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风雨欲来

韩墨一大早就起来了,给父母和妹妹买了早餐。

普通的油条包子豆浆。

此刻,一家四口正吃着早餐。

韩墨想了想,喝了口豆浆,道:“爸,妈,画竹今天要来看看你俩,一会儿我得去接她。”

“那感情好。”林花圆露出笑容,轻声应着:“我也挺想画竹的。”

随即,对着丈夫说道:“老头子,今天给厂里请假,画竹来家里,要好好收拾下。”

韩北城点头,眼神中也是蕴含笑意。

对于徐画竹,他几乎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也把徐画竹当成女儿养了。

这区别对待……

韩墨满头黑线。

而韩小荔小脸含笑,在大哥和父母说话的时候,吃包子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

小眼睛泛着光,似乎在说:都是我的!!

……

龙凤小区。

韩墨提着水果篮,和门卫大爷大眼瞪小眼。

韩墨很无奈,不管他说什么,这大爷就是不放他进去。

没办法,只能在小区门等着,发消息给徐画竹下来接他。

很快,徐画竹来了。

或许是回到家里的原因,徐画竹穿的比较随意。

一件白色运动服,搭配紧身牛仔裤。

尤其是紧身牛仔裤的原因,把本就修长的大长腿展示的一览无余。

韩墨看着徐画竹,反正满腿子都是脑。

徐画竹哭笑不得的瞪了眼韩墨,随即,对着门卫大爷说着什么。

大爷这才“勉为其难”的打开大门。

韩墨耸耸肩,和徐画竹并肩走在路上。

徐画竹解释道:“不久前,王爷爷退休了。”

“这样啊。”韩墨点头道:“有时间去看看王爷爷。”

王爷爷是上任门卫大爷。

也是看着韩墨和徐画竹两人长大的。

以前为他们俩的私下见面,提供了很大便利。

徐画竹又道:“我爸妈今天有事,一大早就出去了。”

韩墨点头表示理解,徐画竹的爸妈是开公司的,一天都很忙。

没有多想,韩墨和徐画竹两人走进了30号小区。

龙凤小区一共有三百六十号小区。

说是小区,其实和别墅没什么区别。

能住进龙凤小区的人近乎是南部有名的商业巨鳄。

而且房价高的吓人,一千多万只能买个卧室。

咳咳。

韩墨表示不慌。

由于徐画竹的父母都没在,两人也没在龙凤小区待着。

而是去了两人毕业的龙凤高中逛了逛。

然后,下午两点,才打车回家。

一进门,徐画竹就被林花圆拉着在一旁嘘寒问暖,时不时打量着徐画竹,说着“瘦了”,“这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之类的唠叨话。

当然,这只是韩墨觉得。

徐画竹和林花圆低声交流,满脸含笑。

而韩北城自然而然的跑去了厨房做饭。

今天,两夫妻出门,什么鱼呀,虾呀,鸡呀一堆都精挑细选的买来,可谓是挥霍了一把。

也可以看出,徐画竹在二老心中,的确是当成女儿了。

而他们的亲女儿呢,在专心吃着徐画竹带来的小吃零食。

韩小荔见大哥在沙发角落有些郁闷的样子,犹豫了下,把手里的饼干递给了韩墨,道:“喏,大哥,吃饼干。”

还是妹妹疼我啊。

韩墨很欣慰,看着韩小荔满脸肉疼的神色,心里一叹,摸了摸小妹的小脑袋。

随即,毫不犹豫的就把饼干夺来,一口放入嘴里,含糊不清的道:“真好吃!”

这厮,要虾仁,还要猪心!

韩小荔嘴巴一苦,转头离开,决定不再搭理大哥。

林花圆看见韩墨欺负妹妹,顿时呵斥道:“一天天的净没个正形,去厨房帮你爸爸。”

显然,对于丈夫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她还是心疼的。

得。

这个家,就我地位最低呗?

