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压力

《踏雪寻梅》

两种风流,一家制作。

雪花全似梅花萼。

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的香零落。

虽是一般,惟高一着。

雪花不似梅花薄。

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随意穿帘幕!

上冬文会亚网直播间:

“嘶嘶嘶!我穿着大棉袄,可这大冬天的,怎么凉飕飕的!”

“你不是一个人,我也是!”

“雪梅之风,刘韩之争,刘商禹大才啊!”

“震撼!这首词的水平达到了经典的级别!”

“我怎么觉得还有其它的味道?”

“我也是,说不上来,总觉得骨子深处好冷!”

“这第二阶段,刘商禹稳拿第一了。”

“京海棠,韩墨还有其它天才都没出手呢!”

“结局已定,就像第一阶段的韩墨的《调张籍》一般,刘商禹这首词直接杀死比赛好吧?”

“除非韩墨能拿出超过经典的诗词!”

“你是说?嘶嘶嘶!”

“没错,经典之上,千古名篇!”

“可是,在历史上,能在二十之龄创作出千古名篇的妖孽,屈指可数!”

“历史上诗词能能达到经典水平,便能垂名青史,而千古名篇却是所有诗词宗师的毕生追求!”

“韩墨已经很强了,可他遇上了更加变态的刘商禹!”

“即使韩墨再创作出经典,可有刘商禹珠玉在前,估计也很难缨之锋芒!”

是的,在第三星龙国,诗词级别为小诗,名诗,精品,上乘,经典一绝以及可遇不可求的千古名篇。

上冬文会邀请赛,第一阶段韩墨,第二阶段刘商禹相继创作出经典一绝。

在任何赛事上,经典一绝都是可以杀死比赛的诗词艺术品。

而韩墨想打败刘商禹,赢下第二阶段,唯有拿出立于诗词巅峰的千古名篇。

这在某种程度上,几乎不可能。

当代诗圣上阳子的诗词之作上乘最多,经典一绝大约十几首。

可千古名篇迄今为止,也只偶得一篇!

而黄石诗圣为何是龙国第一诗圣?

就是光千古名篇级别的诗词,就多达三十首!

这才华,简直就是上苍之子!

而当代诗圣上阳子,也是历史各诗圣之中的中上水平了。

因为部分诗圣大多都是经典一绝的荣誉堆积起来。

能作出千古名篇,在诗圣之中,已经是上流层次了!

同时,九院教授都认为这第二阶段悬念已定。

刘商禹第一个上台,顶着首位的压力,还创作出了经典一绝的诗词!

而其他天骄可以借其登台时间继续打磨作品。

即使,韩墨后面再放出经典一绝的大招。

九院教授也会考虑出场顺序的原因,投票给刘商禹!

而这,就是天时了!

九院天骄也是神色黯然,坐姿颓废。

因为第一阶段的致敬诗,多多少少超过了他们以往的创作舒适区。

第一轮发挥平平,不尽如人意。

这第二阶段的题目为“雪梅并存”。

相比于致敬,这个题目无疑更好掌控。

选择的方向也数不枚举。

他们对第二阶段的题目都是很满意的。

而由于首局失利,韩墨,刘商禹的顶级发挥,先拔头筹。

于是,他们这轮的作品都细心打磨。

九院天骄之中,在这一轮大多创作出了名诗范畴的诗词,准备大放异彩!

而夏明,朱颜,余捷,方年,龙诸等知名天骄,更是拿出了精品之作,力争前三!

甚至来自东部的天骄京海棠,他本身极其擅长写雪梅。

在东部天骄之中,他的雪梅词是可以力争上游的!

京海棠对这轮自信满满,毕竟,第二阶段的题目几乎是为他量身打造。

他更是创作出了上乘水平,乃至于接近经典一绝的雪梅诗作。

本以为可以独占鳌头。

可刘商禹的一首《踏雪寻梅》宛如泰山压顶,直接压他喘不过气来。

甚至九院天骄都被刘商禹打出阴影了!

毕竟换个说法,他们一群玩家还没“出泉水”呢。

就被刘商禹直接一波大招,平推高地。

这怎么玩?

这一轮,几乎无解!

而经典一绝之上的千古名篇,在梦里想想就好。

于是,有天才产生了这轮退出的想法。

而有一就有二,九院天骄纷纷和各自代表教授耳语。

教授们闻言,神色复杂且无奈。

没办法,刘商禹直接杀死比赛,这第二轮,没得玩了。

只能退出这轮。

在最后的第三轮寻找新的机会了。

而刘商禹下巍峨的诗圣坛后,诗圣台殿堂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而林璇芝收到消息后,便端持着职业化的笑容走上诗圣台。

“雪花全似梅花萼,雪花不似梅花薄。写尽雪梅风流,刘商禹先生的诗词天赋不愧是南部超一线,实至名归。

因收到多院教授的通知,不少学生将退出这轮比赛。

而现在还未提出申请的只有楚门代表队。

现在我代表诸院确认一下,楚门代表队是否仍需要参加第二阶段上冬文会邀请赛。

如果放弃,刘商禹将独占鳌头,获得第二阶段胜利。

如果继续比赛,需要即时派出选手,参加第二阶段比赛。”

轰!

随着林璇芝红唇的轻启,上冬文会直播间再度疯狂:

“卧槽!直接打退赛了?”

“一人文采压尽九院!”

“刘商禹太恐怖了!”

“此战过后,或许刘商禹就能踏入南部顶级妖孽的序列了吧?”

“绝对的!”

“南部雏龙榜,定有刘商禹一席!”

“此战过后,南部又将多一位顶级妖孽!”

“雪花不似梅花薄。我终于知道这句的含义了!”

“是的,这就是经典一绝啊!”

而诗圣台殿堂之中,所有的机位都对准了楚门代表队的方位。

冬越,罗云,罗山三位教授的脸色凝重。

楚门身为上冬文会邀请赛的主办方,若是退出第二阶段,恐怕摇摇欲坠的名声也会动荡。

可不退,最后也是输的结局,也会落得个无知者无畏的名声。

毕竟,对其他艺术院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可楚门,进退两难。

冬越,罗山,罗云三位教授很头疼,只能看向身后的三位学生。

夏明,朱颜摇头,满脸无奈和羞赫。

他们的作品远远不敌啊!

冬越,罗云,罗山暗自摇头,只能看向不露声色的韩墨。

而九院教授,天骄们的视线,以及所有的机位都对准了韩墨眼帘低垂的面容。

对面,刘商禹嘴角一裂。

“我知道你不会退的,韩墨,我们是同一种人。

除非你能创作出千古名篇,呵呵,但这不可能。

这第二阶段,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手,此局近乎无解。

但是,我很好奇,你会用什么方式尝试破局。”

上冬文会直播间,弹幕也平缓了不少,接近百万的人都盯着屏幕上的韩墨。

不知为何,他们屏住呼吸,紧张的掌心都出汗了。

但是,也很期待这个天骄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如潮水般的压力将韩墨包裹,这让他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可韩墨也兴奋起来了。

如果没有他,刘商禹绝对会一战成名。

这个名还是青史留名!

只可惜,

他是大挂逼。

这时,韩墨睁开双眼,嘴角勾起一丝和刘商禹同样狂傲的笑容。

在我背后支撑我的,一直都不是天赋,而是一个文明古国啊。

有了它,就注定我一往无前!

随即,缓缓说道:

“冬越教授,让我去试试吧。”

轰!

众人目露惊骇,纷纷失色。

韩墨应战!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