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被捕!

赵北风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搜查令,分明就是鬼佬警司签署的手令。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住处和办公室都没有被人动过手脚,而自己的车辆偏偏被人藏了洗衣粉。

法院所签发的搜查令可不是那么好拿到的,但是鬼佬上司的手令却是随签随有,能够搜查车辆已经算是他们最大的职权。

“李sir,是我耳朵秀逗了,还是你脑子瓦特了?

我一个四家公司的老板,一天收入顶你到退休的存在,会去卖洗衣粉?痴线啊!

还是说《天天日报》每月捐给警署的钱已经喂不饱你们。”

真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赵北风对着自称李刚的督察冷冷地嘲讽道。

闻言,李刚的脸色顿时闪过一丝不自然,心中也在暗暗叫苦。

这赵北风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旗下的《天天日报》是香江数一数二的大报纸,又是警署的大金主,自己这次亲自出马着实冒了不小的风险。

然而高风险也意味着高收益。

将那位大人物交代的事情办成,也算偿还了当年对自己的提拔之恩。

况且,那位大人物虽然已经退居幕后,但是在警队之中,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如果有他帮助,自己未曾不能更进一步。

如果能把赵北风人赃并获,然后将其办成一个铁案,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相信在英伦佬的法律面前,即使是港督来了,也不顶用。

“呵呵!赵生,到底有冇贩毒,等我们搜过再说,搜车!”

李刚一声令下,带着手套的差佬们纷纷采取行动,开始对着平治车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地翻找起来。

而一旁的赵北风则是双手抱胸,冷眼旁观。

这群差佬还是比较专业的,并没有让赵北风和李刚久等,就有一位警员匆匆跑至李刚的面前,跺脚敬礼道:

“李sir,我们在平治车后座底下的夹层中发现一个方盒,里面装满白色粉末状物体。”

听完手下的汇报,李刚的精神陡然一震,看来自己的安排并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很好!采集好物证,登记入库。”李刚中气十足地说道。

“Yes,sir!”

又是一个跺脚礼,收到命令的警员这才朝着平治车的方向小跑而去。

看着小警员离去的背影,李刚突然转过头来,对着赵北风露出一副揶揄的表情。

“赵生,我真的很佩服你呢,居然在车里放了这么多洗衣粉,也不怕牢底坐穿。”

“哇呜!那要值不少钱吧,李sir当真是下得起本钱,不过我觉得你可能被别人骗了,也许这些所谓的洗衣粉只是普普通通的白面粉。”

短短十数分钟的交流与相处,赵北风已经在心中确认无疑,眼前这个李刚督察即使不是幕后主使,也是一个知道内情的帮凶。

满脸自信的李刚直接将赵北风意有所指的话自动忽略。

他先是给四周的差佬使了个颜色,然后对着赵北风淡淡说道:

“赵生,你们涉嫌非法持有和贩卖毒品罪,我需要将你们带回总部调查,希望你们能够配合。”

话音一落,已经有几个差佬掏出手铐向着赵北风和赵大拷去。

“配合阿sir执法,是我们香江市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赵北风微微一笑,主动将双手递了上去。

看着戴在自己手上的银色手铐,赵北风自嘲道:

“人生真是奇妙!没想到我赵北风的第一次牢狱之灾居然是拜李sir所赐。”

警笛长鸣,押载着赵北风与赵大的警车缓缓驶入德辅道中的李宝椿大厦。

“李sir,没想到你们缉毒科会把总部设在这个地方,还真是讽刺呢。”

从警车上下来,赵北风四下看了看,一脸玩味地说道。

听到赵北风没头没尾的话,李刚微微挑眉,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哦?为咩要这么说?”

“哈哈哈哈!这栋大厦可是用卖鸦片和猪仔赚来的钱建造而成,而你们缉毒科恰恰选在这里办公,你不觉得十分有趣吗?”

这就是笑贫不笑娼的资本主义社会,光辉与正义之下,是埋葬累累白骨的无尽黑暗。

老天真的有眼吗?

如果有的话,那些人又凭什么子孙满堂,富贵荣华,家族甚至能够传承不绝。

在这些人的家族面前,未来的新四大家族,就是一个笑话,起码赵北风是这么认为的。

刑讯室中,赵北风方一坐下,李刚带着一个见习督察迫不及待地审问起来。

“姓名?”

“我要见我的律师,在没见到我的律师之前,我是不会回答任何问题的。”赵北风眼睑微垂,淡淡地说道。

“你的律师联系电话是多少,我帮你联系。”李刚不耐烦地说道。

“你们可以直接联系摩登服饰,他们的法务部会派遣律师过来。”

现在香江的律师只有两百余人,但摩登服饰的法务部就养了五人,可见赵北风对于律师的重视。

当然,赵北风花费那么多钱养这些律师,并不是让他们在办公室中喝茶打屁,而是为了处理旗下公司所遇到的各种法律问题。

比如摩登服饰的A货问题,赵北风的态度十分坚决,那就是发现一个就告一个,绝不姑息,如果对方不赔偿损失,那就把官司一直打下去,拖死对方。

接到毒品调查科的电话,着实把Lina吓了一跳,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家老板居然会与他们产生瓜葛。

因为担心自家老板的关系,Lina亲自带队,与公司的五个律师一起急匆匆地赶往毒品调查科。

“阿sir,我们想与赵生单独聊聊。”

五名律师齐齐望来,尽管其中并没有大状存在,但五人的气势叠加在一起,犹如惊涛骇浪,将李刚两人压得死死的。

待到李刚两人退出刑讯室,五人连忙对着赵北风齐齐喊了声老板。

赵北风点了点头,直接吩咐道:

“他们在我车里搜到一盒白色粉末,那不是洗衣粉,而是白面粉,我需要你们帮我盯着差佬,以防他们在检测报告出来后狗急跳墙,将物证调包。”

他涉嫌的罪名并不在保释范围之内,所以赵北风只能呆在刑讯室中,默默等待检测报告的出炉。

“姓名?”

重新回来的李刚本以为赵北风会老老实实地接受讯问,没想到赵北风理都没理他,自顾自地闭目养神起来。

“赵北风!你不说话有用吗?只要检测报告一出来,我就会把你扔进赤柱监狱。”李刚气急败坏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