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王鹤

在华夏历史上,由人转圣进而封神的,并受尽历代人不断祭拜的只有一位,那就是孔老夫子。

孔子更是被列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又被称为儒圣。

不过由于年代久远,资料匮乏,所以人们对孔子了解不多。

在许多人心目中,孔子估计是一个文弱的读书人形象。

事实上,儒圣孔子他是一个高大威猛、文武双全的两米壮汉。

在当时的年代,平均身高在一米六五。

孔子在人群中,完全如鹤立鸡群。

而且,每次出行传循儒道,还都带着三千门人。

于是,就被网友戏称:“孔子传道,以德服人,打到你服!”

韩墨暗自苦笑,没想到,他此刻也遭遇到了这个待遇。

看着眼前的数十位诗圣词圣大佬们。

韩墨咽了口唾沫。

果然,文人骚客的事,那能叫强人所难吗?

那TM叫以德服人!

“黄老,各位前辈。”韩墨摆出一副和气生财的笑容,道:“您们这不是以大欺小吗?”

黄石好似看到了韩墨的选择,摇头轻笑道:“我说了,文人有文人的方法。”

“愿闻其详。”

韩墨的态度可谓十分恭敬。

没办法,和其他人共用一个身体,他是接受不了的。

绝对不是因为那啥!

韩墨发四!

就单纯的不想“精神分裂”而已。

因此,只能拒绝了。

不过韩墨也不心疼。

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底蕴,还比不上一个“残废”的诸圣传承?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能妥善解决的事,韩墨自然愿意去尝试。

这时,黄石诗圣喝了口清茶,道:“比诗词。”

韩墨了然,不过心里一沉。

虽说他不惧,但这些人可是龙国历史上,各朝各代最具风采的诗圣啊。

如果不小心应付,可能真会翻船。

诸圣观的规矩给了他一线生机,如果他没把握住,韩墨觉得,他的下场已经可以预见了。

韩墨看向黄石老人身后数十道巍峨的人影。

不得不说,每个人的风采都足以媲美天地,世所罕见。

不过他们大多似乎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就像行尸走肉般,没有人的精气神。

而有‘人气’的,就五指之数。

黄石老人,俊美男人,红装女子。

角落里衣着破烂,似在假寐的中年乞丐。

还有一个手持羽扇的年青书生。

从他们意味深长的目光中,韩墨恍然。

美其名曰是在诸圣之中,选择挑战任意三人,可也限定了范围,只是五选三。

而五位诗圣能率先拥有‘人气’,就说明他们恐怕强的离谱!

韩墨很头疼,首先,黄石诗圣是不可能的。

毕竟,能让这些心高气傲的诗圣恭敬于后。

这代表什么,不用解释,懂得都懂。

因此,四选三。

似乎看见韩墨的苦恼,黄石老人抚须笑道:“王鹤,大庆朝词圣,一生名篇无数,极其擅长山水,田园,花间等诗词风格。”

说完,韩墨便看见那个俊美男子含笑抱拳。

明明对方失明了,可韩墨却觉得,他在看着自己。

俊美男子似乎有没有眼睛,行动都不受任何影响。

“花兰琼,世上唯一一位女诗圣,对豪放,婉约,江南等诗词造诣巅峰造极。”

这时,先前捉弄韩墨的那个红装女子微微欠身示意。

“陈周,大魏读书人,最年轻的诗圣,奇崛诗派集大成者。”

“朱华,大明国诗圣,唯一一位草根诗圣,现实主义诗派领头人。”

书生,乞丐纷纷行礼。

韩墨点头,起身恭敬回礼。

毕竟,是诗词一道上登上巅峰的诗圣,相应的礼节不能少。

不过这也让韩墨心里更加沉重。

这四位诗圣词圣几乎都是站在各派系最顶层的大佬。

每一个都是祖师爷级别,深不可测。

但是,似乎也不用纠结了。

第一位。

韩墨松了口气,调节沉闷的心绪,这才道:“王鹤前辈,请赐教”

王鹤含笑点头:“可。”

