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刘商禹的真正实力

“第一阶段完美结束,九院教授以公平公正的评判态度,选出了当前阶段的排名:

第一,韩墨,《调张籍》。

第二,刘商禹,《诗圣墓》。

第三,京海棠,《致诗圣》。

……

这是第一阶段完成后,目前的上冬文会邀请赛排名。

让我们祝贺他们!”

林璇芝嘴角带起一分亲和的笑容,轻轻鼓掌。

同时,诗圣台殿堂之中,九院教授,天骄也纷纷鼓掌。

“自古以来的冬季,梅花和雪花并存,一种是自然现象,一种是寻常之梅,但是两者之间的相遇,也使得寒冷的天气更具有诗意。

有梅还有雪,这样的天气本身就很浪漫,可是对于诗人来说,那么就犯了难,不知道应该去赞美梅花?还是去感叹雪花?

今日,上冬文会第二阶段,我们不单独写雪,不单独写梅,我们来写雪梅并存,同样的诗词题材不限。

我个人也喜欢梅花,它的坚韧不拔,临寒屹立,是一种很美好的品质。

如果,这一环节有我喜欢的作品,我可以考虑和他共度晚餐噢。”

林璇芝浅浅一笑,妩媚动人,说完后,便缓步下台。

上冬文会直播间弹幕满屏的问号:

“这么刺激?”

“狗女人,你看上了我的韩墨就直说!”

“刚刚看了下,咳咳,请记住,你是个男粉!”

“这晚餐它正经吗?”

“林璇芝也是艳压一方的美人,当年追求者无数,可能得到她赏识的寥寥无几啊。”

“果然是个妖精!”

“我感觉这一轮,九院天骄都要往死里整了!”

“你们看,有不少天骄都眼红了!!”

是的,在听到这个狐媚的女人说出这个“额外奖励”时。

九院的一些天骄都脸红,且眼红了!

对此,冬越很无奈,罗云微微一笑,罗山轻哼一声。

九院教授神色各异。

朱颜清秀的脸蛋阴沉一下,心里轻啐道:“贱货!”

这时,朱颜听到身后隐隐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忍不住转头轻喝道:“夏明,请你注意场合!”

夏明很无辜的眨眨眼,他啥也没干啊。

朱颜气上心头,直接低声骂道:“你看看韩墨,刘商禹,京海棠,一个个正人君子,完全不受诱惑,你再看看你,妄为楚门学生!”

夏明懵逼了。

因为座椅的原因,导致他们两个男生坐在朱颜的后面。

咳咳。

韩墨有些尴尬,刚刚听到林璇芝的“额外奖励”,韩墨心里一荡,没忍住。

还好,差点就社死了。

这种情况,死道友不死贫道。

打死韩墨,他都不会开口解释的。

说来也有些奇怪,他和夏明都坐在朱颜身后。

为啥,朱颜直接就针对夏明呢?

韩墨余光扫了一下夏明,然后,恍然大悟。

噢~

我比他帅。

想通了的韩墨随即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神色,不动如山。

这时,在第一阶段大出风头的韩墨全然不知他的一系列举动,被亚网直播间全程直播:

“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楚门搁这整节目效果呢是吧?”

“韩兄的演技实在让人钦佩!”

“今天的影帝奖没韩墨,我不服!!”

“果然,诗人都风流!”

“好家伙,真就长的帅,就有特权呗?”

“夏明好惨!”

“如果是我在场,听到林璇芝这样说,恐怕会直接失去面部表情管理!”

“加一!”

“加一!”

“加12581!”

“毕竟,是名声在外的大美人,身段妖娆,更是如何知道怎么撩动男人的心弦!”

“刘商禹上台了!”

“这次上台足足过了半小时,正好一柱香,三十分钟!”

“看来这第二阶段大家都谨慎了不少!”

“毕竟赛程过半,即使韩墨,刘商禹,京海棠先夺前三,可其他天骄也不想沦为陪衬的!”

“第一阶段十分钟,刘商禹就拿出了一首上乘之作,这次思考这么久……我好期待!”

“你不是一个人!”

九院教授,九院天骄都看着在诗圣坛上的刘商禹,都很好奇他在第二阶段能拿出什么水平的诗词!

而刘商禹并未看向琉璃巨画上的第一诗圣黄石画像,而是直接看着楚门代表队的方向。

更准确的是,看向韩墨。

轰!

无数人头皮发麻,这是无视其他天骄,向韩墨宣战吗?

冬越,罗云,罗山甚至九院教授都眉头一皱。

京海棠面有不悦,其他天骄目光略过冷意,这刘商禹真是太狂妄了!

