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杀猪

结婚?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结婚的,赵北风直接坦白。

愿意接受的话,赵北风并不介意收下此女,如果不愿接受,他也不会勉强,大家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没必要纠缠不清。

林凤骄没想到赵北风居然这么渣,本想与他尝试拍拖的心思顿时变淡了几分。

看出林凤骄的纠结,善解人意的赵北风替她回答道:

“我们还会在弯弯逗留几天,在离开之前,你有的是时间慢慢考虑,不过现在,请林小姐赶紧去洗漱一番,我还等着你去吃午饭呢。”

听到赵北风的催促,林凤骄有些迟疑,毕竟被单之下,是她那光溜溜的身体。

赵北风哪里会管那么多,伸手将被单扯开,不顾春光乍泄,将林凤骄一把抱起,在后者的连连惊呼声中,向着洗浴间走去。

当赵北风带着林凤骄出现在酒店餐厅时,马兰芳的身旁突然走出一人,当先迎了上来。

“赵先生,你好你好!欢迎来到台北,鄙人张国强,弯弯泰丰制衣厂的老板,冒昧打扰,希望你不要责怪。”

年逾中年,身材发福的张国强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和赵北风热情地握了握手。

赵北风招呼身旁的林凤骄先去和马兰芳一起吃午饭,自己则是带着张国强来到一处无人的角落。

“张老板,你来找我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赵北风好奇问道。

“赵先生,听说你们摩登服饰即将进军弯弯市场,我来此的目的就是想问一下,你们在弯弯销售的衣服可不可以由我们泰丰制衣厂代工?”张国强一脸忐忑地请求道。

在本土生产摩登服饰的衣服,确实能节约不少成本,赵北风不是没有考虑过。

但这样做并不是没有弊端,一个监管不好,就会造成摩登服饰衣服的质量良莠不齐。

沉吟良久,赵北风还是没有一口回绝。

“张老板,这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决定的,我需要派人去你的制衣厂实地考察一下,假如你们真有能力生产我们摩登服饰的衣服,到那时我们再谈合作不迟。”

见还有希望,张国强大喜,连忙将名片递上,然后诚挚地邀请道:

“赵先生初来台北,无论如何我都要尽一下地主之谊,晚上7点我在乔月俱乐部做东,顺便介绍几个朋友给赵先生认识,千万记得不要带女伴,那种地方懂得都懂。”

张国强语气里的暧昧,赵北风又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无奈盛情难却,他只好勉勉强强答应了下来。

……

来到偏僻的乔月俱乐部,赵北风在大失所望的同时暗暗警惕了起来,因为这里居然是一个赌场,晚上更是只有他们一桌客人。

“赵先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鸿德地产的老总,陈一生,这位是同福金行的老板,周彤望。”

经过张国强的介绍,赵北风和他们两人礼貌性地握了握手,兴致缺缺。

四人落座,看着眼前的筹码,赵北风眉头紧皱。

“张老板,这些筹码究竟是什么回事?我身上可没有那么多钱。”赵北风不悦地说道。

本想陪着他们小玩玩的赵北风可没打算玩这么大,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一千万而已,赵老板不会是玩不起吧?”陈一生搂着身旁的两个小妹,不屑地说道。

“摩登服饰家大业大,一千万新台币算什么。”周彤望出声替赵北风解围道。

“赵先生,那么多钱,我们也不可能带在身上,到时候牌局结束,大家互相打个欠条就行。”张国强笑眯眯地说道。

“是啊!是啊!赵老板怎么可能玩不起呢?”

这时,贴在赵北风身上的两个妖艳贱货也跟着帮腔起来。

“最多十万,我可以陪你们玩玩,输完之后我也不会再赌,我对牌局实在不感兴趣。”赵北风淡淡说道。

见赵北风态度十分坚决,油泼不进,针插不进的样子,张国强当即不再伪装,从身旁的公文包中掏出四份文件直接丢在赵北风的面前,然后冷冷说道:

“不赌可以,只要你将这四份转让合同签掉。”

推开身旁的妖艳贱货,赵北风拿起四份合同分别查看了起来。

《天天日报》、《龙虎豹》、摩登服饰公司以及北风劳务公司,还真是一个都没有落下呢,赵北风在心中冷笑不已。

“你以为凭借几份合同就能夺走我的产业?”赵北风嗤笑道。

“呵呵!你一个才到香江不过半年的大陆仔,又有谁会帮你出头呢?公司公章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们有自己的办法。”张国强得意洋洋地说道。

赵北风用看死人般的目光盯着张国强三人,寒声道:

“我要是不签呢?还是说仅凭你们三人,就能逼着我签?”

赵北风话音刚落,砰的一声,赌厅的大门突然被人踹开,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带着十多个彪形大汉迈步而入。

来人赫然是号码帮的葛大少,葛袁亮。

看到来人,赵北风心中对于几个弯弯佬为什么如此了解自己终于有了一个答案,原来这个死胖子就是今晚杀猪局的幕后主使。

“葛大少,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吗?”赵北风冷冷地质问道。

葛大少人多势众,但赵北风有赵大和赵二两人,所以他一点也不虚。

“哈哈哈哈!会有什么后果?你以为回到香江后,《天天日报》还属于你吗?”葛大少猖狂大笑道。

他葛袁亮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在逼迫赵北风签掉转让合同后,他就会卸磨杀驴,然后将其沉到太平洋中去。

“葛大少要是不现身,我今晚恐怕很难完完整整的走出去,但是有了葛大少这个护身符在,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赵北风风轻云淡地说道。

葛大少只当赵北风的话是败犬的无能狂怒,刚要吩咐手下动手,却不想赵大先一步出手了。

赵大朝着葛大少径直窜去,身形迅捷如豹,未等葛大少身旁的手下反应过来,赵大势大力沉的一拳已经结结实实落在葛大少的大肚腩上。

吃痛之下,躬成虾米模样的葛大少感觉自己的苦胆都快要吐了出来。

这时,他身旁的两个手下才堪堪反应了过来,不过为时已晚,他们瞬间就被赵大踢飞,然后葛大少的脖子就被赵大反手扣住。

唰!唰!唰!

一把把手枪被葛大少的手下拔出,那黑黝黝的枪口对准的却是葛大少。

“你们想干嘛?还不快给我把枪放下。”

被那么多把手枪指着,葛大少深怕枪支走火,连忙呵斥道。

“葛大少,麻烦你送我们安全离开,今天的闹剧就到此为止,我们走!”

说完,赵北风带着赵二当先离去,赵大挟持着葛袁亮紧随其后,而那些葛大少带来的手下,不但不敢阻拦,还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

待到赵北风等人离去,张国强等人才从赌桌底下爬出,一脸恐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