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暗流涌动

上泉九峰,黄石峰,诗圣坛殿堂之中。

九院教授,天骄正密切的关注被五彩光晕包裹的韩墨。

而就在这时,五彩光晕先是爆发一阵刺眼的光芒。

随即,光芒消散。

众人目露期待的看着韩墨的方位。

毕竟,这可是诸圣传承啊,龙国千古以来,只存在唯一一次的机缘。

它会有何效果?

众人有些好奇。

这时,冬越,罗云,罗山见机,立即起身,围绕着刚刚脱离诸圣观,苏醒过来的韩墨。

回到诗圣台殿堂,韩墨看着周遭,目露迷茫和恍惚。

看着殿堂之中这些神色各异的脸,韩墨的意识逐渐清醒。

这时,冬越教授轻声道:“没事吧?”

韩墨循声望去,看着冬越教授英俊的面容,这让他想起了诸圣观之中俊美妖艳的王鹤诗圣。

旋即,也想起了那个一身红装的绝代佳人。

韩墨摇头苦笑,答道:“没事,冬越教授,就是有些恍惚。”

冬越轻轻点头,和罗云,罗山将韩墨送到楚门代表队的方位。

经过一番询问,韩墨这才知道,在现实之中,距离他踏入诸圣观也不过才过去十分钟而已。

九院教授和天骄的视线都若有若无的放在楚门韩墨的方向。

显然,对于得到诸圣传承,会有什么变化,他们还是很在意的。

因为,这在古书上,也没有任何笔墨记载。

这时,林璇芝上台调节了下氛围,之后,上冬文会第三阶段继续。

还未登台的九院天骄,井然有序的登诗圣坛。

水平都不凡。

甚至还诞生了一首上乘之作。

江岚音乐院的龙诸,那个近乎前两轮都在隐身的知名天骄。

不过显然,目前九院的重心都放在了韩墨这里,对剩下的上冬文会邀请赛并未投入更多的关注。

而外界亦是如此,在韩墨进入诸圣观之时,亚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诸圣传承”的相关内容。

评论五花八门,众生百态。

有赞赏,有羡慕,有嫉妒,甚至出言谤伤的也不计其数。

毕竟,千古妖孽,奇才在南部历史上也都出现过。

可预言里,开启诸圣传承的,是千古唯一的诗词奇才!

这个头衔连龙国第一诗圣都未曾得到。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因此,舆论压力漫天飞舞!

尤其是那些在不愿意看到楚门崛起的各大势力,他们也在从中作梗,造势。

通过媒体报道,将第一诗圣和韩墨进行渲染拉踩。

甚至将韩墨和随便那个艺术领域的第一,进行比较。

最后纷纷扬言,韩墨德不配位!

亦有知名大v不吝辞藻进行吹捧。

将韩墨全方位大夸其词,俨然打造成超越所有历史前贤名家的万古唯一妖孽!

所有这一代天骄都将黯淡无光,都会被韩墨的璀璨荣光掩埋于史海。

各种手段纷至沓来,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扇动南部天骄内心最深处的那一点妒忌之火。

比起外界,上泉九峰也算是“世外桃源”了。

在上冬文会剩余的九院天骄纷纷诵读完诗词之后。

林璇芝,冬越,罗山,罗云教授上台宣布了上冬文会邀请赛的冠军是韩墨。

冠军奖品就一具上等的笔墨纸砚珍宝,和南部四大诗宗另之一王鹊所写的一副真迹。

这奖品,显然,没什么大用。

让韩墨在意的是上冬文会邀请赛的冠军奖金,十万。

在南部艺术院群体内,这已经是很高额的奖金了。

可……

就这?

韩墨不禁撇嘴,他已经是存款“一千一百万”的主了,对这十万实属有些看不上眼。

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随后,在众人的掌声雷动下,上冬文会邀请赛直播正式结束。

但,诗圣台殿堂还是很热闹。

而后,古装美女端着好酒,小吃,冷盘缓缓而来。

九院开始了最后的文会酒宴。

而韩墨身为上冬文会冠军,自然也没少推杯换盏。

当然,对于外人的夸赞,韩墨压根不放在心上,带着职业假笑,一一回应。

而其他人询问起诸圣传承的事,韩墨也懒得解释。

毕竟,这事根本解释不清。

如果他说:“我的确是获得诸圣传承的资格,但我拒绝了。”

恐怕众人的反应会是:“切!韩兄,你糊弄鬼呢。”

所以,韩墨就干脆笑而不语真君子了。

最后,酒宴氛围到深处,也少不了才子佳人的饮酒作诗。

还别说,少了比赛的压力,众人心情盎然下,随兴之作也是不凡。

总之,除开比赛上的争锋相对,这场酒宴除去看不见的暗流,明面上还是比较文雅和睦的。

有古人聚会的那种味了。

一直到深夜,韩墨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在古舍客房里睡去。

只是依稀记得,他好像和林璇芝谈笑风生,交换了联系方式,惹得九院天骄一阵艳羡的目光。

至于其他的事,都随着酒劲上头,一概不知了。

而韩墨俨然不知,外界的舆论已经从漩涡化作成席卷天地的龙卷风了。

……

“小守啊。”

“董事长,有何吩咐。”

“听说林璇芝那丫头,正在接触韩墨?”

“是的,董事长。”

“嗯,给她点压力,让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收到。”

……

“院长,楚门目前已经有了恐怖的潜力,足以威胁到我们,我们需不需要暗中……”

“冬越在楚门。”

“院长,我不清楚,这冬越到底是何方神圣,每次针对楚门的方案,您都以冬越回避。”

“你只需要知道,冬越在,楚门在这点就行了。”

“可……好吧。”

……

“韩墨,20岁,南部龙凤城人,在高等学府音乐天赋并不出众,当时的星探评级为:F级。

因此,并没出现在各大艺术院的新生选举名单。

据了解,韩墨和徐画竹是发小,或许是因为徐画竹的原因,才使得他磕磕跘跘的进入楚门的录取分数线。”

“哦?你是说一个F级的废物,进入楚门后,便展现出超s级的天赋?”

“抱歉雷总,有可能是星探犯错了。”

“饭桶!!我花这么多钱养你们,不是让你们给我这些垃圾的!”

“那,韩墨该怎么处理?”

“打压!不顾一切的打压!!”

“但是……”

“但什么是?!!倘若楚门崛起了,你和我都得完蛋!!滚!”

“是。”

……

“呵呵,这次南部可热闹了。”

“爷爷,小轩不懂。”

“放心吧,你很快就会懂了。”

“爷爷,这个韩墨,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和他的关系?”

“能帮一手,就帮一手,但不能明目张胆的帮。”

“爷爷,我们和楚门的关系都不是很友好,这么做,会不会有失家族的脸面。”

“小轩,你要记住,我们的敌人不会一直是敌人,朋友也不会永远是朋友。”

“好的爷爷,小轩记住了。”

“嗯,不说这个了,来,陪我喝杯茶。”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