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Boss!不好啦!

为了不让摩登服饰停摆,赵北风将留下之人的工资待遇全部翻番。

当然,这只是他的权宜之计,等人员齐备后,还是要恢复到正常水平的。

离开摩登服饰,本以为就此消停的赵北风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喜”正等待着他。

三天时间不到,当他带着林凤骄在办公室中happy的时候,却有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

关键时刻,赵北风不予理会。

哪知电话铃声却是不依不饶。

无奈的赵北风只能将战场转移到办公桌旁,然后将电话接起。

谁知刚刚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Lina焦急的声音。

“Boss!不好啦!财务带着他的小姨子跑路啦!”

“!!!”

微微错愕过后,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的赵北风顿时不满地说道:

“跑路就跑路!为咩要这么慌里慌张?

你可是总经理!要淡定!

再找一个就是,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难道两条腿的员工还找不到吗?”

“Boss!他跑路时还卷走了公司账户上所有的钱。”

“!!!”

Lina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惊得赵北风就是一个激灵。

认真起来的赵北风好可怕!

现在的林凤骄多么希望马兰芳能够出现在这里,然后帮她分担一点压力。

因为人手紧缺的关系,摩登服饰的员工往往身兼数职,却不想被这个名叫李峰的财务抓住漏洞,将公司账户上的五百多万港币转了个一干二净。

在赵北风的指示下,Lina连忙报警,却是为时已晚,李峰早就带着他的小姨子离开了香江。

赵北风本想做掉他的妻儿先出一口恶气,却从差佬口中得知,李锋的儿子居然是他老婆偷人所生。

好家伙!听完狗血故事的赵北风顿时息了这个念头,他可不会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来。

当天下午,赵北风就让高斯带着六名雇佣兵急急飞往新加坡。

即使挖地三尺,他也要将其找出,然后告诉李峰,他赵北风的钱可不是这么好拿的。

当赵北风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时,《东方日报》的马如龙,《明报》的渣庸,还有报业公会的主席岑维修纷纷来电。

他们说的事情不尽相同,就是有位大人物将摩登服饰的丑闻摆到他们面前,为了不得罪这位大人物,他们明天的报纸只能如实报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赵北风还能怎么办,在了解到那个大人物的身份后,就默认他们报道此事。

当第二天来临时,香江市面上的大报纸仿佛约定好的一般,纷纷曝光摩登服饰的财务卷款潜逃,让公司陷入财政危机的丑闻。

当然,《天天日报》也报道了此事。

不过与其他报纸不同的是,提前收到风声的赵北风代表摩登服饰在《天天日报》上面同时发表了一则声明。

声明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摩登服饰很快就会有大笔的资金注入,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摩登服饰的旗舰店也不会因此歇业。

然而,被他按压下去的舆论并未因此消停,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反而愈演愈烈起来。

隔天,赵北风就被爆出曾经在汇丰银行抵押所有的公司贷款1500万港币,至今未还。

这些报道让他的声明几乎成为一张废纸,相信他的人变得寥寥无几。

如此也就算了,更可恨的就是在这个时候,以倪框为首的社评家纷纷跳出。

他们将赵北风之前所谓的“黑料”重新翻出,不断攻击赵北风的同时,还将摩登服饰与《龙虎豹》联系在一起,进行大肆地贬低和诋毁。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赵北风不得不承认,文人的嘴,武人的刀,确实都能够杀人。

绝不能让这个倪框再继续蹦跶下去,不然的话,摩登服饰辛辛苦苦经营的品牌逼格肯定会被其毁掉。

想一想之前砸他饭碗的那些人,他们的坟头草无一不是三尺多高,不难看出赵北风肯定会使出雷霆手段教教这个倪框如何做人。

将此事交代给李大去办后,赵北风不得不思考起破局良策。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他赵北风身板是小,但也不是没有脾气的。

在很早以前,他就明白一个道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不将他们的魔爪斩断,以后就别想过安稳的日子。

摩登服饰幸好不是上市公司,不然的话,自己早就被人玩死。

历经此事,赵北风已经决定,除非万不得已,自己的核心产业决不上市。

他以后主要的发展道路就是轻资产、低负债、多现金,在积攒足够实力前,绝不允许被重资产行业套牢。

正当赵北风苦苦寻思对策时,汇丰银行的总经理沈弼却是不请自来。

沈弼,牛津大学圣爱德华学院肄业,1945年在阿三国、中东和利比亚等地服兵役,1948年复员到香江,参加汇丰银行工作,先后在新加坡、霓虹汇丰分行工作过数年,1971年任总经理。

作为李超人的命中贵人,香江未来的财神爷,赵北风对于他的来意很是好奇。

“赵生,SHAREY公司委托我行向摩登服饰提出收购,不知道身为老板的你是否有这个意向出售?”

鬼佬就是直接,不像华人那样弯弯绕绕。

“沈先生,我如果不愿意的话,汇丰银行是不是要将我的贷款全部收回?

到那时,我如果无法偿还,汇丰会不会把我的摩登服饰以几乎白给的价格送予SHAREY公司?”

看着上门讨债的沈弼,赵北风似笑非笑地说道。

“赵生,正常情况下来说,确实是如此操作的。

不过有你的那些置地股票在,我们汇丰银行还做不出将优质客户往外推的事情来。”

沈弼拿起林凤骄亲手泡的茶,轻轻抿了一口,继续说道:

“我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想认识一下赵生,不管那些报纸如何报道,你的发家史就已证明你是一个值得合作的人。”

“合作愉快!”

确认过眼神,这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人。

赵北风也没什么好矫情的,当即和沈弼热情地握了握手。

他需要沈弼在汇丰为他大开方便之门,沈弼需要赵北风用不断的成功为他增加升职业绩,两人算是互利互惠,一拍即合。

“摩登服饰的事情需要我出面帮你们说和吗?”沈弼意有所指道。

SHAREY公司并不知道赵北风的底蕴,还以为这番操作下来,已经将他吃得死死。

“不用,我会自己解决,如果连这道坎都迈不过去,我还有咩资格做沈先生的合作伙伴呢?”赵北风一脸自信地说道。

说和是不可能说和的,起码不能现在说和。

他正处于弱势方,一旦求和,那就是城下之盟,肯定要出让不少的利益,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经得起三大巨头的步步蚕食。

为了一劳永逸,赵北风决定开始反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