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认输

当众人看见韩墨走向诗圣坛的身影,不由得产生一种恍惚感。

仿佛看到了不止是韩墨一人。

在他的身后似乎还有许许多多的影子。

而刘商禹狂傲不再,满脸凝重的看着韩墨。

在他眼里,韩墨不是形影单只,他的身后好似还有千军万马。

是的,刘商禹不知为何,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

在韩墨的头顶,一道道金云绽放,而在金云之上,一道道伟岸的人影浮现。

那里,有人似在田园,畅怀饮酒!

有人似在战场,解兵高歌!

有人于深閨,对镜梳妆!

有人正登台,望断古今!

亦有人旷达豪迈,也有人苍凉悲壮。

……

而在众影之上,有着两道各具风采的影子横压众人。

右侧那人登高望岳,悲悯山河。

而左侧那人醉酒舞剑,仰天长笑。

然而,即使只是其中的一道残影,刘商禹便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下一刻,压迫感消失,仿佛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如梦似幻。

可刘商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那一道道原始古老的人影似在摇头,随后,缓缓飘散。

最终,只余一个淡淡的影子。

他的左侧飘洒漫天雪,右侧横生梅花雨。

而这道影子降落在韩墨头顶,身影不伟岸,但坚定不拔,不输天地。

他好似对着刘商禹的方向执礼,又似在轻语呢喃:

“宋代小诗人卢梅坡,请赐教!”

刘商禹震惊起身,目瞪口呆!

而诗圣坛之上,韩墨微微一笑,整个人气质脱胎换骨。

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自己,而是这个小小的影子。

随即,轻声道:

“文章本天赐,妙手偶得之,今日得之所幸,妙取《雪梅》二首,诸君共勉之。”

两首诗?

众人头皮发麻,他们隐隐觉得,今天似乎要见证了什么。

九院教授面目凝重,天骄不敢多言。

冬越教授眉头一皱,这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沉思几瞬,目露骇然。

上次在九院交流会似乎也如这般!

韩墨在当时拿出了一首传世级别的钢琴奏鸣曲。

难道这次?

冬越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

此刻,韩墨的声音如梦如幻的轻轻而来:

“《雪梅》二首。”

“其一。”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千古名篇!

众人头皮发麻,无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大冬天的,要不要这么惊悚啊?!

刘商禹满脸的不可思议。

整个人失魂落魄,摇摇欲坠。

千古名篇!

他竟然创作出了千古名篇!

这怎么可能?

而韩墨的声音继续铿锵有力的传来:

“《雪梅》二首。”

“其二!”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这竟然是第二首,千古名篇!

诗圣台殿堂之中,九院教授,天骄纷纷起立,宛如石化!

他们看着韩墨的目光,就像看着诗鬼一般!

上冬文会的直播间,弹幕都停止翻滚了!

百万人呆若木鸡,定定看着在诗圣坛之上渺小的年青身影。

两首千古名篇,这是上天在和所有人开玩笑吗?

在当代诗圣上阳子在早年创作出千古名篇《兴端鹤》以来。

龙国南部已经接近四十年,未曾有千古名篇诞生了!

可在眼前,诗圣台殿堂之中,竟然同时出现了两首千古名篇,还是同一个人创作。

惊喜的让人惊悚!

而韩墨没有在乎别人的神色,在念咏完《雪梅二首》后。

在他的视角,他的还未打开的那道非凡之门,即小花光门之上。

有一道纹路鬼斧神工般,在小花光门上纂刻。

渐渐的,形成了一朵耀眼夺目的雪花,以及一朵鲜红欲滴的梅花。

自此,小花光门上,有了三朵形态各异的花朵。

七里香,雪花,梅花,

韩墨若有所思,如果踏入二品,或许会有别的收获?

但眼下场合,并不合适突破,以知突破二品会有什么好处。

收敛精神,韩墨不顾旁人,对着遥远的东方,虚空一拜。

随即,缓缓走下诗圣台。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九院教授不由自主的起身,神色拘谨,带着恭敬。

仿佛迎接的不是一个妖孽天才,而是一个未来的诗圣!

罗云不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罗山的严肃也消失。

两人尤爱诗词,在诗词一道有不凡造诣,名诗最多,精品居少,上乘之作少之又少,只有两首。

两人都未创作出“经典一绝”的诗词,对于诗词的终极巅峰“千古名篇”,更是此生无望。

此刻,兄弟二人有幸当场见证两首千古名篇的诞生,有荣与焉,毕生无憾!

甚至差点老泪纵横!

冬越教授更是神色复杂。

他现在觉得,或许楚门崛起的关键并不在徐画竹,而是这个青年的身上。

徐画竹拥有“先天体质”,无缺音境和绝对音感,综合天赋是他生平仅见。

而韩墨并没有任何艺术上的“先天体质”,却能创作出传世经典,千古名篇。

这等天赋放在南部,也属超顶级。

而在当世最强的东部,甚至属于超一线了。

这小子莫非是奇迹代言人不成?

冬越摇头失笑,不管如何,此局已破,甚至楚门的名声也会更上一层楼。

而不止是京海棠,余捷,方年,夏明,朱颜等九院天骄。

甚至观看直播的无数天骄的自信都被韩墨击垮了。

江联海音乐所位置,刘商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黄金椅上。

嘴里念念有词,反复念叨着:“这不可能不可能。”

在他眼里,天时地利人和皆在他手。

这本该是无解的局啊!

可韩墨竟然一力破万法!

可最让刘商禹恐惧的是,韩墨竟然创作出了千古名篇!

那可是所有诗词宗师都梦寐以求的毕生追求啊!

但是,韩墨还拿出了两首!!

这让刘商禹当代同龄第一清明词的自信彻底粉碎。

这时,刘商禹一愣,突然想到了什么。

雪却输梅一段香。

这是对他“雪花不似梅花薄”的回应吗?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这其内蕴含的格局,和宽广的胸襟。

刘商禹苦笑,还真是……恐怖的对手啊。

随即,站起身来,对着韩墨的方位鞠了一躬。

他认输。

韩墨注意到了刘商禹的举止,抱拳点头,微微一笑。

“这个对手,同样可敬。”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