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诗圣台

今天是上冬文会邀请赛开赛的日子。

楚门作为九大名府,虽然声势渐微,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召开邀请赛,其他八院都会给一个薄面。

同时,这也是一个打探彼此深浅的一个机会。

提前为明年的春季巡回战摸个底也是挺不错的。

而今年的十月冠军战已经结束!

秦院获得南部冠军,鲸落艺术院亚军。

两所艺术院将代表南部去往东方参加全国诸神战。

值得一提的是,鲸落创造了该院的历史,首次代表南部参加龙国诸神战。

因此,秦院,鲸落都在专心备战年底的诸神战,并没参加此次上冬文会。

而秦院的邀请赛名额就顺延到近些年发展势头直逼九大名府的嘉爵音乐院。

这一来,使得上冬文会更加有看点。

嘉爵音乐院在去年十月冠军战直接横扫楚门,创造了楚门冠军战一轮游的耻辱战绩。

因此,外界对这次上冬文会邀请赛两所艺术院的对碰投入更多的的目光。

其次,就是闻名南部的新科妖孽韩墨和江联海音乐所刘商禹的较量了。

前者崛起势头正猛,后者以折磨一品天骄为乐。

同时,韩墨并没展露任何关于诗词上的天赋,他的诗词天赋尚未可知。

而刘商禹在诗词一道上冠绝九院,在南部属于超一线天骄。

因此,外界对两大天骄的正面掰头,显然更加看好刘商禹。

毕竟,他所作的《卜算子•清明》在南部被誉为当代同龄第一。

甚至,被南部诗词殿堂收纳保藏,这是很多诗词都无法企及的无上荣誉。

而且,他并非只有这一首代表作,其他诗词的质量也是一流。

不然,也不会成为超一线天骄。

这说明他上限高,下限也不低,水平稳定的很可怕。

而有趣的是,楚门这次并没有采用“闭门造车”式的邀请赛。

而是跟上时代潮流,开启了现场直播。

而外界,对上冬文会的开始,也是很期待。

大量的看客涌入楚门官方“上冬文会”的亚网直播间。

“来了来了,它终于来了!”

“刘商禹,我爱你!!!”

“韩墨,我爱你!”

“渍渍渍,你们两个男粉别反窜了行不?”

“上冬文会啊,这算是南部一流天骄的派对了吧?”

“派对就过分了哈,人家不是来玩的,是来比个高下的!”

“只可惜没秦院,夕若玫也没来,少了很多看头了!”

“夕若玫是今年秦院夺冠的头号功臣,如果不是她的一首《风雅笺》惊艳全场,力压梦落水,秦院和鲸落可能得打最后的地狱个人赛,才能分出冠军!”

“《风雅笺》的水平很高,夕若玫也不愧是秦院的诗词第一人!”

“我看过冠军战直播,梦落水的那首词也很强的!”

“只是可惜遇上了火力全开的夕若玫!”

“刘商禹的《卜算子•清明》和夕若玫的《风雅笺》比,怎么样?”

“同一水平!”

“甚至不少官方媒体都在称赞夕若玫的《风雅笺》是当代同龄第一美人词!”

“指尖雪,红唇笑点,轻纱醉惟幔,它恋美人面。夕若玫这句简直要封神了!”

“哈哈,我怎么感觉有点自恋的味道,毕竟,夕若玫可是秦院的第一美人!”

“啊这?我写我自己,还封神了?”

“你们够了!”

“话说,上冬文会怎么还不开始!”

“应该快了。”

“各大代表队已经出发上泉九峰,据说这次上冬文会在黄石峰上举办!”

“卧槽!!”

“卧槽!!是我没听错叭?是我知道的那个黄石峰吗?”

“废话!南部只有一个黄石峰!”

“那可是历代诗仙诗圣证道的地方啊!!”

“是的,龙国历史上第一位诗圣黄石就是在此处作出《上泉三诗》的神作,青史留名!

因此,后世都把这九座耸入云端的山峰称作上泉九峰,甚至上泉九峰最高的一座,便以黄石为名!”

“当代诗圣上阳子也是从那里崛起的!”

无数弹幕翻滚,密密麻麻,而实时观看直播的人次已经突破了十万大关。

而且,上冬文会还未正式开始!

直播间已经热火朝天了!

