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一阶段(下)

上冬文会,第一阶段,便由有着当代同龄第一清明词的刘商禹先声夺人。

给这上冬文会注入了别样的激情。

九院教授纷纷在心中评定《诗圣墓》这首七言小律,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甚至亚网上,刘商禹《诗圣墓》直接杀到热搜榜前三!

更多的人被这借古悲古的深沉意蕴感染,久久未能平复。

同时,这也导致了楚门官网的上冬文会直播间再次涌入大量看客。

短短十分钟,实时观看人数便超过了恐怖的五十万!

而这让无数人期待上冬文会的后续了。

随即,南方艺术天骄第二位上台,一首小词,描述了诗圣风流倜傥的风花趣事。

语言直白,通俗易懂,属于看了一遍就会微微一笑的词。

俗称:懂得都懂!

还算不错,虽然没有刘商禹《诗圣墓》的格局和韵味,但勉强接住了这个“大炮”,不至于被碾压。

毕竟,一线天骄和超一线的差距就在极高的上限和下限。

可中间值都差不多,水平都很稳。

接下来,江岚音乐所方年,余捷,都是一首小词,水平比第二个上场的南方艺术天骄略胜一筹。

用词即兴创作算是普遍选择,‘词’的可操作的空间很大。

而‘诗’讲究规范,平仄,很繁琐,在即兴创作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而第四位,是嘉爵音乐院京海棠。

见到京海棠上诗圣坛,众人神色各异。

九院教授微微皱眉,他们见多识广,都大致猜到了这个天骄的跟脚来路。

东部,京家。

那可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啊。

在当世最强的东部之中,京家也算是顶级序列的势力。

其氏族内大多都是征战过诸神战的妖孽天才!

就是不知道这京海棠的诗词水平是否不丢东方京家的脸面。

夏明,朱颜,余捷,方年,龙诸等九院天骄,也只是微微打起精神。

毕竟,在前不久的天骄之争,京海棠也算打出了第一炮。

和梦落水打的有来有回,十分棘手。

想到这里,他们目光一闪,那次天骄之争,梦落水,京海棠,甚至罗楚都算得上神仙打架了!

可是,新歌榜榜首的第一依旧是《七里香》,雷打不动。

就像在无声的嘲讽:你打你们的,追上我算我输!

而有趣的是,在音乐领域镇压梦落水,京海棠,罗楚的历史级妖孽韩墨,也在这次上冬文会。

不过以往的资料显示,韩墨暂时没有从诗词一道上展露天赋。

可艺术院教授们的意见纷纷都是:这次上冬文会,我们的首要警惕目标是刘商禹,其次是韩墨,最后是来自东部的天骄京海棠。

刘商禹自不用多说,《诗圣墓》已经证明了一切。

而韩墨的重要性竟然在九院教授心里,比东部的天骄京海棠高出一个档次。

这就有点过于重视了。

即使七里香的歌词是以作诗的方式所写。

可只能算是现代诗体裁的一种,而在龙国诗词一道的诗词,指得是古诗词。

现代诗是其他国家玩的。

这和地球上的华夏很类似,现代诗是近代的时代背景原因,这才流入中国,并成为流行诗歌体裁之一。

而古诗词讲究的细节,远比现代诗要多上很多。

因为古诗词颇有些“大道至简”的意境了。

韩墨对于京海棠也挺重视,在京海棠走上诗圣坛,他就留意起了这个神秘天骄。

给韩墨的感觉,他有点像地球上的韩国欧巴,尤其是白皙的小脸蛋,看上去就很“安能辨我”。

这样想着时,他就感知到诗圣台殿堂之中有很多人把目光看向了自己。

韩墨心里一紧,我靠,都看着我干嘛?

难不成踏入超凡一品,对个人魅力还有加成?

还是说,我和京海棠长的像?

可我明显比他帅多了好吧?!

