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掀桌子!

赵北风极其不配合,李刚自然不会与他干耗着。

叫来一个小警员代替自己后,李刚便独自一人回到办公室静静地等待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办公桌烟灰缸上的烟头慢慢多了起来,李刚也从淡定从容的坐姿改换成来回踱步。

当办公室的大门终于被人敲响,迫不及待的李刚连忙抢过属下送来的报告,低头看了起来。

然而,没过多久,啪的一声,在属下震惊的目光中,难以置信的李刚直接将检验报告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低吼道:

“这不可能!”

看到属下的表情,李刚顿觉自己失态,但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一把将地上的检验报告抄起,向着物证室飞奔而去。

看到紧紧守在物证室门外的律师,李刚知道自己算是完了。

“啪!啪!啪!”

看着跪伏在地,不断抽自己耳光的李刚,赵北风一脸淡然。

“赵生!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一次吧,我也是受人指使不得不这么做,念在我上有老下有小,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

谁能想到一个警界的高级督察竟然活生生地跪在赵北风面前,不顾脸面的苦苦哀求。

赵北风的手铐已经被李刚打开,一应私人物品业已拿回,要不是李刚还在死活纠缠,他早就离开了毒品调查科。

“哦?说说看指使你这么干的人到底是谁?”赵北风一脸好奇地问道。

“是吕勒!他通过他的管家阿福指使我对付您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忠义什么的完全不存在,李刚毫不犹豫的将幕后主使出卖掉了。

居然会是他,初听幕后主使的身份,赵北风也是被小小地震惊了一把。

赵北风本以为是利家在背后作祟,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香江警界的华人总探长。

“我与他无冤无仇,他为咩要这样做?”赵北风一脸阴沉地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可能与《天天日报》掀起的两次扫黑风暴有关吧,我听一些在刑缉处的同事说,因为你们,他们每月拿到的例钱少了好多。”

听到李刚的话,赵北风总算明白过来,然后就是一阵苦笑,原来自己在不经意间砸了那么多差佬的饭碗。

但是那又如何?

砸了也就砸了,还想怎样?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赵北风可不会将此事轻轻揭过。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吕勒已经出招,他赵北风没道理不还击。

更何况在他眼中,人走茶凉,现在的吕勒就是一只秋后的蚂蚱,没什么好怕的。

“你将自己陷害我的过程全部写下来,然后签字画押,有了这份投名状,你以后替我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你的。”赵北风冷冷说道。

天下何人不是反骨仔?

如果有谁不是,那只能说明你还没有真正抓住他的软肋。

李刚不是死士,赵北风也没指望他如何死心塌地,有他压着,能够将其物尽其用就行。

……

三天后,广大的香江人突然发现,在寸版寸金的《天天日报》头版头条上面,赫然连载起一部名为《五亿探长雷洛传》的传记类小说。

“在这个年代,想要赚到5亿港币需要多久?看看我们的雷洛探长就知道了。”

对号入座,《天天日报》的日销量瞬间炸裂,随着报纸连载,吕勒的金钱帝国一点点地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贪”就像一把利剑悬在所有香江人的头上,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渗透到社会各各方面的一种畸形常态。

如救护人员在接送病人往医院前,向病人索取“茶钱”、病人要“打赏”医院的亚婶,才可取得开水或便盆、就是连轮候公共房屋、申请入学或各种公共服务,也要贿赂有关官员。

贪污风气在警队中更为严重,受贿的警务人员更包庇黄、赌、毒等各种非法罪行,社会治安、秩序受到严重的威胁。

市民饱受贪污的祸害,敢怒而不敢言,但是今时不同往日,香江很多有识之士决定站出来。

因为他们找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像小说里讲的那样,设立一个直接向港督本人负责、且独立于政府的“扑灭贪污专员公署”,用来专门调查贪污案件。

《天天日报》成功点燃了炸药桶,让港督府门前围满了抗议请愿的香江市民,声势一浪高过一浪。

“成立廉政公署!”

“惩治五亿探长吕勒!”

“反贪污!还香江一个朗朗乾坤!”

外面洪水滔天,赵北风却躲在办公室中稳如老狗。

桌子掀了也就掀了,还怕什么?

得罪潮州商会又如何?

得罪那帮贪污腐败分子又能怎样?

在赵北风眼中,他们都是《天天日报》成就威名,确立行业霸主地位的养料而已。

两次反黑风暴加上这次的反贪风暴,让所有香江人都看到了什么才是业界的良心。

不是渣庸的《明报》,也不是马如龙的《东方日报》,而是他赵北风的《天天日报》。

这报纸能处,有事它真敢说!

良好的口碑直接将《天天日报》推到香江报业日销量冠军的宝座,每天都能卖出20多万份。

“少爷!吕勒特地派了一个管家过来传话。”

走进赵北风的办公室,高斯看着静静矗立在窗边的身影,一脸恭敬地说道。

“哦?什么话,说来听听?”

赵北风头也没回,直接问道。

“吕勒说,这次他认栽,不过他很喜欢《雷洛传》这部小说。”高斯一五一十地回道。

闻言,赵北风轻哼了一声。

“还真是个枭雄人物呢!”

“少爷,他传来这话到底是有什么意图?”高斯不解地问道。

“还能有什么意图?当然是准备跑路了,来和我们道个别。”

赵北风说得没错,看到民意汹涌,麦理浩又是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总督,许多警界高层不由得人心浮动起来,退居幕后的一帮大佬更是准备举家逃离香江。

不过这一切都与他赵北风无关,他向来是管杀不管埋,这种事情还是交由总督府头疼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