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规矩

有一句卧槽,不知道当不当讲!

感受着肩膀上的触感,韩墨差点没被吓死。

本来这片空间就很诡异了。

结果,这里的人更诡异!

来的时候,不打声招呼,去的时候也悄无声息。

真•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呗?

韩墨满腹的槽不知道该从那吐起。

好在韩墨的心理素质比较强大,收敛精神,忍住心里的惊惧,转头看去。

这次,并不是那个俊美的妖艳的白衣男子,而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红装女人。

她五官精致的很不正常,宛若上天精心雕琢,不见缺陷之处。

皮肤白皙,泛着光华。

红唇饱满,诱人“犯罪”。

咳咳。

感受到红装女子的眸子里略过一道寒意,韩墨只好收回视线,尽量不偏不倚。

红装女人的素手离开韩墨的肩头,来到韩墨身旁,红唇轻启:“你看到了什么?”

闻声,韩墨回过头,九峰还是那个九峰,宛若人间仙景。

韩墨有些不知所云,突然,心中一动。

他刚刚所见,不就是眼前这位美若天仙的绝代佳人吗?

韩墨侧头,看着红装女子,后者也不惧,回应韩墨的眼神。

从这对妩媚的凤眸中,韩墨终于明白了“目送秋波”是什么意思。

他心里一叹,嘴上却微微一笑:“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红装女子冷淡的目光微微闪动。

韩墨能感受到她的眼神一瞬间有那么几分柔和,甚至惊喜。

半刻后,红衣女子目光湿润了几分,嘴角微抿,露出又含蓄,又含羞的笑容,柔和道:

“写的真好,只可惜不是同时人。”

随即,素手缓缓伸到韩墨的胸膛,正当韩墨疑惑时,她用力一推。

下一刻,韩墨从黄石峰的云端之上坠落。

感受到身体的失重感,和空气成流急促的划过脸庞,皮肤都被隐隐刺痛。

韩墨又惊又惧。

那红衣女简直就是大“可爱”!

这时,韩墨看见,他正下方有数仞坚硬的岩石体,岩石宛如刀削,十分锋利。

感受着坠落的速度,估计不到三秒,此号就会作废。

韩墨心里略过悲悯,没想到,他会死在女人手里。

暗叹一口气,韩墨满脸凄然,准备接受“死刑”。

结果,四周情景一闪。

“啪!”

下一刻,韩墨便重重的摔倒诗圣坛之中。

这疼痛感很真实,痛的韩墨龇牙咧嘴,看着周遭的一切,发现石化的九院教授天骄已经消失不见。

可韩墨忍不住心里气愤。

他感觉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一般。

此刻,殿堂中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

韩墨愤懑的侧头望去。

在靠近琉璃巨画的一角,有一个素衣老者正盘坐在一具茶几边,轻抚白须,面有笑意。

韩墨愣了愣,侧头看看琉璃巨画上的黄石画像,又看看这个老者。

两人长的如出一辙。

“小友,莫要纠结,我就是黄石。”老者黄石摇头一笑:“可愿陪我喝一杯?”

韩墨踌躇了几许,便来到茶几边入座。

黄石摆弄茶具,一边洗茶,一边说道:“你莫要在意,他们在此处禁闭了不知多少年月,好不容易来了个后生,就忍不住玩性。”

他们?

韩墨脑海中闪过俊美男子和“可爱”红衣女的面容。

随即,询问道:“黄老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就突然进来了。”

黄石将茶倒入两人茶杯,道:“不急,先喝茶。”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茶水,韩墨有些犹豫,毕竟,刚刚被红衣女整蛊的画面历历在目。

就算这位老者是龙国第一诗圣黄石,可在这个诡异空间,小心点始终是没错的。

黄石仿若未闻,抬起茶杯,轻抿一下,慈和的面容露出愉悦的神色,感慨道:“应有千年没喝到一口称心的好茶了。”

看起来很是惬意。

见黄石先喝为敬,韩墨摇头失笑,也没犹豫,举起茶几上的清茶,一口就喝了下去。

见此,黄石摇头,温和一笑:“茶是用来品的,不是饮的,要慢慢品。”