韩墨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因为京海棠的新诗开场了。

“上泉留后世,诗圣抵千秋。”

众人眼前一亮,很好的五言,为第一诗圣的成就作了定性。

而且上泉“一语双关”,即是上泉九峰,也指诗圣的万古名篇《上泉三诗》。

这开场就气势如虹了。

众人眼中浮动期待,对这首诗的后续有了兴趣。

而京海棠作沉思状,三步一回头,道:

“少年立高志,花间酌清酒。”

这句写的就是诗圣风流趣事,是以诗圣黄石的视角,以此来致敬吗?

如果是,倒还算不错的构思。

韩墨目光一闪,继续倾听。

“美玉须锋磨,万碌凝后福。

吟诗赋文,挂笔倚墨,凡人也不朽。”

这首致敬诗的水平挺高,不过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了。

同时,也不是从诗圣黄石的视角出发,而是简单写了诗圣的生平。

总体来看,还是挺不错的。

可“美玉须锋磨,万碌凝后福。”

这句就写的也有些不知其味了。

诗圣黄石才华横溢,万古无双,不幸的是一生坎坷。

而此联看似合理,却写了诗圣如果没有庸碌的苦难,可能就没有诗圣之光了。

这显然知其形,不知其内了。

而且前面架的太高,下阙就有些后继无力,食之无味。

当然,主要是京海棠的背景不凡,导致了九院对他有过高的期待。

这首致敬诗算中上之作,可对于京海棠的位格,就有些掉价了。

刘商禹吃着座上的小吃,长发散落,遮蔽面容,可嘴角的弧度满是不屑之意。

外部天骄的水平,就这?

韩墨同样有些失望。

其他教授面无表情,倒是面部表情拿捏的不露声色。

而亚网直播间,弹幕也在讨论这首致敬诗:

“好诗!!”

“格局挺好的,逻辑,画面也还算可以,算得上精品。”

“我就觉得一般,不是磨难造成了诗圣,而是苦难衬托出了诗圣的伟大!”

“用词很讲究,可细细推敲,徒有其表。”

“美玉须锋磨放在其他处足以令人称道,可用在第一诗圣黄石身上,未免落了下乘!”

“有这么严重?我觉得挺好的啊!”

“其实质量没问题,不过就美玉须锋磨这句,就有些下定论了。”

“比起刘商禹《诗圣墓》的峰回路转,一气呵成,京海棠因这一句,全诗就落了俗笔!”

这些的舆论其实也是可以预见的,如果在华夏,有人说如果没有这些苦难,就没有诗圣诗仙。

即使这首诗词属于精品之作,也会被喷的体无完肤了。

如果不是致敬第一诗圣,舆论完全没这么严重。

实在是第一诗圣黄石太过伟大,吹毛求疵实属正常。

而这样对比,显得刘商禹的《诗圣墓》无疑高明许多。

光看前面两联也实属大不敬,可全在最后一联,直接力挽狂澜。

使得这种欲扬先抑的手法更加震撼人心!

于是,刘商禹《诗圣墓》的影响力在慢慢的增强。

而上冬文会还在井然有序的进行,刘商禹,《诗圣墓》在所有人的心中暂且排在第一。

目前为止,唯一有潜力和刘商禹碰一碰的就是京海棠的《致诗圣》。

不过因为“美玉须锋磨”,单轮这句,是佳句没错,可用错了对象,惹起了很多争议。

已经失去了和刘商禹争夺第一阶段的资格。

很快的,当第十一个天骄致敬完后,众人暗自摇头,悬念越来越小了。

而这时,到了韩墨。

看到韩墨挺拔的身影,九院教授眼前一亮。

南部新科妖孽,打破南部历史记录,在音乐领域天赋古今罕见。

这可是他首次在诗词一道上,即将展露是什么水平。

所有人都很期待。

夏明,朱颜以及九院天骄把目光放到这个年轻的身影之上。

冬越摆正了身子,他上次在九院交流会被那首《热情奏鸣曲》的水平震撼了。

而面对韩墨,说起来也怪。

冬越不知道为什么,很看好这个年轻人,总觉得他比徐画竹更加让人期待。

甚至,这次上冬文会,就是他推荐韩墨不用审核,直接入选的。

难道是因为都有着差不多的经历吗?

