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舆论

九院交流会即将在十月中旬,由楚门音乐学院主办。

这个消息早在几周前就不胫而走。

楚门官网上,无数同学活跃,发表自己的看法。

而徐画竹作为楚门新生中最耀眼夺目的存在,她的夺魁呼声很高。

毕竟,在高中时期,同天发表三首歌曲,在短短二十天内,三首歌就在亚网相继突破百万下载量。

这个含金量极高的成就,即使在龙国南部也是凤毛麟角。

当然,百花齐放的时代,也少不了其他天才的光芒。

钟泉。

他的风格迥异,喜欢研究一些实验性音乐。

楚门新生入学第一周,发表了他第二次冲击超凡领域的音乐作品。

虽然下载量才堪堪达到百万出头,可在第二次冲击就踏入超凡。

并且还是通过冷门的实验音乐鱼跃龙门,也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程晓晓。

另一位呼声仅次于徐画竹的天之骄女,在同龄人之中,少有的达到职业级水平的钢琴家。

曾在去年登录过东方音乐大厅进行演奏,获得业内大拿一众好评。

当然,也有其他呼声此起彼伏的天才。

但是,距离徐画竹,钟泉,程晓晓的支持有着不少差距。

总之,官网上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不止是楚门,九院其他八院,也有在发表自己的支持和对九院交流会的预测。

这样的热度经过几周的发酵,终于在今天达到了高潮。

今天是九所顶级名府公布九院交流会名额的日子。

秦院。

“哈哈,和我预测的一样,果然是周岚,韩文礼和承史三人!”

“稳了稳了,周岚学妹可是号称秦周楚徐的存在,完全不弱于楚门的徐画竹!!”

“秦院一定可以三夺桂冠,我说的,耶稣来了也没用!!”

“其他八院,除了徐画竹,都是弟弟!!”

……

江岚音乐学院。

“余捷,吴城,方年,这阵容,前三甲有望啊!”

“除开周岚和徐画竹,第三名我们预订了!!”

“楼上的口气真霸气,可为什么有点从心呢?”

“我们要有自知之明。”

……

江联海音乐所。

“咱们今年摆烂了?这三人我咋一个也没听说过。”

“谦虚了,我们音乐所有那年不摆烂?”

“别这样说,我们学院挺佛系的,不争不抢。”

“我觉得挺好的,把机会给三个最有机会踏入超凡的学生,利益最大化了!”

……

罗门艺术院。

……

南方艺术。

……

……

名额公布逐渐完成,网上热度很高,聊的一片火热。

但渐渐的,有细心的学生发现,这次九院交流会的主办方楚门音乐学院,迟迟还未公布交流会名额。

楚门的学生有些急了。

“徐画竹,钟泉,程晓晓,这名额应该很好确定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怎么回事?官网小姐姐睡着了??”

“上班了!!”

“别喊了,官网小姐姐在我怀里,她说今天有个大惊喜?”

“惊喜?!不会是惊吓吧?”

……

无数人在楚门官网下吵,连带着其他八院都注意到了,纷纷跑到楚门官网发表看法。

“哟,未战先却?我秦院的威慑力有这么强吗?”

“周岚威武!!”

“楚门作为历史底蕴最深厚的学院,我一直都很向往,可今天所见,有些失望啊!”

“楚门这是怕了?”

“也是,作为主办方,公布名额都这么扭捏,我很怀疑这次交流会的公正性啊!!!”

类似的留言很多,似乎是承受不了各方的舆论压力。

在晚上六点,楚门官网公布了名额。

钟泉。

见到这个名字,九院学生纷纷点头,表示情理之中。

程晓晓。

嗯,情理之中,这预测没难度啊。

那么最后一个名额,不难推测了。

Ta就是

韩墨。

嗯,和我预测的一模……

嗯?!!!

韩墨是什么牛马?!!!

一定是我眼花看错了!

揉揉眼睛。

韩墨。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WTF!!?”

官网留言直接炸锅!

“谁能告诉我,这韩墨是什么牛马?!竟然顶替了徐画竹这个楚门第一天骄!!!”

“今天是愚人节吗?”

“是我不正常了?还是这个世界不正常了?!”

“呵呵!前面的出来,你TM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TM的惊喜!什么TM的叫TM的惊喜!!!”

