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35.栽赃!

邓利君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赵北风留宿马兰芳公寓的计划。

看在林凤骄的面子上,他可不能在身心遭受重创的邓利君面前晃来晃去。

因此,爽完的赵北风并未多作久留,稍微点拨邓利君几句后,就离开了公寓。

至于邓利君会不会自寻短见或者报警什么的,他一点也不担心,有林凤骄在她身边做思想工作,肯定万无一失。

可惜事发突然,没有留下纪念品什么的,算了,以后再找个机会补拍就是,赵北风在心中暗暗想到。

赵北风与赵亚芷的关系已经近乎公开化,所以将她约出来过个夜什么的,赵家人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到。

这可害苦了赵亚芷,本以为今天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却不想又被赵北风抓了壮丁。

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上百集的虐情剧,亦没有自拍自嗨的短视频,怪无聊的赵北风只能与赵亚芷彻夜地促膝长谈。

天色刚蒙蒙亮,在厚重窗帘的遮挡下,主卧之中依旧是乌漆嘛黑一片,让人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

却不想一阵急促的拍门声突然响起,由远及近,透过卧室的大门传入赵北风与赵亚芷的耳中。

操劳一宿的两人本不想去搭理,可那拍门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哪有人会在这么早的时候扰人清梦,牛脾气上来的赵北风一把掀开被单,当即狂奔向大门。

“少爷!少爷!开开门!”赵大不断地拍门,似乎真有什么万分紧急的事情。

啪嗒一声,大门被赵北风粗暴地拉开,见叫门之人居然是赵大,他先是一怔,然后就是一脸不善地质问道:

“赵大,到底发生了咩事,要你一大早就跑来叫门?”

“少爷,这事确实挺紧急的,让我进去说吧,在楼道里讲有点不方便。”赵大请求道。

闻言,赵北风眉头一皱,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微微侧开身,就让赵大进入到公寓之中。

待到两人坐定,赵北风先是给自己点上一支万宝路,然后一边把玩着火机,一边幽幽地问道:

“说吧,到底发生了咩事?”

“今天早上,我与赵二在例行检查车辆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说着,赵大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个用手帕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方块,然后放在赵北风的面前一层层地打了开来。

赵大与赵二作为顶级保镖,他们每天会在出行之前,对车辆进行全面地检查,就是为了防止汽车炸弹之类的袭击事件发生。

令赵北风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真有人胆大包天的对其车辆下手。

随着方块上的手帕被一层层的揭去,得见真容的赵北风脸色黑得都能滴出水来。

别看它只是一个小礼盒,却是摩登服饰特别定制的礼品小样,每一个都有特殊的编号,是摩登服饰在做活动时反馈给顾客的特别赠礼。

从上面的编号来看,赵北风一眼就认出这个小礼盒正是几天前从其办公室中神秘消失的小样。

“里面装的是咩东西?”

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里面装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赵大也不会这么着急。

“一盒子的洗衣粉。”

赵大隔着手帕将礼盒轻轻打开,然后如实回答道。

看着满满当当一盒子的洗衣粉,少说有500来克的重量,赵北风瞳孔骤缩,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居然有人如此针对于他。

既然车上有这东西,自己的公寓和办公室中,会不会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同样被人做过手脚,藏了这东西。

赵北风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不寒而栗,冷汗涔涔而下。

“赵大,你立刻通知赵二赶往我的办公室,让他好好找找有冇洗衣粉,如果有的话,马上处理掉。”

说完,赵北风将办公室的钥匙丢给赵大,同时又补充道:

“等等回来陪我将公寓好好地检查一下,我怀疑这里也有可能被人藏了东西。”

可惜,赵北风的顾虑有些多余,在一番检查过后,公寓里并未发现什么洗衣粉。

没过多久,赵二打来电话,他在办公室之中也没有任何发现。

一脚踩灭被自己丢在地上的烟头,赵北风开始来回踱步起来。

赵大则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如何处理此事并不是他的职责所在,他只需等待自家少爷的命令即可。

足足过去一刻来钟,赵北风的声音终于响起。

“赵大,我会拿一个新礼盒给你,你将它装满白面粉,然后放到那处被人做过手脚的地方。”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赵北风可没有一直被动防守的习惯。

这样做虽然有点冒险,但他还是决定引蛇出洞,看看到底是哪路的牛鬼蛇神,正暗暗窥伺着他。

他刚刚也曾想过,这会不会是利家所为,但在真相大白之前,他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一个猜想,就对利家这样的顶级家族展开猛烈地报复。

“好的!不过这盒洗衣粉该怎么处理?”赵大小小地提醒了赵北风一句,

“留着也是个祸害,你将它带走,然后处理干净。”

赵北风稍作思考,就拍板决定道。

现在的赵北风哪里还有半分睡意,将一个礼品小样交给赵大后,就匆匆赶回房间做起早操来。

做完早操的赵北风元气满满,吩咐赵亚芷多加休息后,就坐上赵大所驾驶的汽车动身前往《天天日报》。

然而平治车才刚刚开出一个路口,就被两辆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警车前后堵截,生生逼停。

未等赵北风有所动作,几支点三八已经顶在车窗之上。

“车辆熄火!原地抱头!”

赵大并没有去搭理那些差佬,而是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赵北风,赵北风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回道:

“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

车门一打开,抱着头的赵北风和赵大在第一时间就被粗暴地扯下平治车,然后又被按在车尾开始搜身。

等到搜身完毕,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到赵北风面前,晃了晃手中的证件,自我介绍道:

“我是香江警署毒品调查科行动二组的高级督察李刚,有人举报你贩卖毒品,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是搜查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