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威胁

这个鬼佬不会粤语,而赵北风的英文又不是很好,没办法之下,他只能叫来吴有为充当临时的翻译。

“赵先生,我们置地公司对于你前段时间在股市上的操作很是不满,作为置地的大班,我需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个解释,才能给董事会一个交代。”

见过沈弼后,赵北风已经有点适应鬼佬的说话方式。

面对享利的快人快语,他也是直截了当。

“SHAREY公司三番两次对我的摩登服饰出手,而怡和洋行则是SHAREY公司的重要股东,你们是怡和洋行的子公司,我又恰好持有大量的置地股票,让我不对你们动手,那要对谁动手?”

这可是置地公司,没想到自家老板居然这么强硬。

因为太过吃惊,吴有为下意识的没敢翻译。

话语卡在他的喉咙之中,不上不下,嗯嗯呀呀的,显得十分尴尬。

“翻译!照实翻译!”赵北风看到吴有为的怂样,不悦地催促道。

听完赵北风的解释,享利当场就跳了起来。

“为什么?我们只是怡和洋行旗下的一个子公司而已。”

“你们是子公司,难道摩登服饰就不是我旗下的子公司?”赵北风冷笑道。

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准备善罢甘休,享利当即寒声威胁道:

“赵先生,不要以为有点钱就能为所欲为,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踢出局。”

“是啊!以你们的体量,确实能调动足够的资金来围剿我,然后将我踢出局,可惜如此做的成本足以买下好几个摩登服饰,你们愿意承担吗?”

在商言商,趋利避害是所有人的天性,赵北风就不相信这帮鬼佬资本家会选择与他两败俱伤。

看到置地大班陷入沉思,赵北风继续说道:

“我被踢出局,只是少搵一点钱,而你们不但不能利用股市套现,还有可能被套牢。

不要忘记,股市是一个开放的市场,我随时都能杀回来,而你们愿意把大笔的资金和精力浪费在我这个小人物身上吗?”

离场是绝对不能离场的,这种躺在家里就能轻轻松松把钱搵的优质股,他赵北风说什么也是不会放弃的。

“赵先生,我想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这种可能造成两败俱伤的争端确实需要解决。”

港督刚刚上任,十分重视香江的经济建设,而国际上的局势更是利好不断,这让香江股市的行情一片大好,几乎一天一个样。

在这种大势之中,他们置地公司绝不能掉队,否则他这个大班之位肯定不保。

赵北风有一句话说得很对,现在正是大捞特捞的好时候,没必要把资金和精力浪费在他这个小人物身上。

“大班先生愿意谈,那当然好,只要怡和洋行答应不再针对摩登服饰,我可以保证,我手头上的置地股票不会被用于砸盘。”赵北风信誓旦旦道。

“这个条件我暂时无法答应,我需要先和总公司沟通一下,才能给你答复。”

虽然贵为置地的大班,但也无权干涉总公司的行为,不过为了置地的利益,他必须竭尽全力去促成此事。

“大班先生,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那就准备来围剿我吧。”

时间就是金钱,赵北风可没功夫与怡和洋行不断扯皮。

“Oh,my god!赵先生,你居然在英属殖民地威胁一家英资大集团。”享利难以置信道。

香江虽说是一个自由港,但英伦人在与华人的竞争中,都是自带着一股天然优势。

你以为华商没钱买太平山顶的别墅?

鬼佬不给你买而已。

难道华商真没实力开发香江岛的地皮?

鬼佬不给你开发而已。

“大班先生,请不要和我谈权力,这是自由社会,我们要讲法律,况且金钱是没有国界的,我相信在资本面前,即使是你们的首相,也要俯首在地。”赵北风大放厥词道。

无欲则刚,他目前的生意版图与香江的总督府还没有什么交集,所以根本不需要点头哈腰,摆出一副哈巴狗的模样。

如果当真有什么鬼佬官员跳出来作死,他也不介意送他们去见见那些运输署的前辈。

在置地大班面前谈资本,按理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享利应该大笑出声才是,然而他却是一反常态,默默地离开了。

多年后,因为置地牛奶收购大战功成名就的他在回忆录里提到:

“赵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人,在英伦人面前,他根本就没有身为香江华人该有的卑微,记得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不但威胁我,还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地谈资本,关键是我居然还信了,这大概就是东方巫术的神奇力量吧。”

当你被群殴时,你应该如何反击?

赵北风的答案就是逮着一个拼命地打,打到其余人不敢再妄动为止。

只要他拿捏住置地,怡和就会帮他搞定马克斯家族和利家,所以摩登服饰的危机应该很快就会过去。

好事成双,古人诚不欺我。

在临近下班的时候,赵北风意外接到来自新加坡的国际长途。

“少爷,目标已经抓住。”电话那头传来高斯低沉的声音。

闻言,赵北风浑身一震,连忙问道:

“钱还在吗?”

“还剩70万美金。”

他喵的,这才过去多少天,就花了他30万美金,不可原谅!

“有冇幕后主使?”赵北风阴恻恻地问道。

“有,应该是利家,他们给目标提供了不少便利,他才能顺利地转走500多万港币。”高斯一五一十说道。

“知道是利家的哪位吗?”

利家是香江四大家族之一没错,可他赵北风也不虚它什么。

“联络李峰的人并没有表露身份,因为国泰航空给予他不少帮助,我才如此猜测。”高斯解释道。

“国泰航空吗?我知道了,你们赶紧回来吧。”没能找到幕后主使,赵北风略微失望。

“李峰还有他的小姨子准备怎么处理?”高斯问道。

“送他们去该去的地方。”赵北风淡淡地回道。

“好的!”

高斯何其聪明,瞬间就明白自家少爷的意思。

见时间已经差不多,赵北风直接提包走人。

算算时间,已经好久没去马兰芳那里,林凤骄又在搞慈善,几天不见,怪想念她们两个的。

于是,想要给她们一个惊喜的赵北风并未提前通知两人,就急吼吼地赶往马兰芳的公寓。

他有公寓的钥匙,自然不必敲门。

啪嗒一声,大门打开,赵北风迈步而入。

从洗浴间的方向有隐隐约约的流水洗漱声传来。

这是马兰芳还是林凤骄呢?

心头被挠得痒痒的,赵北风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因为是自己女人家的关系,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剥了个一干二净。

蹑手蹑脚摸到洗浴间,轻轻一推,好家伙!浴室门竟然没锁,省得叫门了。

浴室之中充满氤氲热气,随着赵北风不断靠近,一声娇嗔从浴帘内响起。

“凤骄!怎么可以在我洗澡的时候进来呢?”

凤骄?看来是马兰芳无疑。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赵北风却没有发现声音的异样,一把扯开浴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