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A货

“渣生的办报理念才是最令人佩服的,我办《天天日报》只是剑走偏锋耍了点小手段而已,实在上不得台面。”

为留下一个好印象,赵北风小小地自损了一把。

“恩!年轻人,你很不错,没有在取得成功后就变得骄傲自大起来,是一个可以做大事的人。”

渣庸在三言两语间就开始以长辈自居,这让平白无故低一个辈分的赵北风颇为膈应,不过为了那些小说的影视版权,他生生忍了下来。

“作为渣生的狂热书迷,我一直想将你的小说搬上大荧幕,不知查生可不可以给这个机会,将那些小说的影视版权打包出售给我,我给的价格一定包你满意。”

赵北风见关系已经拉得差不多,于是直入正题说道。

“哦?有几多?”

这还是渣庸第一次听到有人想将他的小说搬上大荧幕,顿时来了兴趣。

“一百万港币!”

伸出一根食指,赵北风报出一个惊人的价格。

在这个编剧只能拿死工资,一个剧本最多值几百块的年代,赵北风给的价格那是妥妥的一笔巨款。

尽管如此,查庸还是有点不满意,毕竟这些小说于他而言,就像亲生孩子一般,感情深厚。

“一百五十万港币!查生,这已经是我的底线,要不是实在太喜欢这些小说,我也不会如此的大出血。”

见渣庸犹豫,赵北风咬咬牙,又一脸肉疼的增加五十万港币。

他的真正底线是两百万港币,再多的话,即使是赵北风,也无法拿出那么多的现金。

赵北风一脸肉疼的表情当然是做给渣庸看的,不给他看到这种表情,他是不会知道一百五十万港币到底意味着什么。

现在渣庸的小说还没有影视化,谁也无法保证那些改编出来的电视剧或者电影到底会不会火,自然不会有人和赵北风竞争,更不会拿出一百五十万港币来和他抢版权。

最终,心动的渣庸还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需要再考虑几天的他和赵北风互换名片后,就转而与其他名流攀谈起来。

香江报业公会的年会并不是封闭式的,除了提供给会员交流的平台,还会邀请一些社会名流参加。

与掌握香江喉舌的报业交好,对于那些社会名流来说,也是大有裨益,所以在接到邀请后,都会亲自前来。

在这些人中,赵北风看到不少顶级家族和大家族的人,因为出身的关系,马如龙也没带赵北风舔着脸上去打招呼。

从这件事情中就可以看出,即使是香江的富豪,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现在的他还真不算什么。

马如龙也是有自己的交际圈,不可能时时刻刻照顾到赵北风,所以在带他认识一些报业同行后,就回到属于自己的圈子。

正当赵北风落得个清净,准备随便对付几口自助餐时,默默关注他许久的某人似乎瞅准这个机会,快步走上前来。

“赵生,你好,没想到我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会在这个场合。”来人一脸和煦地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是第一次见面,赵北风依旧十分客气的与他握了握手。

“你是?”

“哈哈!有点老糊涂,一时忘了自报家门,赵生请见谅,鄙人林白欣,丽新制衣厂的老板。”林白欣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

一听来人是林白欣,那个丽新制衣厂的老板,赵北风原本和善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摩登服饰的衣服就是由丽新制衣厂代工的,当初选定丽新,就是看中其良好的口碑,以及为国际大品牌代工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

可惜现在看来,当真是所托非人。

从去年12月份下旬开始,摩登服饰旗舰店的销售额增长明显放缓,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春节之前一般是传统的销售旺季,没想到摩登服饰的销售额却是逆势而行。

面对如此诡异的情景,赵北风警铃大作,在去往弯弯之前,连忙布置摩登服饰的员工开始着手调查。

他从弯弯回来没过多久,调查报告就被送到赵北风的办公桌上。

原来在香江的市场中有大量摩登服饰的A货流入,除了没有贴牌,衣服的做工和质量简直一模一样。

看完报告,傻子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赵北风又如何猜不到究竟是谁在幕后搞鬼呢?

之前一直忙于应付葛家的事情,就让人先行收集丽新制衣厂的罪证。

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发动对林家的攻击,只是没想到这个林白欣却是先一步找上门来。

“不知道林大老板有何贵干?”赵北风冷冷说道。

看到赵北风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变得异常冷淡,这让林白欣顿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明明是合作伙伴,为什么会搞得像仇人见面一样?

不过想不通归想不通,他还是道明了来意。

“我十分看好摩登服饰的前景,不知道赵生是否有意转让,或者接受投资也行。”

此时的林白欣已经不抱多大的希望,他现在只想试探一下赵北风的口风。

“呵呵,林大老板往市场中投入那么多没贴牌的摩登服饰,原来是为了逼迫我转让公司。

这手段未免太拙劣了吧!如果你的水平只有这样,我都怀疑丽新制衣厂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赵北风嗤笑道。

“什么?投入没贴牌的摩登服饰?”林白欣震惊地反问道。

瞧林白欣震惊的模样不像作伪,赵北风的眉头就是一皱,难道这件事情中还有他不知道的隐情?

“不错,从去年12月下旬开始,不断有没贴牌的摩登服饰流入市场,让我损失很大。

我查到这些衣服就是你们丽新制衣厂私自生产的,别告诉我,身为老板的你居然不知道。”赵北风讥讽道。

听完赵北风的话,林白欣的血压顿时飙升,脸色更是涨得通红,显然是羞怒至极。

“赵生,现在是年末,这段时间的我一直呆在国外跑单以及收账,刚回来也没多久,还真不清楚丽新制衣厂里居然发生这种事情。

放心,我这就回去调查清楚,肯定会给赵生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话音一落,林白欣转身就走,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更是没有去理会什么年会不年会。

这事要是处理不好,有证据在手的赵北风报复起来,他数十年的心血肯定会毁于一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