秦院。

“这次交流会没意思,对手太弱了。”

“楚门这是玩烟雾弹?”

“明天就是交流会了,敢放假消息,楚门晚节不保啊!!”

江岚音乐学院。

“是我错了,前二有望!!”

“既然都保二了,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楼上别奶!!”

江联海音乐所。

“佛系的原来不是我们!”

“阿弥陀佛,看来今年得个名次没问题。”

“楚门好胆!!”

……

网上热议不断,有关于韩墨的情报逐渐被网友挖出。

“我知道韩墨,我们班的学生,发表过几首歌曲,总下载量勉强破千。”

“嗯?啥玩意?破千?”

“我奶奶写歌都不至于沦落到破千的水平!!”

“画竹,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这是战场都还没上呢,我们就投降?!”

“卧槽!!!绝对有潜规则,这韩墨是富二代吗?!”

……

关于网上的不断涌现的质疑声,楚门官网并没有任何回复。

其他八院也处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角度,悄悄的吃瓜。

而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韩墨并不知道网上的风暴,就算知道恐怕也只是淡淡一笑。

“两世为人,我还真不带怕的。”

此刻,韩墨正在一间空荡荡的音乐教室里,制作着《七里香》这首歌的伴奏。

《七里香》的音阶很简单,在几个音阶之中循环。

和《晴天》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它听起来很舒服悦耳的原因之一。

但是《七里香》的编曲和《晴天》不同。

《晴天》如果说是极致的简单。

那么,《七里香》的编曲则是极致的复杂。

那有多复杂?

光看看《七里香》的前奏杀中,使用了多少乐器?

贾特朗乐碗、编钟、甘美兰碗、电钢琴、振琴、玻璃颤音琴。

西塔琴、班卓琴、曼陀铃、短笛、木吉他、Bass、鼓等等。

就只是前奏就运用了这么多冷门乐器,更别说完整的一首编曲了。

常理上说,一首音乐开始时,单纯搭配几个音阶,听感可能效果不错。

可随着编曲过程中,添加的乐器越多,各种声音不断的添油加醋,这首歌就可能会失去最原始最简单的韵味。

甚至会给听众一种听起来很吵闹的感觉。

但《七里香》不同。

它拥有复杂的乐器编排,可听感上就没有打架的感觉,反而很抓耳。

这里就不得不称赞一下《七里香》的编曲钟兴民老师了。

不愧是编曲界大拿!

如果说杰伦的《七里香》作曲是完美的地基,那钟兴民老师则可以在这地基上构建出万丈高楼。

两者结合,相铺相成,再加上方文山巅峰时期的写词水准,这才打造了《七里香》这首接近华语乐坛天花板的神作。

因此,韩墨对于《七里香》的制作很上心。

前世他作为一名音乐板块的up主,又是资深杰迷,自然会把杰伦每首歌的作曲,编曲,歌词拿出来解析,制作成视频,受到了不少杰迷们的关注。

这时,重操旧业起初还有些生疏,可随着注意力的投入,制作过程愈发娴熟。

毕竟,有个标准答案在那里摆着,虽然是重新制作,可也相当于复制粘贴了。

很快,韩墨就把《七里香》的伴奏制作完成。

带上耳机,仔仔细细的听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差错和遗漏。

嘴角这才扬起小孩子般的笑容。

“完美!”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很喜欢音乐。

而且这首《七里香》的伴奏是自己一个人这几个星期没日没夜的待在音乐教室里制作出来的,这种参与和挥洒汗水后的自豪感不言而喻。

至于,为什么是《七里香》。

在几天前的那个夜晚。

韩墨说了三首歌的名字,并且给那个女孩哼唱过三首歌的前奏。

看着那个脸上平时都是平静的女孩在听完三段旋律后,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红唇。

韩墨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激动,于是,询问了女孩哪个旋律更好听。

他至今还记得,这副画面。

微风中,徐画竹长发向后散开,白皙的面容在月色下,似乎镶嵌着一层淡淡的银辉,很美。

在长久的沉默后,徐画竹清冷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七里香吧,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美,虽然只听到一点点,可我非常喜欢!”

想到这里,七里香的曲子夏然而止,韩墨放下耳机,笑意更浓。

很巧合的是,《七里香》的歌词里正好有一句:

你突然对我说,七里香的名字很美。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