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诸圣传承

《别作云》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观看上冬文会直播的几百万观众直接都人麻了!

这就是千古名篇的最显而易见的特征。

对诗词爱好者而言,当沉浸在千古名篇的意蕴里,那种酥麻是连绵不绝的。

层层叠叠下,最终到达一种惊涛拍岸的颤栗感!

而对诗词无感的人,也会产生头皮发麻的短暂电流,莫名的给人一种兴奋!

而诗圣台殿堂之中,九院教授,天骄无疑前一种。

譬如冬越,罗云,罗山,游舫,冰权等教授,还可以抑制这种灵魂深处的颤栗!

但九院天骄大多就不行了,头皮一串串电流划破,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而当韩墨走下诗圣坛,便全场瞩目。

五彩斑斓的彩灯之光落在韩墨的头顶,形成一层光晕。

使得韩墨宛如在世仙人一般。

不对?

九院教授之中,冬越眉头一皱,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好像有什么被牵引出来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就在这时,一缕缕来自远古时代,最原始的气息充斥在整个诗圣台殿堂之中。

九院教授讶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诗圣台异象更加明显了。

琉璃巨画画框上的宝石,翡翠闪耀着色彩斑斓的光芒。

而画中,各代诗人饮酒作诗的小像开始氤氲淡淡白光。

位于诸君之上的黄石画像更是惊人,金光闪闪下,黄石诗圣似乎活了过来。

明明是画像,却给人一种活灵活现感!

九院教授,天骄目瞪口呆,头皮发麻。

此刻,韩墨也感受到了,他身影一滞,整个人立在原地,浓郁的五彩光晕继而将周身包裹。

给众人感觉,韩墨就像在世圣人一般,身影伟岸,竟不输天地!

显然,韩墨已经和诗圣坛产生了某种共鸣。

这是诗圣台的历史底蕴,历代诗圣词圣几乎都是从上泉九峰证道而出。

这里自然有它不可言喻的神奇之处。

“这莫非是?”罗云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冬越点头,沉声道:“诸圣传承。”

罗云,罗山瞳孔一缩。

传说在远古时代,诗圣词圣皆在此证道,久而久之,诗圣坛便沾染了诗圣奇蕴。

甚至于当年,就流传着这么一则预言。

在很遥远的未来,会有一个千古唯一的奇才,将会开启诸圣传承。

而他,将会把诗词一道推向一个从未有过的巅峰!

只是后来,历代诞生的诗圣都未曾获得诸圣传承,连影子都不见。

甚至,龙国第一诗圣黄石,也未曾得到。

后来时间一久,就变成了一个无根浮萍的传说。

而这时,诗圣坛出现这等异象,都很符合古书中记载的诗圣传承。

冬越,罗山,罗云相视一眼,都能看出彼此脸上的凝重。

千古唯一。

这个头衔,弊大于利啊。

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尤其韩墨的成长速度太过迅猛,本就招人眼红。

望着在五彩光晕之中的韩墨,身影依稀可见。

九院教授神色各异,阴沉,凝重,羡慕,甚至还有一分淡淡的杀意。

楚门方位,罗山双眼微眯,细声道:“要封场吗?”

冬越教授沉吟后,摇头:“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封不住,同时,其它院不敢轻举妄动。”

九大名府向来不对付。

此时,韩墨得到了传说中的诸圣传承。

其他名府教授肯定会有异心,但,上冬文会正在全程直播。

碍于这点,他们只能静观其变。

但这只是眼前的好处,韩墨获得诗圣传承被无数人都看在眼里。

日后,定会有波澜的。

后续才是最让楚门教授头疼的。

有这么一个妖孽,楚门肯定欣喜若狂,有荣与焉。

可仍然需要培养和时间的。

不然,楚门并不会把徐画竹的各方位信息保护的很隐蔽。

如果,徐画竹的天赋展露,也会召来各方势力的杀招。

但韩墨目前的处境,比起徐画竹更加难以解决。

他现在就像黑暗中的唯一火光,无数饿狼都会冲来的。

而九院天骄之中,刘商禹眉头微凝,随后散开。

他也未曾想到,韩墨竟然和这里有所共鸣。

而九院天骄更多的则是羡慕嫉妒恨。

诗圣传承,千古奇才!