而韩墨面无表情,并不畏惧的盯着诗圣坛上的刘商禹。

刘商禹缓缓挑起兴奋的笑容。

这首《踏雪寻梅》词,他很满意。

韩墨,你这次,拿什么接?!

随即,缓缓轻吟道:

“两种风流,一家制作。”

这话是说:梅花,雪花的风采,都是冬天所创造的杰作。

无数人面露惊骇,虽然只是简单的一联,就让他们产生了一种面对诗词大家的压迫感!

开头一句便有了名句的风采!

这才是刘商禹的真正实力吧!

韩墨神色凝重。

而直播间弹幕全是:“我人麻了!”

被炸麻了!

而刘商禹继续颂道:

“雪花全似梅花萼,

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的香零落!”

这首的上阙就像一堆导弹一样,从天而降,如数轰炸在众人的神经!

而词一开篇,便指点江山,直抒胸臆。

真不愧是刘商禹啊!

韩墨满脸感慨,而刘商禹似徘徊不定,走了几步,这才凝声道:

“虽是一般,惟高一着。”

“雪花不似梅花薄,

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随意穿帘幕!”

全场如同第一阶段韩墨拿出《调张籍》一般,鸦雀无声。

因为,这首词同样达到了“经典”的范畴

这是一首咏物之词,运用了托物言志的手法。

与众不同的是,他不是只咏雪或只咏梅,而是花开两朵、两朵俱美。

上阙是同一层次上的比较。

下阙是各自舞台上的辉煌。

既各有高低,又各有所长。

而两种风流,都会被天风吹拂,流芳天下。

整体形象十分饱满,韵味流长。

但这只是最表层!

九院教授,天骄都意会到了第二层。

以雪梅风流,对应此时上冬文会,刘商禹,韩墨之争!

仿佛在说:在场的人,我刘商禹只认可韩墨一人。

各具风流,但同样会流传天下!

只能说,刘商禹真是太狂了!

各位天骄的神色都不好看,尤其是京海棠,面色铁青!

但韩墨却不仅仅这么认为。

在他心里,刘商禹很孤傲,绝对恃才傲物。

但某方面上,刘商禹和韩墨是一种人。

追求更强,刺激!

而且,刘商禹给自己下了挑战书。

这首词,不可能会这么简单的。

而韩墨,感知到了最后的第三层。

刘商禹在上联,梅与雪的映衬中。

明知雪花有弱点,但却把它的弱点,放在险恶的处境中。

想象为是“狂风”夺去了雪花能与梅花媲美的资格。

这是极其高明的想象力!

正是这样的想象力,既说明了“全似”中的真实距离。

也说明刘商禹在第一阶段败给韩墨,他是不甘的。

因为他是当代同龄第一,而韩墨初出茅庐。

上冬文会第一阶段,刘商禹小瞧了韩墨。

因此,在第一阶段的致敬诗上,并未经过细心打磨。

但那时,刘商禹很自信,觉得即使是一首有瑕疵的致敬诗,也可以夺魁。

可韩墨却半路杀出。

这是替雪花,甚至于他刘商禹找托词。

但是不可否认,刘商禹也承认了韩墨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上联中,雪梅的风流看似一样,但梅花其实更高一着。

可以看出,刘商禹虽然恃才傲物,但敢作敢当。

可这首词有上下两阙,刘商禹却把这阙放在了上部分。

也只是说,在上冬文会的第一阶段,他输了,他认了。

承认韩墨的致敬诗比他强!

而重要的是,就是下阙开头。

“虽是一般,惟高一着。”

这就是刘商禹在第二阶段的挑战书了!

直说雪,梅的异中之同。

这代表二者终有高下、毕竟不同的现实状态。

所以,下阙的“雪花不似梅花薄”,写了雪花的“不似”。

这代表“梅花”也就是韩墨的诗词,注定会在这轮略逊一筹。

刘商禹对这首词很自信!

最后一句中,梅花散彩向空山。

表明梅花最终把自己的生命、把生命的色彩,装点能使草木凋零、万花俱寂的雪山。

在第二阶段,梅花的风流也会沦为雪花的陪衬。

这里可谓杀气腾腾!

“呼!”

韩墨调整了一下呼吸。

他感受到了这首词中,针对于他的强烈杀意。

同时,这是一首意蕴悠长的经典之作。

除去刘商禹第三层的挑战意境。

光看前两层,刘商禹将梅雪并举,映衬之妙、拟人之巧、想象之高。

刘商禹绝对有成为诗词宗师的潜力。

这个对手,还真是恐怖的让人惊悚啊!

本想借刘商禹之手,逼出更强大的自己。

可韩墨觉得,他似乎也逼出了一个更恐怖的刘商禹。

………

……

PS:这章写的真头疼,但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也不能只让主角强大不是。

可能会有些错字,等我休息会,先发后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