,那自己至少两年内是被架空了。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