韩墨摇头,起身去厨房。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仿佛在说:

“你来了。”

“我来了。”

“来了就专心干活吧。”

韩墨一边洗土豆,一边暗叹,老韩家好男儿何时才能翻身做主啊。

很快,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常菜。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个温馨的晚饭。

晚上,韩墨把徐画竹送回了龙凤小区。

打开门,韩墨便看见徐画竹的父亲徐延年,母亲方梅坐在沙发上。

徐画竹轻笑道:“爸妈,你们回来了。”

徐延年,方梅看了眼徐画竹,选择性的忽略,又看了看韩墨,露出笑容。

“小韩来了。”

韩墨温和一笑:“伯父,伯母,我来叨扰你们呢。”

徐延年放下手里的报纸,指了指沙发,颔首:“别站着,坐。”

“嗯好。”韩墨应声坐下。

而徐画竹在方母旁边坐下,环抱着母亲的手臂。

那边,方梅看着对面的韩墨,不禁有些感慨:“一年没见,当初青涩的小伙子,转眼一变都长成大帅哥了。”

韩墨腼腆一笑:“伯母也是越来越年轻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徐画竹翻了个白眼:“行了,你俩就别互相吹捧了。”

说完,起身去冰箱拿韩墨送来的水果,说道:“你们聊,我去洗水果。”

韩墨看着徐画竹的窈窕丽影,这时,耳边传来徐延年的声音。

他的语气有些感慨和唏嘘:“小韩啊,没想到去楚门一年,你就成长到这种地步,了不起啊。”

“是啊。”方梅脸上有些心疼:“想来,吃了不少苦吧。”

说来有趣,徐画竹在韩墨家里,被韩北城和林花圆宠成宝。

可在徐画竹家,就来个调换。

韩墨的地位可谓是比亲生儿子还儿子。

韩墨摇头失笑:“没,伯母,我就纯属运气好。”

这样一说,方梅脸上更加心疼。

徐延年摆摆手,方梅知道丈夫有话和韩墨沟通。

于是,就起身去厨房帮忙洗水果了。

客厅剩下两父子。

徐延年面容沉毅,可语气里有关心:“小韩啊,你的事我和你伯母都知道了,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就跟我们说。”

“我会的,伯父。”韩墨心里一暖。

“嗯。”徐延年微微一笑,低声道:“我收到不少消息,其中有不少是针对你的。”

韩墨神色一沉,看来,已经有势力开始行动了。

毕竟,诸圣传承的传说在现实中出现。

尤其他还是楚门的学生。

有人坐不住了。

“我这边能给你挡的,都挡下。”

徐延年又提醒一句:“目前,你最好安静一段时间,等风波过去。”

“伯父,恐怕不行。”

韩墨犹豫了一下,选择老实交代:“我踏入二品境不久,基础不够扎实,力量浮躁,短期内需要新歌来沉淀。”

徐延年愣了一下,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半响后,才点头:“无妨,你有什么想法就去做吧,不用担心影响到我们,你父母那里我也会特别留意。”

韩墨有些感激,正要说些什么。

这时,徐画竹和方梅说说笑笑的端着洗好的水果出来。

徐画竹看了眼韩墨,她的目光似乎在表达什么。

韩墨微微摇头。

随后,在这里待了几个小时。

韩墨婉拒了二老的留宿邀请。

和徐画竹告别后。

韩墨没打车,独自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心绪复杂。

有势力开始针对他出手了。

速度很快,完全没有前世小说中反派的拖泥带水,很坚决。

甚至,这种针对是联合性的。

不过韩墨并不害怕,他只是有些疑惑。

据他所知,楚门是近三年才日落西山的。

虽然如今整体实力下滑的很严重,可好歹也还是九大名府。

按理说,楚门并没有到“瘦死骆驼”的程度。

为什么,有些人好像很害怕…楚门崛起。

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隐秘不成?

韩墨摇头,不再多想。

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掀起,笑容却满是冰冷。

不管如何,他们的礼物,自己已经收到了。

正所谓礼尚往来嘛。

即使这里是第三星,自己身为华夏“来客”,老祖宗的规矩可不能丢啊。

也得给他们送一份大礼不是?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