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晚上十点。

上泉九峰,黄石峰,诗圣台殿堂已经点缀起了五彩斑斓的彩灯。

使得本就巍峨恢宏的诗圣坛更具有仙风气。

从诗圣坛上远眺上泉九峰。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造古屋巧妙和谐的共处,令人无限感慨。

九院教授和天骄们在各自座位坐下,这次,九院天骄的神色无形间端重了不少。

因为,上冬文会直播间还未开始,就已经有百万人等候开播。

如果正式开播,实时观看人数无疑会翻几倍,因此,形象管理也要好好掌控。

不然做出什么不雅得举动,未免贻笑大方。

就比如韩墨。

之前的“神级演技”也是被网友上传到亚网上,登上了热搜。

当然,由于韩墨的才华太“不似人”。

大多评论都认为这样显得可爱,有了一份烟火气。

路人缘,杠杠的!

而这时,诗圣台殿堂灯光再度一暗,随即恢复如初。

而上冬文会第三阶段的直播间开启:

“等的我好急!”

“终于开门了!”

“我为韩墨而来!”

“韩墨,你是我的神!”

“对了,问一下,哪个是韩墨?”

“哪个是小诗圣?”

这时,机位很从众的把摄像头对准韩墨。

“好帅啊!”

“妈妈问我为什么在舔屏幕!”

“此颜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许闻!”

“风流倜傥,貌若星河,不愧是小诗圣!”

“我怎么感觉,你们不是来看比赛的?”

“废话,正经人谁看比赛啊!”

而这时,林璇芝优雅的声音传来:

“今日,上冬文会诗承第一诗圣之蕴,不愧前人万代所责。”

“这场上冬文会也堪称神仙打架,为今年划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也涌现出未来一大批诗词领域的中流砥柱!”

“在第一阶段,我们致敬第一诗圣黄石前辈,涌现出不少佳作!”

“吟诗赋文,挂笔倚墨,凡人也不朽。”

“京海棠写出了诗圣的无双才华,万古不朽。”

“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不过君。”

“刘商禹借古悲古,表达了诗人们乃至于诗圣的不公待遇!”

“诗圣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韩墨一句便为诗圣成就作下千古定论!”

“上冬文会第二阶段,我们写了冬天的雪梅并存,这局可以说是教科书式般,精彩绝伦的双骄之争!”

“当代同龄第一清明词,刘商禹先声夺人,创作出经典一绝《踏雪寻梅》。”

“雪花全似梅花萼,雪花不似梅花薄。把雪梅的特质描绘的极其灵动生俏!”

“随后,韩墨更是偶得千古名篇《雪梅》二首。”

“雪却输梅一段香。与梅并作十分春。表达韩墨诗人宽广之胸襟,和看待事物极其细致入微的格物致知。”

“刘商禹,韩墨的彼此较量打造了一场古今罕见,熠熠生辉的上冬文会!”

“既生禹,何生墨,可若没有两人,上冬文会也注定失色不少。”

“而现在,我们将迎来上冬文会的第三阶段,此轮我们题目很简单,你在诗圣坛极目远眺,目视所及,便是题目!”

林璇芝缓步下台,由于题目事先所知,因此,九院天骄都有了腹稿作品。

甚至,不用腹稿,将之前的得意之作拿出来也行。

毕竟,最后一轮,不用分胜负,发挥自己本该有的水平即可。

于是,九院天骄跃跃欲试。

可还是按照顺序而来,很快,刘商禹走上诗圣坛。

直播间:

“这就是刘商禹!雏龙榜第十的新科南部顶级序列妖孽!”

“我怎么感觉,刘商禹有种亦正亦邪的反派既视感?”

“可能是发型的原因吧?”

“哇,刘商禹的发量真好!”

“是的,又黑又亮又飘。”

咳咳,对于弹幕的注重点是刘商禹的发量,更多人是满脸问号的。

而这时,刘商禹轻口颂出今晚的最后一首诗。

《南乡子•梅花》。

临冬寂无声,寒恋重衾近五更。

烛断香浅吟未稳,凄清。

只有霜华伴吾明。

想是夜寒凝,恼得梅花睡不成。

我念梅花花念我,关情。

起看清冰满玉瓶。

“卧槽,不愧是雏龙榜妖孽!”

“随口一吐便是上乘之作,这刘商禹日后定成诗宗!”

“好美的冬夜雪梅图!”

“这是致敬韩墨吗?”

“我也感觉到了,文会第二阶段,刘商禹用雪梅风流比做刘韩之争。而这里,写了我念梅花花念我?”

“我怎么觉得还有别的味道?”

“有点gaygay的意境了。”

“既生禹,何生墨!”

“诗人表达致敬情感的方式都这么别致嘛?”

“哈哈,你们要笑死我!”

而冬越,罗山,罗云等九院教授神色莫名。

这诗虽然“情意绵绵”,可还是能感悟到致敬的意思的。

还能理解,毕竟,千古名篇是所有诗词爱好者的毕生追求。

即使刘商禹太过孤傲,可面对千古名篇,也不得不心服口服。

而楚门朱颜清秀的脸一脸兴奋。

不知为何,她觉得韩墨,刘商禹有点好磕的。

两人都是诗词天骄,傲骨不必多说。

从开始的彼此针对,中间刘商禹的认可,到现在刘商禹的心悦诚服。

啊这,有些羞耻哎。

这是我能磕的吗?

朱颜激动的心情荡漾,明显浮想联翩,上头了。

而韩墨神色古怪,刘商禹的行事作风太过古怪了。

而随后九院天骄相继登台,都是不俗的作品。

而朱颜也发挥出了正常水平,一首《涴溪沙》。

幕帘凄冷夜未央,梅花小院月似霜。

步虚声里降天象。

雪染九峰云渺渺,红尘醉世人茫茫。

不知谁有返魂香。

可以看出,没有了题目限制,九院天骄都发挥出了自己应该有的水平。

赢的满堂喝彩!