同样是天才,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不少人更是握紧了拳头,暗自咬牙。

千古名篇可以,历史上也有同龄的妖孽。

千古奇才也行。

可千古唯一,就触及到他们内心深处的逆鳞了。

而上冬文会直播间弹幕开始疯狂了。

“这是?”

“诗圣传承!”

“太神奇了!生平仅见!”

“这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别说生平仅见,这是千古以来,只存在一次的机缘啊!”

“韩墨太恐怖了!”

“诗词一道的千古奇才!”

“不得不说,恐怕也只有韩墨才能开启诗圣传承吧?”

“是的,三首千古名篇啊,就连同龄的黄石诗圣也未曾做到!”

“光这一点,韩墨的诗词天赋的确称得上千古唯一!”

“我们见证了历史!”

“这一劫度过,必成高品啊。”

而此刻,韩墨的意识被无数光晕温暖的包裹,他有些心慌,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突发情况。

随即,便强行冷静了下来。

尝试着挣脱光晕的包裹,可手脚仿佛被禁锢,根本无法动弹。

韩墨心里一沉,既然没有后路,那便前进。

静观其变,坐以待毙,这不是他的风格。

随即,强行投入更多的精气神去迎合这些温暖的光晕。

渐渐的,韩墨觉得自己的身子轻盈无比,就像感受不到重力般。

同时,韩墨感觉到一种灵魂深处的心悸。

渐渐的,他感知到,身体的控制权似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他左盼右顾,发现在诗圣坛之中,九院教授和天骄就像被定住了一般,宛如石化,不动如山。

周围的环境十分空明,每个人的身上散发着淡淡幽光。

黄金椅,琉璃巨画,巨大彩灯,四角的白玉小象都在发光。

就像梦里才有的场景,迷幻,但是有一种真实。

此时,韩墨心里一紧,他感受到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一道视线盯着自己。

“咕噜。”

韩墨忍不住喉咙滚动,强忍着胆战心惊,转头看去。

在巍峨恢宏的诗圣坛之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身形笔直,一身白衣,他静静的望着重峦叠嶂,雄丽蔚然的上泉九峰。

韩墨心里突如其来一道灵光,小心翼翼,缓缓的走到他的身旁。

这才注意到,这人很英俊,俊美的不似世间人。

他,似乎还是个瞎子?

韩墨注意到,他闭着眼睛,有些凹陷,似乎是失明了。

而这让韩墨更加惊悚。

不知为何,即使这人眼帘禁闭,可韩墨似乎能看到他眼中的万千风华。

目光炯炯,其内竟然浮动着万千星河,十分神异。

“你来了。”他声音带着欣喜,好似重逢多年的好友。

“我来了。”

“你不该来。”

韩墨脑海中闪过前世之中这副经典的影视对话场面。

韩墨没敢皮这一下,同时也没回应。

他能感受到,这人并不是在和自己对话。

“你看到了什么?”他又问道。

这是问韩墨的。

韩墨看向诗圣坛外的上泉九峰。

其实上泉九峰各有神异,峰色赤紫交辉,有山体如万马奔驰,有如象神角斗,亦有如凤凰展翅……

但满天雪花与茫茫云海融为一体,犹如巨画从天而降。

云雪雾霭相映,微光寒气交融。

浮扁耀金的山峰上,古建筑的彩灯将一切映照如明。

宛若清光掀开了薄薄云幕,撩起了云帐,披着五彩霓裳。

像一个飘荡着的宫灯,冉冉升起在天际。

韩墨不禁感慨道:“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他似乎有些讶异,沉吟后,便欣慰点头道:“善。”

半刻后,韩墨从上泉九峰的壮丽的山景中回过神来。

正满脸感慨时,发现身边的他不见了。

下一刻,有一只手搭在了韩墨的肩膀上。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