“限时一柱香,无题。”

黄石老人不动如山,缓缓轻语:“王鹤率先垂范,其诗境便是韩小友的题目。”

这个有点欺负人了。

不过这是人家‘主场’。

而韩墨身为‘乙方’,甲方有一些‘霸王条款’也是正常。

这就是形势所逼啊,尽管韩墨有些无奈,可也不得不遵循。

王鹤走出几步,先后对着黄石老人,韩墨抱拳。

七步成诗,对诗圣来说,不过手到擒来。

因此,限时一柱香,算是给韩墨唯一的福利了。

黄石老人继续品茶,仿佛并不在意两人的诗词比拼。

不过花兰琼,陈周,朱华倒是兴致盎然。

三人身影一闪,分别来到诗圣坛东南西三角。

随即,大手一挥,身前竟凭空出现华木座椅,还有几碟小吃冷盘。

活生生一副“看戏”姿态。

韩墨心中一动,尝试着右手挥动,不过空空如也,啥也没有。

“哈哈。”正喝着小酒的花兰琼被韩墨逗笑了。

笑得前仰后合,那红衣下的白皙,春光乍泄。

而陈周,朱华,甚至正沉吟思考的王鹤也是摇头失笑,

咳咳。

韩墨久违的感受到了尴尬,不过这时,黄石老人手一挥。

在韩墨身前,出现了一个木桌蒲团,以及桂花糕,绿豆酥等小吃。

韩墨对着黄石老人抱拳致谢,入座后,心里不禁感慨。

这些诗圣虽然只是一缕‘残魂’,可和平常人一样,也有喜怒哀乐。

有文人雅士该有的风采。

并没直接欺压自己。

如果不是开启诸圣传承,需要共享身体。

不然,韩墨早就接受了。

而这时,王鹤脚步一滞,俊美的面容露出几分满意的笑容,轻声缓道:

“《暗香疏影》”

“占春压一,卷峭寒万里,平沙飞雪。”

“数点酥钿,凌晓东风吹裂。”

“独曳横梢瘦影,入广平、裁冰词笔。”

“记五湖、清夜推篷,临水一痕月。

“何逊大庆旧事,五更梦半醒,胡调吹彻。”

“若把南枝,图入凌烟,香满玉楼琼阙。”

“相将初试红盐味,到烟雨、青黄时节。”

“想雁空、北落冬深,澹墨晚天云阔。”

一诗完毕,花兰琼喝了口小酒,绝美面容泛起一丝欣赏,赞叹道:

“起篇占春三句,便直言梅花乃是东风第一枝,独占众花之先,迎春而放。

观赏画中墨梅,便感到犹如身处在寒风刺骨,莽莽飞雪的旷野上。

以目之所及化为皮肤感受,这通感手法,王前辈运用自如,不愧为“空际转身”的大家!”

“花兰姑娘谬赞。”王鹤轻笑抱拳。

“好诗。”

“王兄的诗风又更进一步,实在不凡。”

大魏读书人陈周,乞丐诗圣朱华也是满脸感慨。

而独自饮茶的黄石老人也是微微一笑。

显然,这首《暗香疏影》的水平也足以令这龙国第一诗圣称赞。

韩墨摇头苦笑,这些人并没有他想象中作为一代诗圣的端庄威严。

反而行事很温和,不疾不徐。

不过,这倒是很有高人风范。

韩墨也不禁感慨,王鹤不愧是大庆朝诗圣。

这首《暗香疏影》意蕴悠长,在经典一绝也属于上层。

而且开篇,王鹤诗圣独特的大家风范便是一览无余。

而这,还只是王鹤诗圣随兴之作。

韩墨暗自咋舌,据他所知,大庆朝的诗词氛围无比浓烈,比拟大唐。

因此,王鹤能在大庆封圣,其含金量绝对很恐怖!

不过以“梅”为题,韩墨可以说是“老手”了。

这局,也不是没得玩。

…………

……

PS:按照每章两千多字,大概三章内结束诸圣传承副本。

呵呵,我是不会承认自己短小无力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