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34.小圆脸

开弓没有回头箭,赵北风将错就错,一错到底。

“呜呜呜!”

“我说小圆脸,可不可以不要再哭?听起来真的很烦啊!”赵北风不耐烦的说道。

“利君,风哥真心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想到在里面洗澡的竟然是你。”已经买菜回来的林凤骄无语至极。

邓利君在其一生中做过很多大大小小的慈善。

早在1969年12月27日,她第一次来到香江试探市场时,就参加了香江工展会为“救童助学运动”举行的义卖,她当时还获得一个“慈善皇后”的头衔。

今年2月,在东南亚举行巡回演唱会的她赶来香江再度参加工展会举办的义卖会,以港币6500元的义卖二度荣登“慈善皇后”的宝座。

义卖会后,邓利君与林凤骄在一次慈善活动中结识,因为同是弯弯人,年龄又相仿,两人迅速发展成为亲密无间的闺蜜。

今天邓利君和林凤骄一同参加慈善活动的时候,其身上的衣服不小心被人弄脏。

见此情景,等到活动一结束,林凤骄就带着她回到住处,并让其去洗浴间冲洗一番,自己则去附近的市场买菜,准备请好闺蜜吃顿便饭。

“呜呜呜!”

回应林凤骄的却是更加凄苦的呜咽声。

没有办法,赵北风只身来到窗户边,给自己点上一只事后烟,美滋滋地吸了起来。

等到身后的哽咽声逐渐小了下去,赵北风这才转过头来,对着邓利君不紧不慢地说道:

“小圆脸!据我所知,你与大马的林振發正在谈恋爱吧?”

“我不叫小圆脸,我是有名字的,我叫邓……利……君!”刚刚平复下去的情绪又被某人勾动起来,邓利君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道。

“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小圆脸,我正问你话呢,请认真回答。”赵北风摆摆手,贱贱地说道。

一听这话,邓利君的脸色闪过一丝慌乱,连忙低下头去,同时泪水已在她的眼眶之中再次打转。

见状,赵北风哪里还不晓得这两人肯定是已经好上。

“林振發这人不错,对你应该是真心的,你也无需担心今晚发生的事情会被他人知道,因为你并不是我的菜,我更不会介入你们的感情。”闻言,林凤骄看了看正躺在自己怀里的邓利君,暗暗松了一口气。

见邓利君沉默不语,赵北风的眸中精芒一闪而逝,随即煽风点火起来:

“不过人家是当地豪族,你是歌星戏子,他的家族会接受你这个媳妇在外面抛头露面吗?

不管他多么爱你,你想要和他最后走到一起,就得放弃自己的音乐事业,你愿意吗?”

听到赵北风的话,邓利君诧异地抬起头来。

她很想大声地反驳回去,却发现自己想要说得话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只能一脸灰败的再次低下头去。

这是她一直不愿面对的现实,在与林振發相处时,她在心中不断地催眠自己,林振發是爱她的,一定会支持自己的音乐事业。

可惜这一切都是她的自欺欺人,被赵北风无情点破,又加上今天的遭遇,一时之间,她不由得陷入到无尽的迷茫之中。

见时机成熟,情绪酝酿已经到位,赵北风终于露出狐狸尾巴。

他化成一道光,撕破黑暗,向这个弱小无助的女人伸出了魔爪。

“小圆脸,我准备成立一家唱片公司,我们来合作吧!

成为唱片公司的老板,你既可以投身自己热爱的音乐事业,又能收获伟大的爱情,你的家人和恋人更会支持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轻轻挑起圆润的下巴,赵北风一脸真诚地邀请道。

跨度太大,整得邓利君有点懵,居然连赵北风的轻佻举动都没察觉。

当然,空口无凭,该秀肌肉时,赵北风也是杠杠滴。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一小段轻唱,尽管唱功很烂,但是瑕不掩瑜。

邓利君顿时听出这首歌的不凡之处,不过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旁边的林凤骄也是捂住嘴巴,尽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赵北风满头黑线,瞬间就开始怀疑人生,自己的唱功真有这么烂吗?

本着我不尴尬,尴尬就是别人的原则,赵北风又是硬着头皮唱了一小段。

“在你身边路虽远未疲倦,伴你漫行一段接一段……让疾风吹呀吹,尽管给我俩考验。”

赵北风自认为粤语歌唱得还是很不错的,可惜调根本唱不上去,惹得邓利君哈哈大笑起来。

“小圆脸,我的唱片公司虽然还未成立,但底蕴却是极其深厚。

就拿这两首歌来说吧,你可有听过?

只要你加盟我的公司,它们将是你新专辑的主打歌。”赵北风诱惑道。

“我没有钱,况且我与丽风唱片的合同还有一年到期。”

成为唱片公司的老板,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但她出道才几年,身上的积蓄当真没有多少。

“这个可以不用担心,我的公司还需要准备一段时间才能成立,正好等你明年合同到期,你没有钱也没关系,你可以拿自己的合同入股。”赵北风循循善诱道。

邓利君很喜欢赵北风刚刚所唱的两首歌,她隐隐有种感觉,它们合该是自己唱的。

可是,一想到眼前这个混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又开始迟疑起来。

“小圆脸,我的唱片公司迟早会成为亚洲的number one,你可千万不要错过。

你如果有顾虑的话,可以先问问你家人或者林振發的意见。

对了!刚刚忘了自我介绍,鄙人赵北风,香江《天天日报》、摩登服饰、北风劳务、《摩登时代》等公司的老板。”赵北风一脸和煦地说道。

欲速则不达,他还是懂的,所以点到为止,并没有过多地逼迫邓利君。

赵北风始终坚信,只要自己抛出去的饵料足够美味,鱼儿总会上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