而来自东部的天骄京海棠带来了一首《清宫调》。

东风又向南,为人洗尽,九庚烦秋。

一盏新茶宜客梦,落入雪花深处。

冰雪襟怀,琉璃世界,夜气如清渡。

刬然长啸,起来雪满庭户。

韩客才最高,我成嫁衣,遗恨千古。

作赋吟诗空自好,不直一杯佳露。

淡月阑干,微云游河,耿耿天催曙。

此情谁悟,梧桐不堵雨疏。

不得不说,此词完全是京海棠自身的当下写照。

一路向南,来到了南部,本想历练三年,创造一番事业,重回家族,迎来巅峰。

可不幸的接二连三的遭遇韩墨,这第一炮变成了哑炮。

又被韩墨创出千古名篇,一身傲气和自信碎成渣。

可“韩客才最高”,也对韩墨的才华佩服的五体投地。

千古名篇即使是在人才济济的东部,也是很罕见的艺术品了。

而九院参加上冬文会的二十七名天骄,有一半的诗词其中都若有若无的致敬了韩墨。

这让韩墨毛骨悚然,我还好好的,你们都致敬我干嘛?!

当然,这只是韩墨的自我调节方法。

另外,这些天骄诗词里说着致敬,可一个个都跟卯着劲似的,最后一轮拿出的诗词都至少名诗上!

韩墨很无语,说好的致敬呢?

这是什么意思?

九院教授见此,不由得心中感慨,有一个力压众人的妖孽也并不是全是坏事。

至少,能压迫他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而这对上冬文会直播间内,数百万诗词爱好者无疑是最大的福音了。

“卧槽,这上冬文会都这么内卷的吗?”

“个个的作品都至少名诗至上!”

“神仙打架!”

“只能说韩墨太恐怖,而天骄都是傲气的主,自然不想被别人压一头!”

“你不逼我一把,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我爷爷今年六十岁了,他每日都会早起诵读各代名篇佳作,我一直不明白诗词到底有何魅力。

可看到这幕,我情不自禁的泪落,这或许就是文人骚客的追求,在诗词上争锋,会友。”

“韩墨给南部平静多年的诗词领域注入了新鲜的活水!”

“诗词一道永远都不会落寞!”

九院教授也不由鼻子微微泛酸。

这都多少年了,他们很少能看见这么高水平,且只靠诗词争雄的比赛了。

南部的诗词领域实在平静的太久了。

而这时,万众瞩目且感慨下,终于迎来了韩墨登台。

九院教授,天骄正襟危坐。

甚至刘商禹,京海棠都端正了身子。

毕竟,在未来很有可能成就诗圣之位的妖孽。

甚至前不久还创作出了两首千古名篇。

光这一点,就值得尊敬了。

看着走在诗圣坛台阶上的韩墨,林璇芝目泛异彩。

这个年轻人,每次出手,总是会让她惊喜连连。

而上冬文会直播间数百万人也很期待。

毕竟,韩墨的诗词在上冬文会各阶段,一次比一次更精彩。

说不期待,那是不可能的!

而韩墨走在诗圣坛的台阶之上,不由得想到了前世。

前世他作为一个网站的小up主,为了碎银几两,忙忙碌碌。

周围能说说话的人也各奔东西。

身体熬出了不少毛病。

日子很长,可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而重活一世,来到这个异世界。

虽然只是两个多月,可韩墨体味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活。

刺激。

精彩。

还有一个从未离去的发小。

也该是对过去说一声再见了。

韩墨来到诗圣坛上,看着琉璃巨画上的黄石诗圣,又转头远眺上泉九峰,白雾皑皑,宛若仙景。

或许这就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吧。

韩墨嘴角一挑,轻声缓道:

“《别昨云》”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闻声,众人的脑海自然而然的浮现出落日黄云,山川苍茫,唯冬日有此景象。

此情此景,日暮黄昏,且又大雪纷飞,于寒风狂吹中,唯见遥空断雁,出没寒云。

不由使人难禁日暮天寒、游子何归之感。

这上阙便让众人鼻酸。

而这时,韩墨又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声调,高声语: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此去你不要担心遇不到知己。

如今这天下,还有哪个不认识你韩墨呢!

这一联,便将上阙缠绵幽怨的老调,急转直上!

天下谁人不识君!

这是何等雄壮迈阔的自信啊!

九院教授,天骄,林璇芝以及直播间数百万人无限感慨。

此诗蕴含一种朝气蓬勃的鼓励,很是振奋人心!

而这时,有人突然一愣。

随即,更多的人回过神来。

九院教授天骄,刘商禹,京海棠,林璇芝等人呆若木鸡。

这诗竟然是,千古名篇!

众人骇然,大惊失色。

第三首千古名篇!!

“卧槽!”

“这莫不是黄石诗圣再世吗?”

“千古名篇啊!又是千古名篇!”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现在跟打了鸡血一样!”

“同为千古名篇,这首《别作云》比起《雪梅》二首的格局还要高远!”

“韩墨才华横溢!黄石再世!”

“写的真好啊!我既激动,又泪目!”

“是的,有一种心酸,可也有鼓励!”

而九院教授天骄彻底服了。

刘商禹看着韩墨,双目中有一种炙热的光芒。

就像,一个粉丝终于见到了他追崇多年的明星一般!

而林璇芝更是顾翘生辉,溢彩彩连连。

同时,玉手不由握紧。

或许,就是他了。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