说完,再次洗茶后,给韩墨倒了一杯。

韩墨愣了愣,他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可是龙国几千年上最伟大的诗人。

和大李杜一个级别的神仙人物。

诗圣给自己倒茶,说出去,恐怕没人信。

同时,韩墨有些受宠若惊,端起了茶杯,不过这次并不是鲸吸牛饮,而是细细品尝。

一口清茶入喉,他的身心顿时轻松了下来,清润馥郁的茶香在口腔回味无穷。

韩墨不禁有些感慨,的确是好茶,清香弥口。

古人的生活的确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平淡。

这时,黄石缓缓介绍道:“这里是诸圣观。”

见韩墨面无异色,黄石又说道:“千古以来,由于诗圣词圣在此论道,诗圣坛间接沾染了诸圣气运,便形成了这个玄之又玄的…棺材。”

棺材?

韩墨心里一跳,有些想法,但没下定论。

黄石接着道:“诸圣也不可长寿,他们也早已死去,只是诗圣坛有部分诸圣气运,这里便有了‘我们’。”

韩墨点头,这说明眼前这个老者也并不是真正的黄石诗圣。

或许是某种意识态?

韩墨不解,只能全神贯注的倾听。

这时,黄石老者的语气变得很轻,仿佛带着某种诱惑:

“而诸圣观内,蕴藏着有一个价值不可估摸的宝藏--诸圣传承。它聚集了历史上各朝各代的诗圣词圣一生的见闻见解,价值也并非金银珠宝可比,拥有它,你就会超越前贤。”

韩墨面无异色,黄石接着用‘蛊惑’的语气道:“这是龙国几千年的底蕴所在,你能来到诸圣观,证明你是千古唯一的诗词奇才,再加上诸圣传承,你就能成为新的诗圣!”

韩墨仍然不为所动,黄石似乎有些急了:“诗圣啊,要知道,诗圣在高品超凡之中,也属于顶级序列,而你,就距离至高一步之遥!”

说实话,如果韩墨不是穿越者,他真的心动了。

他不知道晋升高品有多难,可从秦院的韦邦权教授就可以窥见一二了。

韦邦权教授呆在超凡五品整整九年,始终未曾突破六品。

能走到五品境,韦邦权教授的天赋也绝对强悍,可依然找不到突破口。

而这时,只是一个诸圣传承,便能让一个超凡一品直进到高品,成为至高强者。

甚至,还有诸圣的见闻和底蕴,未来更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个诱惑,绝对让无数人心动,恨不得据为己有!

但是重活两世的经验告诉他,天上不会掉馅饼,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韩墨强忍住心动引起的剧烈渴望,问道:“如果接受诸圣传承,我要付出什么?”

黄石老人见韩墨似乎有所动,便笑道:“和我们共用你的身体。”

韩墨神色一沉:“何为共用?”

“成为你的一部分。”

“那不是说,我就是不是真正的我了。”

黄石老人微微摇头:“成为至高,总是得付出代价的,世无两全之法。”

韩墨点头:“如果我拒绝呢?”

“凭个人意愿,我们不会强人所难,你离开,我们自会接着等待下一个有缘人。”

黄石含笑道:“我们是文人,不推崇粗人的行事作风。”

韩墨心里松了口气,他就担心对方不讲道理,直接翻脸不认人。

毕竟,他现在只是超凡一品,菜的一匹。

不过就在这时,黄石老人话锋一转:“但俗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笑容消失,冷冷道:“诸圣观也有规矩,要想离开,你得打败我们其中的任意三人。”

话音刚落,黄石老人的后方,就出现了数十道巍峨的身影。

有书生,有将军,有高官,有达贵,亦有布农,也有乞丐。

俊美男子,红装女子也在其中。

而这些人,就是龙国历史上各朝各代的诗圣,词圣!

诸圣临世!

他们神采奕奕,皆绝代风华,但各有风采。

此刻,黄石诗圣的声音缓缓而来:

“韩小友,你要如何选择呢?”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