冬越教授暗自摇头,他也说不出缘由。

而吃着点心的刘商禹神态不变,仍然是一副邪魅,孤傲的神情。

不过他看着向着黄石画像鞠躬的韩墨,嘴角勾起一丝兴奋的笑意。

如果击垮这个古今罕见的音乐妖孽,会是何种感觉?

而韩墨站直身体后,闭上了双眼。

其实,他对第一阶段的题目很犯难,因为龙国第一诗圣对于穿越者的他明显超纲。

可就是刚刚京海棠的这首《致诗圣》,让他想起了一首名诗。

或许能很好的迎刃而解。

就是唐朝诗人韩愈的《调张籍》!

韩愈被后人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

而后人将其与柳宗元、欧阳修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而韩愈的诗词也是一代宗师级别,讲究“文道合一”,“气盛言宜”,“务去陈言”,“文从字顺四大道理。

而这首《调张籍》是韩愈以自己的视角去评论诗圣诗仙大李杜的。

尤其是开头一句,也是千古名句级别!

思及此,韩墨睁开双目,目中似有雷电闪耀,铿锵有力的道:

“诗圣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此句一出,一种磅礴有力的宏伟画面气象万千的澎湃而生。

给诗圣的一生成就作了千古定评!

京海棠满脸惊讶,这开头的一联和他的“上泉留后世,诗圣抵千秋”,都是将高潮顶点放在前面的手法运用。

刘商禹双眼微眯,嘴角的兴奋更加浓烈。

九院教授目光炯炯,这种高潮顶点放在最前面的好处就是先声夺人!

而坏处,京海棠已经是个案例了。

架子起的太高,很大概率会导致头重脚轻,龙头蛇尾。

而韩墨不管不顾,脸上露出冷冽的笑容:

“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这话不用翻译,一句话:出言谤伤诗圣,不自量力!

在当年,黄石横空出世,诗词文章震撼古今。

可在当时的年代,很多诗人都不愿意有这么一个神仙坐在他们的头顶。

毕竟,文无第一。

因此,黄石展露了一骑绝尘的文采,被众人围攻嘲讽,出言谤伤是常态。

同时,这话也有些针对刘商禹的意思。

毕竟,他的《诗圣墓》就是通过反复拉踩诗圣,加上最后一句的点睛之笔,从而达到震撼人心的效果。

这种手段,说到底还是有点“邪门歪道”的味道的。

刘商禹通过拉踩诗圣,获得一片赞誉。

而京海棠夸赞诗圣,却获得一片骂名。

所以说,刘商禹比京海棠高明。

不然,冬越教授说“好一句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为何神色复杂。

想必,即使是冬越教授对这种手段也不知该怎么评判。

而这句也算韩墨间接的对刘商禹的一个提醒。

刘商禹绝对是个奇才,不过走的路已经偏了。

而刘商禹也是品味到了这层意思,此刻,他的神色十分的阴沉。

显然,一个在诗词一道初出茅庐的家伙,来告诫他这个当代同龄第一清明词,他真的怒了。

而这时,韩墨语气变得慢悠悠的,明显增加了一种历经沧桑的感慨,:

“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

夜梦多见之,昼思反微茫。”

虽然我生活在诗圣之后,但我常常追思仰慕着黄石诗圣。

晚上也时常梦见他,可醒来想着却又模糊不清。

而这,不就是所有仰慕第一诗圣的诗词爱好者的,内心写照吗?

终于,有一首诗句能描述出内心的那种怅然若梦的感觉了!

直播间的弹幕疯狂翻滚,到处都是“我哭了!”

不过这句其实有更深层次的韵味,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尽相同。

而韩墨的理解为: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由此可见,韩愈这唐宋八大家之首的内在霸气!

…………

……

PS:接近四千字,请评论作者又长又硬!

我真是个宠爱读者的作者,一不小心就写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