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南部太恐怖了

而七里香的评论区以一种火箭般的速度激增。

一分钟破万。

两分钟三万。

不到五分钟,便破了六万!!

这种速度除去一些超凡大拿,在同龄之段,几乎一骑绝尘!

“听哭了,让我想起了不能回忆的那个人。”

“高中的时候以为自己文采拙劣,写出不那些青涩而甜美的句子;现在才发现,不是那年秋天窗外的暖阳照得我睁不开眼,而是你在我一旁,让我心猿意马。”

“那年夏天的黄昏将泥砌的墙涂成炽热颜色,窗外麻雀窃窃私语着什么,院内梧桐叶层层叠叠,我忧心着麻雀,怕它忘记物理所学导线两端无电压,而我念着你忘了一切。”

“七月的知了将夏天唤醒,手中的铅笔在稿纸上肆意的涂鸦。房间里散发着栀子花香,淡风轻轻拂动淡色的窗帘。

听着鸟鸣与微风,指尖拨动着音弦,流年在指缝中轻捻。

夕阳细碎的暖光,风轻云淡,夕光伴影。

时空中夹杂着流年,而我双眸却全是你的画面。”

“这首七里香的前奏真的无敌!有种时间的沉淀感。”

“这是我听过最有画面的歌!”

“这首七里香让我想起这么一个画面:在一个炎热的夏天,两个年轻人来到河边的树林子下,羞涩含蓄、小心翼翼的聊着天,突然下了一场雨,周遭的人们都躲雨去了,只剩他俩,男孩子脱掉衬衣外套,顶在女孩子头上,两人一起在雨中奔跑嬉闹,这下子他们终于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该用什么来形容青春里的一些遗憾呢?

大概就是:

年少时没能留下手掌心的蝴蝶。

后来的后来没有勇气抓住理想和爱人。

十字开头的年纪里

也没能有人分享耳机听同一首七里香。”

而或许是感伤的评论太多。

这条评论下的回复清一色的都是:“你不是一个人!”

这时,有人终于想起了这次天骄之争:

“原以为胜负已分,结果真的胜负已分!”

“七里香无敌好吧?!”

“你们有没有发现,罗楚新作欲盖弥彰的前奏同样有风铃的声响,七里香也有。”

“这样对比,发现罗楚这个颇为精巧的设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韩墨:让我教教你前奏的正确打开方法?”

“不得不说,正如九院交流会,我们这次所有人都低估韩墨了!”

“是的,这首七里香绝对超过了同龄人的水准,已经能媲美许多大佬的作品了!”

“你们快去看亚网!!罗楚认输了!”

“什么情况?”

当越来越多的人打开亚网,发现热搜第一:

听哭了!

热搜第二:

七里香。

热搜第三:

罗楚:这才是最好的流行情歌。

当吃瓜群众点击热搜前二,都是关于《七里香》的内容。

但出奇一致的是,网友们并没有感到惊讶,仿佛《七里香》本就该登顶热搜第一!

而最奇怪的热搜第三,于是,他们纷纷点击浏览。

这是罗楚用亚网号发布的一则内容:

“很幸运,我见证了一首最好的流行情歌的诞生!”

内容下方是《七里香》的歌曲链接。

轰!

全网都震惊了!

罗楚这是认输了!

“我滴乖乖,七里香虽说水平很高,可罗楚新作水平也不低,如果打下去,鹿死谁手未尝可知啊!”

“这才一个照面啊!”

“七里香牛逼!韩墨牛逼!”

“不得不说,《七里香》真的强,歌词如诗,作曲如画,而编曲就强的有些恐怖了!”

“尤其是那段前奏,简直杀死我!惊为天人!”

而罗楚居然回复了这条评论:

“不止惊为天人!里面蕴含的东西足够我学习几年了!”

这下,网友被震撼了。

“啊这,从敌人到迷弟,估计就此一例了吧?”

“我刚刚搜索了一下,七里香的花语是:我是你的俘虏!”

“卧槽!难怪叫罗楚认输呢。”

“罗楚:原本以为我是来狙击的,谁知道我被他狙击了!”

“奇怪的姿势增加了。”

随着网上的热议,七里香的热度直接爆炸!

比起上周《热情奏鸣曲》的热度也不遑多让!

而江南音乐上,《七里香》毫无疑问,已经登顶新歌榜榜首。

而最恐怖的就是,下载量已经突破七十五万!

并且,以一眨眼一个万的速度攀升!

而距离七里香发布才不过十分钟啊!

全网,甚至江南音乐后台的工作人员都傻眼了!

不会吧?

这七里香难道要破记录了?

江南音乐的新歌记录是当日下载一百八十万,月下载量九百八十五万。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成名多年的大佬创造的纪录。

而是一个妖孽创造的纪录。

在当年,这个妖孽可是被官方誉作“前无古人的怪才”!

一直有天骄挑战这个记录,可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别说接近了,就连看见对方的尾灯都难。

就连徐画竹当初在高等学府发布三首新歌,过了二十天才同破百万。

当然,不是说徐画竹拉夸。

要知道,她那次并没有任何推荐,也没任何预兆,三首新歌就这样硬生生从茫茫曲海之中,杀出来了!

含金量十分恐怖。

而首日下载破一百八十万,月下载破九百万。

在第三星,自文娱变异以来,都寥寥无几。

而龙国能做这点的也只有三人。

南部一人,东部两人。

不过这次,似乎他们要见证历史了!

南部都沸腾了。

“不会吧不会吧,难道要见证历史了?”

“按照这个速度,完全有可能!”

“韩墨:本想以废物的身份和你们相处,可换来的却是疏远,好吧!我不装了,我摊牌了,劳资是历史级的妖孽!”

“楚门牛逼!韩墨牛逼!七里香牛逼!”

“七里香平平无奇取一杀?”

看到这个评论,所有人一愣:

“对啊!还有梦落水和京海棠的新歌呢!”

“哈哈,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他们了。”

“七里香太恐怖了!梦落水的新作《醉玲珑》是古风,没直接撞原子弹,还有的玩。

可京海棠的新歌《小小的我们》,光看名字,就有可能撞了,估计死无全尸!”

是的,刚听完《七里香》的京海棠的确慌了。

他现在人在南部,刚下飞机。

原本以为会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打响自己的名号。

随后在南部发展,完成家族给他安排的任务。

可才刚放出口号,还没上战场呢。

京海棠就恨不得立马订机票回家了。

不是说南部已经日落西山了吗?

可这韩墨怎么回事!

《七里香》又是怎么回事!:

南部太恐怖了。

我要回家!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