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8.钟家有女名褚红

《天天日报》取得如此佳绩,赵北风心情大好,当即发下一大笔的奖金。

当然,处理此事还不需要他这个老板亲自出马,报社的实际管理者吴有为自然会出面帮他代劳。

现在的赵北风除了正常地打卡上班,已经基本不管《天天日报》的日常事务。

吴有为并没有让他失望,人虽然怂了点,但是责任心还是有的,把《天天日报》管理得井井有条,赵北风十分满意。

发完奖金,赵北风直接丢下《天天日报》,将办公地点挪到了摩登服饰。

3月1日,弯弯的两家摩登服饰旗舰店同时开业,身为总经理的Lina必须亲自到场坐镇才行。

Lina的这次出差预计要十天半个月,而摩登服饰新招收的员工实在太多,赵北风有点放心不下,于是暂时将办公地点设在了这里。

托置地公司的洪福,SHAREY公司已经放弃对摩登服饰的收购。

但赵北风却没有一丝掉以轻心,谁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会不会突然窜出一条毒蛇,给你的腰子狠狠的来上一下。

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风景,赵北风一脸嫌弃。

“高斯,你说我们要不要买栋大厦,然后将旗下的公司全部搬进去,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来回跑了。”

赵北风找的理由冠冕堂皇,其实就是喜欢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试想一下,站在大厦的顶层,透过落地窗俯瞰整个香江,你会感觉自己拥抱住了整个世界,如此满满的成就感才是他为之奋斗的动力。

“少爷,如果想买大厦的话还是要趁早,现在的楼价好像又涨了。”

大厦有高有低,高斯并不清楚赵北风的野心具体有多大,以为是一栋小高楼,所以只是单纯地提醒了一句。

“不划算!现在买真不划算!还是再等等看吧。”

囊中羞涩?

赵北风绝不承认,只能说底蕴太薄,还需要一点时间沉淀沉淀。

其实,在他心中曾有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注册一堆空壳公司,赶在年底股票热的时候,利用香江IPO的漏洞,将这批空壳公司大批上市,然后疯狂地套现。

但一想到他赵北风重活一世,如果还需要靠这些歪门邪道发财的话,那他的人生价值又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他果断放弃了这条发财捷径。

“少爷,现在的楼市这么火热,难道你觉得会跌?”高斯一脸不信地问道。

香江的楼市一直在涨,已有好几年,在所有人的认知中,似乎集体遗忘了“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谁知道呢?这楼市就像股市一样,你买,它就涨,你没钱买,它就跌。

人生世事无常,我们只需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最后出来捡个便宜就行。”

赵北风极目远眺,穿过车水马龙的市井街巷,仿佛看到了一个个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的身影。

闻言,高斯脸色剧变,连忙焦急地说道:

“少爷,那你还持有那么多置地的股票,不如我们赶紧套现离场,搵到的钱应该已经足够,还是落袋为安才好。”

高斯说的确实在理,香江恒指屡创新高,难免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可他又如何知晓,这股市的热潮才刚刚开始,还远远未到高潮。

“放心,一有风吹草动,我会及时止损。”不可能透露太多的赵北风只能含糊其辞道。

正当赵北风与高斯聊天聊得不亦乐乎,砰的一声,虚掩的办公室大门直接被人粗暴地撞了开来。

事发突然,赵北风与高斯不由地转过头,齐齐向着大门处望去。

只见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不待她有下一步动作,就被紧追而来的前台小妹一把扯住。

“对不起,老板!我马上拉她出去。”

没能拦住这个小姑娘是她的重大失责,前台小妹看都不敢看赵北风一眼,连忙一边道歉一边拉扯着。

别看这个小姑娘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一把子力气却是不小,一时半会之间,前台小妹竟然对她无可奈何。

知道眼前之人就是正主后,撸着袖子,假小子打扮的钟褚红柳眉倒竖,对着正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赵北风直接开喷:

“原来就是你这个死扑街!害我们家害的老惨!

我老豆替人做几件衣服怎么了?

非要把我们家整得家破人亡才行吗?

啊!太气人了!我这就挠死你!”

说着,钟褚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洪荒之力,一把撇开前台小妹的拉扯,作势就要向赵北风扑去。

高斯怎会让她如愿,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之情,他单手抓住钟褚红的脖颈,直接将其高高地举了起来。

回过神来的赵北风摆了摆手,示意前台小妹出去后,对着高斯说道:

“放她下来吧。”

面红耳赤的钟褚红一被放下,不由得大口大口喘起气来,仿佛在这世界上最美味的就是空气一般。

“小妹妹,穷难道就有理了吗?穷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们摩登服饰提出来的赔偿要求都是经过悉心核算,合情合理的,既不会多拿一毫,也不会少要一分。”赵北风笑眯眯地说道。

被高斯突然来了这么一下,钟褚红已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赔偿数额那么大,我们家根本付不起,难道真的要去睡大街?”钟褚红欲哭无泪道。

“睡大街?为咩不可以?到时候记得申请摩登时尚慈善基金的救助。”

赵北风只是想拿回本属于摩登服饰的利益,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这么有钱,为咩还要盯着我们家不放?就不能做做慈善,放过我们家吗?”钟褚红眼眶微微泛红,一脸哀求地说道。

“慈善的钱就是慈善的钱,我的钱就是我的钱,这可不能混为一谈,所以你应该马上回去通知你老豆赶紧筹钱。”赵北风无情地说道。

“你是魔鬼吗?我钟褚红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啊呀呀呀!”

钟褚红再次爆发,刚要有所动作,就被高斯一手镇压了下来。

“你叫钟褚红?你家是做裁缝生意的?”赵北风诧异地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