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屈辱

韩墨一边起床穿戴衣物,一边问道:“妹妹怎么了?”

“没事,现在在同学家,不过比较晚了,同学家长刚刚打电话给我,你去接下她。”

“位置在哪?”韩墨开门,看着母亲。

林花圆回忆了一下,道:“龙凤70号小区,和画竹一个小区。”

韩墨点头,随即,出门打了车,就前往龙凤小区。

龙凤70小区,王紫衿拉着韩小荔的手在门口观望着漆黑的夜色。

两人身旁,王鹊老人轻声道:“丫头,别急,你家里人很快就到了。”

韩小荔点点头,这时,脸色露出笑意:“大哥!这里!”

韩墨听到妹妹的声音,便急忙迎上去,突然一愣:“王爷爷?”

王鹊也有些惊讶,脸上带着几分莫名的笑容,点头道:“是你啊,韩小子。”

……

书房中。

韩墨看着眼前的老人,唏嘘道:“我前几天听画竹说,您退休了,正想找个机会去看看您,没想到,你就住在龙凤小区。”

“哈哈。”王鹊给韩墨到了杯茶,笑道:“我也没想到小荔的哥哥是你。”

韩墨摇头失笑,王爷爷是看着他和徐画竹长大的。

但一直以来,二人对王爷爷了解的并不是很多。

此刻,发现门卫大爷竟然是住在龙凤小区里的大佬。

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王爷爷。”韩墨问道:“你身子骨这么硬朗,怎么突然退休了。”

王鹊摇头:“我这一糟老头,俗事腻了,也想过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也是。”韩墨喝了口清茶:“改天我带着画竹来陪你唠叨几句,你可别闲我们多嘴哈。”

王鹊摇头一笑,若有所指的道:“你这小子,这一年倒是变化了不少。”

韩墨摸摸鼻子,嘿嘿一笑:“今天是小衿的生日,我啥都没带,唐突了。”

“别来这套。”老人摆摆手,道:“再说你事先也不知道。”

韩墨含笑点头,顿了顿,接着说道:“那王爷爷,现在时候不早了,家里也比较担心,我过几天来陪你下下棋,这次,我可要把以前输的都赢回来。”

“好好好。”王鹊大笑:“去吧。”

韩墨起身鞠了一躬。

随后,带着韩小荔出了小区。

冬天的夜晚寒风刺骨,韩墨牵着妹妹的手,可以看见韩小荔的身子在轻轻抖动。

“很冷吗?”

韩小荔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大哥,小脑袋轻轻一点:“冷。”

韩墨点头,没有犹豫,半蹲下,把外套脱了下来,给妹妹穿上。

“谢谢大哥。”小丫头嫣然一笑,韩墨拍了拍韩小荔的小脑袋。

两兄妹出了小区大门,韩墨拦了辆车,准备回家。

出租车行驶在大街上,五颜六色的炫彩霓虹映照在两兄妹的脸上。

突然,韩墨眉头一皱,发现行驶的方向已经偏离了城口。

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司机,随即,假装若无其事的道:“师傅,你是不是换路线了。”

司机长的属于憨厚老实的类型,他笑了一句:“嗯对的。”

韩墨盯着后视镜,缓缓点头。

大概半小时后,兄妹二人回到了家。

把韩小荔带回卧室后,韩墨回到自己的房间,慢慢的,打开了窗帘。

那辆出租车打着双闪,正停靠在路边。

韩墨眉头一皱,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异样。

他没有动,透过窗帘缝隙,安静的打量着那辆出租车。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出租车才缓缓离开。

是错觉吗?

韩墨摇摇头,不过心里留了个心眼。

可接下来的几天。

晚上十一点的左右,都会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开车的人也不下车,似乎在观察什么。

韩墨神色凝重,他被人盯上了。

果然,和资本别想谈什么江湖道义!

韩墨不敢大意,因为父母和妹妹都在这里。

每次直到出租车离开,韩墨才怀着忧虑睡去。

今天是“交稿”的日子。

按照约定,韩墨来到了龙凤酒店旁边的森咖啡,林璇芝也早早等待。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韩墨把新歌文件发给了林璇芝。

林璇芝并没有直接听,她是生意人,对这方面没什么天赋。

把文件保存好,林璇芝笑道:“我需要三天时间,到时候我给你消息。”

随后,两人简单闲聊了几句,林璇芝便带着新歌回去了南海城。

而韩墨来到了龙凤城市中心的一栋楼盘。

现在家的位置暴露了,韩墨担心拖久了会有风险,因此,搬新家迫在眉睫。

花八百多万,全额了一套不错的公寓房。

在楼盘经理笑若菊花的恭敬中,韩墨回到了家。

这几天,他都很谨慎,一直留意四周的情况。

晚上,和父母说了房子的事,顺便让二老辞去了工厂工作。

母亲有些意见,显然是不舍的。

而韩墨危机感越来越浓烈,就直接拍桌子做主了。

第二天一大早,韩墨请了辆搬家公司,一家人告别了这栋小小的平房,前往了新家。

林花圆显然有些幽怨和恍惚,有一种儿子长大了,不听话的感觉。

而韩北城就安慰道:“儿子长大了,我们忙活了大半辈子,也该歇歇了。”

林花圆这才消气。

随后,一家三口沉浸在搬家的喜悦和振奋之中。

还有一口,就是韩墨了。

搬家过程中,他神情都很凝重,时不时的打量着周边。

发现没什么异样时,心里才放松一些。

搬家师父离开时,韩墨给了他们一笔钱,要求对此事保密。

师傅们很不解,可有钱拿,也都纷纷允诺应下。

晚上十一点,韩墨在阳台看着新家四周的情况。

直到确定没被跟上后,这才回到了卧室。

可心里很郁闷,转头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捧着一把水,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脸上。

水珠缓缓滴落,韩墨看着镜子的自己,神色都变得有些狰狞。

本来预想中的是一家人和和睦睦,说说笑笑的搬进新家。

可这次搬家,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屈辱。

像老鼠一般,就只能躲藏!

实力啊,还是实力太弱了!

这次,韩墨真的很愤怒,他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可总有些疯狗会扑上来,咬他一口。

过了半小时,韩墨这才调整好情绪后,躺在床上,徐画竹的消息就传了过来。

“搬新家了?”

韩墨想了想,这事没必要瞒,回道:“前几天被人盯上了,为了安全起见,搬了新家。”

“怎么回事?”

“可能是我前段时间锋芒太盛,或许还有楚门的原因吧。”

30号小区,徐画竹眉头一皱,韩墨这样一说,她就明白了。

因为,楚门为了保护她,各方面的信息都封的很严密。

南部很多势力都被瞒过去了。

至于超凡方面,楚门也是殚精竭虑,花费了很大代价,在西部给徐画竹开了个“小号”。

这事知道的就三个人。

楚门院长,冬越教授,还有她自己。

为的就是有一个充足的时间,保证徐画竹能够成长。

而韩墨不同,毫无征兆的就崛起了。

而且崛起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短短三个月,就从楚门垫底差生,一路逆袭到南部雏龙榜第八序列的妖孽。

甚至还得到了千古唯一的诸圣传承,光芒实在太过耀眼了!

这种天赋,在南部历史上,独一份!

而徐画竹多多少少知道楚门和南部各势力的部分隐秘。

因此,有势力坐不住了。

想要扼杀韩墨。

想到这里,徐画竹神色不断变幻,最后,目光一寒。

随即,缓缓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画竹啊,突然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院长,你能不能帮帮韩墨。”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