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诗宗

见韩墨神色有些黯然,林璇芝心里一跳,随即,似加重砝码的斟酌道:“如果主题曲符合要求,南芝支付你五百万,另外音乐下载分成你可以得五成!”

一般来说,定制主题曲就相当于买断了。

毕竟,一首歌火不火要靠市场去检验。

而主题曲这块,本就属于定制曲领域。

韩墨看了眼林璇芝,若有所思。

看来主题曲的确给林璇芝带来了很大压力。

五百万加上音乐下载五成分成。

这个价格,绝对不低。

韩墨双眼微微眯起,手指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打。

林璇芝很罕见的有些紧张,因为马上就要到年关了,主题曲迫在眉睫。

如果无法提供资方满意的电影主题曲,南芝的信誉也会受到影响。

这对近些年才发展起来的南芝娱乐来说,信誉受损是不能接受的。

半刻后,就在林璇芝的心脏加速跳动时,韩墨问道:“我能知道甲方吗?”

所谓甲方,也就是和南芝签订主题曲合作的公司。

韩墨对这个很看重,得确保对方的底蕴,能够不惧他自身的“阻力”。

这样,新歌热度不会被联合打压。

林璇芝犹豫半许,便道:“南国影视。”

那没事了。

韩墨松了口气,南国影视近十年来稳坐南部影视领域头把座椅,其实力不用多言。

“好,那我接了。”韩墨微微一笑。

林璇芝浑身都轻松了一下,妩媚的面容泛起一丝笑容。

下一刻,神色一正,道:“南国要求在十五号前提交最后的主题曲,时间比较紧。”

韩墨点头:“一周后给你。”

一周?

林璇芝盯着韩墨,从他的眼里没看出有什么开玩笑的意味,这才缓缓点头。

……

下午,韩墨打车来到了龙凤城市中心。

看着眼前这栋名为“龙凤娱乐”的大楼,韩墨微微一笑。

因为林璇芝说主题曲的时间很紧,他得抓紧时间了。

此前在楚门制作的七首歌,很倒霉,没有一首适合做这部电影的主题曲。

不过幸好,他心里已经有了合适的歌曲。

而韩墨因为寒假,没在楚门,各种录制设备都缺少,想独自制作新歌是不可能的。

因此,他就想到了徐伯父。

龙凤娱乐是徐画竹的父母所开的公司。

而离开龙凤酒店后,他便给徐延年伯父请求了一下,想借用他公司的录音棚。

徐延年也知道韩墨的情况,没多想就同意了,给他腾了一间空闲的录音棚出来。

此刻,录音棚里,韩墨扫视着这间录音室,嘴角勾起的笑容表示他很满意。

随即,他找出了爵士鼓、电子琴、笛子、铃鼓和电吉他等乐器。

开始了新歌的制作之旅。

接下来的几天,韩墨可谓是家里,龙凤娱乐两头跑。

后来实在新歌工程太大,韩墨想了一会,决定把徐画竹给拉上。

徐延年,方梅两夫妻也时不时来“探班”,在录音棚门外看着韩墨和徐画竹忙活的身影。

仿佛看到了当年两人一同打拼事业的画面。

夫妻俩不禁露出了姨母笑。

他们都是从无到有,才打拼下龙凤娱乐的,所以,夫妻对女儿另一半的要求反而是人品最重要。

至于,韩墨的出身并不是很在意。

而且两人又是从小玩到大,时间一长,徐延年,方梅两人也就把韩墨当成“亲儿子”来对待了。

因此,倘若韩墨和画竹能走到一起,夫妻俩都是比较满意的。

……

虽说韩墨接下了这个单子,可林璇芝并没有乖乖的等着一周后韩墨的“交稿”。

她在龙凤城购置了一具上等的墨宝,还是打算再去拜访隐居在龙凤城的四大诗宗。

如果能打动对方,诗宗作词,曲爹作曲,天王演唱,这还不能让南国影视的那位大佬满意。

那林璇芝真的山穷水尽了。

龙凤70小区。

林璇芝靠边停车,从副驾驶拿出装饰精美的礼盒,走向了70号小区大门。

门铃一阵轻响后,大门开了一道缝隙。

下一刻,一个小女生谨慎的探头,看着林璇芝,顿时眉头一皱,道:“你怎么又来了?”

林璇芝低着身子,显得很真诚,笑道:“我来看看王爷爷,你帮我通报一声好吗,小衿。”

王紫衿也就是这个小女生小脸蛋上有些无奈,不过还是说道:“你等一下。”

“嗯好。”林璇芝含笑点头。

很快,王紫衿去而复返,道:“进来吧,姐姐。”

林璇芝摸了摸王紫衿的小脑袋:“谢谢小衿。”

随后,王紫衿带着林璇芝进入了二层楼里的书房。

书房里,有一个穿着中山袍的老人正拿着毛笔缓缓写字。

“爷爷,姐姐到了。”王紫衿见爷爷点头,便一蹦一跳的出了书房,关上了书房门。

林璇芝没坐下,提着礼盒,颇为恭敬站在一旁,没出声打扰老人。

十分钟后,老人收笔,将写好的宣纸用镇尺压住,看了林璇芝一眼。

林璇芝适时出声道:“王爷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着,把手里的礼盒放在老人面前的书桌上。

“我已经退隐了。”老人缓缓说道:“不值得你这么隆重。”

说完,便在书房一边的茶几边坐下,指了指对面,道:“坐吧。”

林璇芝颔首入座。

书房里,只有老人洗茶的声音,显得安静。

老人给林璇芝到了一杯茶,林璇芝低眉道谢,把态度放的十分敬重。

除开有求于人外,眼前这位老人可是南部四大诗宗之一,王鹊。

在当代的诗词领域绝对是站在山顶的大家。

而她也很喜爱诗词,对这个诗词宗师尊重也是情理之中。

老人王鹊轻品了口茶,道:“你的诚意,我已经看到了,可老夫能力有限,无法给你什么。”

“王爷爷,是我叨扰您了。”林璇芝苦笑道:“我只是想在您这里,求一副有关于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古风词。”

王鹊老人摇头:“我已经很久没动过这方面的笔墨了,老了,水平下降的很厉害,你在我这老头子这里无非是浪费时间。”

林璇芝心里不禁有些绝望,不过不敢表露声色,轻轻道:“王爷爷,除开这事,您一直是我所敬仰的前辈,你能见我,还陪你喝喝茶,也算满足我的心愿了。”

王鹊老人温和一笑,指点迷津道:“现在有很多后辈在崛起,他们的诗词也很不凡,不弱于我,你同样是年轻人,可以从他们这里想想法子。”

“谢谢王爷爷指点。”

林璇芝道了声谢,可不禁想到了韩墨,便提道:“王爷爷对这新生代好像很关注,这里面有没有您看好的?”

王鹊喝了口茶,笑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林璇芝心里一跳,这句诗她可是熟悉不能再熟悉了。

在上泉九峰黄石峰的诗圣坛之上,那个年轻人以三首千古名篇震撼南部,一战封神!

而其中一句,就被南部无数诗词爱好者视为最气势磅礴的“神仙诗句”。

这一句,便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年青一代之中,诗宗所看好的年轻人是……

韩墨!

林璇芝心神震动,端着茶杯的素手都在轻轻抖动。

她现在忽然有些期待,一周后,韩墨到底能给她带来什么惊喜了。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