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一出好戏

1972年1月18日,对于广大香江人来说,这是平平无奇的一天,但对于香江警署总署长葛百来说,却是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天。

就在他的眼前,他的司机和爱车,轰的一声,炸成了飞灰。

要不是有G4将他及时扑倒,他很可能已经魂归上帝的怀抱,阿门!

这一刻,裤裆微微湿润的葛百咬牙发誓,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抓住凶手,然后将他们绳之以法,吃上“花生米”。

警署一哥受袭,这么大的动静,消息怎么可能隐瞒得住。

反黑先进单位《天天日报》最先开炮,一口大锅直接扣在黑涩会头上,暗指此次事件很可能是社团对于去年香江警署扫黑行动的报复,然后罗列出一大串号码帮孝字堆的累累恶行。

对于《天天日报》这种夹带私货的行为,并没有多少同行出来指责,因为《天天日报》的报道有理有据,确实极有可能,他们能做的,就是拼命跟进。

一时之间,节奏被《天天日报》带的飞起,舆论滔滔,反黑浪潮开始逐渐成型。

矮骡子之所以被人瞧不起,就是因为他们全身上下都是黑的,见不得阳光,一旦被人曝光,赤裸裸的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那时便是他们灭亡之日。

虽然O记还没什么动作,但只要是有心的社团大佬,都已经嗅到不同寻常的味道,于是纷纷离开香江,暂避风头。

大佬可以走,但是小弟必须留,如果小弟都走了,那大佬的产业谁来照顾?

义气什么的,在那些大佬眼中,远没有港钞来的实在,这江湖中真正讲义气的人,不是呆在赤柱,就是已经喋血街头。

看着手中的《天天日报》,马如龙眉头紧锁,这事情是不是太过凑巧,但一想到赵北风此人在香江无依无靠,只能将心中那个不切实际的揣测掐灭。

众望所归之下,香江警署对社团再次重拳出击。

顷刻间,江湖一地鸡毛,托《天天日报》的洪福,号码帮的孝字堆成了O记的重点照顾对象,损失惨重不说,实力更是跌出三十六字堆的前三,甚至前十的位置都没能保住。

在弯弯收到这个消息的号码帮大佬,也就是葛大少的老豆葛宏辉,当场吐血三升,直接进了医院。

同一天,一艘三无渔船借着夜色的掩护,在弯弯花莲县的海岸边偷偷靠岸,接着从上面走下六个身背黑色长包的大汉,不稍片刻,他们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该死的《天天日报》,该死的赵北风,陈慧敏他们怎么还没动手?”葛袁亮不耐烦地问道。

收到老豆进医院的消息,身处花莲县豪华海景别墅中的葛大少只能结束酒池肉林般的生活,在一众小弟的簇拥下,于第二天前往台北医院看望老豆。

“大少,那个赵北风异常警觉,白天窝在《天天日报》,晚上住在半岛酒店,风头正紧,陈慧敏他们不敢在这两个地方动手。”葛大少身边的狗头军师连忙解释道。

“嘿嘿!我倒要看看他这个缩头乌龟要做到什么时候?他的两个女人呢?有没有给本少绑回来?”

区区一个大陆仔,竟敢夺他葛袁亮看中的女人,还打伤他麾下的头号打仔,让他丢了个大脸,不可原谅!

这一次,葛袁亮不但要抢走赵北风的全部财产,还要睡他的女人,如此这般,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不等狗头军师回答,司机小弟突然来了一个急刹,害得车内的众人都是一个踉跄。

“玛德!扑街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心情就不好的葛袁亮更是火上浇油,出声怒斥起来,要不是这个司机小弟背对着他,他肯定会一巴掌糊上去。

“大……大少,是前面的面包车,它突然插到我们的车前,然后来了一个急停,我也是没有办法。”司机小弟一脸委屈地说道。

“奶奶的,快给我下车,叫上后车的弟兄,先给我将那车人打个半死,然后拖到我的跟前说话。”正愁无处泄火的葛大少寒声吩咐道。

在葛大少噙着雪茄,吞云吐雾的时候,狗头军师已带着一众弟兄将面包车团团包围。

“喂!给我出来,不出来的话,我们就要砸车了。”

随着棍棒和砍刀的敲击,面包车的车门上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凹痕。

唰唰两声,面包车两侧的车门突然被人推开,从中钻出五个头戴黑色头罩手持AK47之人。

“哒哒哒哒!”

未等这些矮骡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对准他们的黑黝黝枪管已经窜出火蛇。

枪声与惨嚎声在这人烟稀少的公路上不断响起,片刻功夫不到,面包车的四周已经被鲜血染红。

目睹这一切的葛袁亮肝胆俱裂,嘴上叼着的雪茄早已不知所踪,现在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葛袁亮刚刚升起窜到驾驶位驾车逃离的念头,就有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车辆的发动机和车胎直接被那伙人打爆了。

……

弯弯大学附属医院最好的VIP房中,在此修养的葛宏辉没能等到他的儿子,却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你们想要什么?直接说吧。”

就在刚才,一个男子来到他的病房外,在被他的保镖阻拦后,就将一个黑色磁带送了进来。

听完磁带的葛宏辉这才知道,他的儿子葛袁亮为什么迟迟还没有出现,原来是被他们绑架了。

“2000万新台币或者500万港币,100万美金也行。”男子淡淡回答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要是我交了赎金,你们不放人怎么办?”

葛宏辉不愧是社团的大佬,在这种情况下,不但没有乱了分寸,还想反制回去。

“我会呆在这里,直到你们交完赎金,接回你的儿子为止。”

葛宏辉没想到眼前这个绑匪会这么回答,一时之间,他也没察觉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最终,葛宏辉按照绑匪提供的地址,交了500万港币的赎金并留下自己病房的电话号码。

“钱已经给你们了,我的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葛宏辉惴惴不安地问道。

“等!等我同伴的电话!”绑匪面无表情地说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还未等到电话,却有台北市的差佬找上门来。

葛大少被绑架的现场没有一丝遮掩,没过多久就被路过的司机发现,因此,差佬能够找上葛宏辉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