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这是兴奋的味道

《调张籍》

诗圣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

夜梦多见之,昼思反微茫。

这首气势雄浑的诗,是韩愈评论诗仙李白,诗圣杜甫的。

开头一句原为“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而韩墨为了满足题文,将李杜改成了“诗圣”,而且并不破坏平仄,意境。

当然,《调张籍》还有一大段,韩墨并没有拿出。

后面十二联都是夸赞大李杜的诗词成就,可言多必失,韩墨选择拿出前面的五联。

前五联是韩愈视角,和后十二联夸赞大李杜分开,也并不会破坏整体韵味!

而韩愈在中唐诗坛上,开创了一个重要的流派。

虽然只拿出了五联,诗圣台殿堂已然鸦雀无声!!

亚网上冬文会直播间: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

“气势磅礴!”

“诗圣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这句简直振奋人心!”

“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这句霸气好吧!!!”

“这就是‘音乐妖孽’韩墨吗?”

“音乐,诗词天赋都恐怖如斯!”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真正妖孽的崛起!”

“希望别是昙花一现啊!”

而诗圣台殿堂,在场的人才缓缓脱离这首诗的无上意蕴!

冬越教授神色又惊喜,又复杂的,叹息道:“此诗为当代古诗词之一大变。其力大,其思雄。”

罗云含笑点头:“雄健的笔力,凌厉的气势,驱使万象进入诗中,几乎是一种宏阔奇伟的艺术境界。冬越,你说的没错,韩墨的确能给人更多的惊喜!”

“哼!自新历以来,诗词领域到处都是软熟浅露的诗风!”

罗山面无表情,语气严肃:“韩墨,刘商禹这种有大无畏诗之风骨的后生,南部应当多多涌现,以好纠正当前诗坛!”

三位楚门教授后面,夏明,朱颜如坐针毡!

罗山是夏明的老师,他很擅长山水流派的诗词风格,也受到诸多追捧。

但是,罗山教授评论他的山水诗:“看山是山,太过浅露!”

而朱颜钟爱婉约诗风,而父亲朱之璋虽说没对她有什么评价。

可朱颜能感受到父亲对这种情柔圆熟的诗词,是态度冷淡的。

这也不怪南部的年青一代,就像地球上的华夏,真正有韵味风骨的诗词之作鲜有人追捧。

而对男女之间你幽我怨的小情诗十分热爱。

于是,情诗大行其道,许多短视频文案上就可见端倪。

而南部诗坛也遭遇了这般窘境!

不过情况好些,颇受年轻一代追捧的有两大派系。

山水派,婉约派。

可两大派系能写的,古人都已经写过,久而久之,导致诗坛停滞臃肿,就很少诞生好的诗词。

山水派处于“看山是山”的浅薄。

婉约派陷在男女幽怨的泥潭。

因此,京海棠的《致诗圣》因为“美玉须锋磨”一厥,必定会充满争议。

可不妨碍,它仍然是一首精品之作,依然会有人追捧。

刘商禹的《诗圣墓》虽然剑走偏锋,可整体韵味峰回路转,层层叠叠的增幅下,达到了很难得的上乘水准。

而韩墨的《调张籍》更是奇蕴连绵,宛如惊涛拍岸,堪称经典一绝!

同时,三首诗词都超脱山水之浅薄,婉约之软熟。

注定被诗词爱好者所称颂,甚至流传出去!

当然,无疑是韩墨的《调张籍》独占鳌头!

其它八院教授都意会到了这点,心里情不自禁的泛起酸意。

从九院交流会到上冬文会,这楚门全把风头占尽。

其他院想喝汤都难!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韩墨的年轻人。

难不成,楚门真的要诞生一个绝世妖孽不成?!

想到这里,其他八院的教授们看着走下诗圣坛的韩墨,心思各异。

嘉爵这边,京海棠面色失白,他完全没想到,原以为刘商禹已经很强了。

可韩墨竟然比刘商禹还恐怖!

最主要的是,又是韩墨!

上次天骄之争,他和梦落水打得头破血流,败了。

可这是南部主场,而梦落水又是曾经的第一人,这种结局对京海棠勉强可以接受。

可他无法接受的,他和梦落水的头顶上,还有一首《七里香》独坐高台,坐山观虎斗。

这让他感受到了屈辱!

京海棠情不自禁的握紧拳头,而这次,又败了。

他甚至都没有和韩墨正面对碰的资格。

他被刘商禹的《诗圣墓》碾压。

又被韩墨的《调张籍》碾压!

这屈辱直接×3好吧?

京海棠被气炸了,出师未捷身先……被辱?

他现在好狠季师!

说什么出走三年,南部历练。

三年后归来,定会夺得我该有的一切!

可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京海棠欲哭无泪,这不是我的剧本!!

而江联海代表队所在位置,刘商禹失魂落魄的坐在黄金椅上。

这首诗比起他的《诗圣墓》还强上一个档次!

尤其是在更深层次的格局上!

这第一阶段,他输了,京海棠输了,九院天骄都输了!

但是,刘商禹并没有愤怒的自怨自艾,反而骨子深处有什么在向外滋生。

他缓缓抬头,凝望着对面的韩墨。

“哈哈哈!!”

众人都被刘商禹突入其来的笑容吓了一跳。

韩墨正想和楚门的冬越,罗云,罗山三位教授沟通呢。

可也被刘商禹吸引了视线。

众人皱眉看向刘商禹,尤其是冰权,游舫,赵守三位教授脸色铁青,不知道刘商禹发什么疯。

而刘商禹现在很激动!

也很渴望!

记不清是多少次了。

以往那些在音乐一道名声在外的天骄,都跪倒在自己的身下。

完全不堪一击!

那种折磨的快感固然让他贪恋,可久而久之,这种快感已经不足以让他兴奋了!

因此,他想追求更刺激的东西。

这次,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在诗词上压自己一头的同龄人。

他又恐惧,又害怕。

这种惶恐不安的情绪让他的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

可是,更多的是,却是血液沸腾,是心跳加速。

这是兴奋的味道!

“真是……让人怀念啊。”

刘商禹嘴角缓缓勾起一丝张狂的弧度。

“韩墨,你是个有趣的对手,不过这场上冬文会…

才刚刚开始呢。”

…………

……

PS:写完这一章,我只是一个感觉,我好爱大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