而实在是上冬文会的举办场地太过震撼了。

上泉九峰,被龙国全国上下的诗词爱好者称作诗词的最高峰!

能在上泉九峰上留下名字的无疑都是历史留名的诗仙诗圣们!

而黄石这龙国历史上,最似人间仙的诗圣,在此处作出了《上泉三诗》的历史名篇。

赐予九峰上泉之名,流传千古!

而上泉九峰上,风景宜人。

尤其是雪景,为龙国十大美景之一!

层层院楼搭建在山峦重崤之上,如同人间仙阁!

因为,诗人嘛,总是讲究风花雪月,美景佳酿。

在加上历代诗圣词圣都在上泉九峰证道而出,历史底蕴很深厚。

因此,上冬文会就有了某种神圣的韵味。

此刻,韩墨跟着路线来到了这座名为“上泉”山脚下。

根据群消息找到了已经集结完毕的楚门代表队。

韩墨大致扫了眼,楚门代表队一共六人。

除了他,还有三位教授,以及另外两个参加上冬文会的楚门学生,一男一女。

不论教授,还是他们几个学生,都穿着得体的衣服。

可以看出,这场上冬文会邀请赛比起九院交流会的格局和形式无疑高档很多。

让韩墨惊讶的是,冬越也在教授团体里。

两人见面,冬越教授微微一笑示意,韩墨同样回以一笑。

这才把视线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韩墨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种。

楚门代表团的另外两个教授的名讳,他也时常听美女学姐们提起过。

罗云,罗山。

两人五官相似,是双胞胎兄弟,早年在楚门的崛起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现为超凡四品,在影视上成就十分显赫,光指导拍摄的电影票房已经突破了百亿,十分恐怖。

而罗云,罗山人如其名。

罗云眼中有一种如白云纯净潇洒的韵味,整个人看起来很温和。

而罗山嘴角冷冽,显得十分严肃。

和两个教授简单打过招呼后,韩墨看向和他一同参加上冬文会邀请赛的两个学生。

男生长的很俊朗,很有书香门第的气质。

他叫夏明,超凡二品,诗词风格属于山水流派,在山水诗一系造诣不凡,很受主流追捧。

女生模样秀丽,有一种邻家妹妹的观感。

她叫朱颜,超凡一品,南部著名诗人朱之璋的女儿。

据说在启蒙之时,便能吐字成句,十岁时便能七步成诗。

极其擅长婉约派的作诗风格。

有背景,有天赋,天之骄女,被楚门寄予厚望!

就是这领家妹妹的胸襟有些伟岸了。

咳咳!

韩墨只能尽量保证自己目不斜视,避免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

冬越教授见人齐了后,看向罗云,罗山两位教授,见两人轻轻点头,这才说道:“上山吧。”

“嗯。”

韩墨,夏明,朱颜应声点头。

小半个时辰后,几人根据青瓦石阶一路来到了上泉九峰之上。

韩墨抬头,这道青瓦石路一直向上蔓延,其尽头依稀可见九座鬼斧神工般的高大山峰。

冬越教授带着众人来到了黄石峰下,随后在蜿蜒曲折的小道下,来到了一座庭院。

这座庭院外红墙环护,梅枝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

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着“黄石阁”的紫木匾额。

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

而后院上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

古人造的沁芳溪在这里汇合流出石园,有一白石板路跨在沁芳溪上可通对岸。

沿着石园中走廊走到尽头,便可进入黄石山峰巅。

而好似耸入云端的黄石峰,石色近土红色,只此一色便生秋意。

此时雪花飘零,别具韵味。

而黄石峰上,内有一座云中楼阁。

整座楼阁依山而建,和黄石峰大自然的山峦重崤,奇妙和谐的融为一体,别具一格。

此楼阁名为---诗圣台。

韩墨目瞪口呆,他被震撼了。

大手笔啊,包下这座庭院恐怕得过亿吧?

韩墨咽了口唾沫,这可是十首《七里香》那种级别的音乐作品的价值啊!

楚门这次,还真是阔气!

而上冬文会的正式场地就是在黄石峰上的这个诗圣台之中。

上眺苍穹,白雪如鹅毛缓缓零落。

下望山岳,风花雪月宛如人间一角。

在这里赏景作诗,当是一大快事!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