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1.早安台北!

弯弯的台北距离香江将近两个小时的航程,尽管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时间管理学大师赵北风却没有一丝丝的浪费。

在飞机升空平稳后,赵北风没有理会Lina上翻的白眼,一把揽过马兰芳的纤纤细腰,径直走入头等舱的厕所之中。

这一去就是接近两个小时,在飞机即将降落的时候,无奈的空姐只能敲门将两人唤了出来。

“Boss,你是牲口吗?”Lina不满地吐槽道。

闻言,赵北风先是一怔,待到回过味来,随即用古怪的眼神在Lina身上来回扫视了一圈,这才嘿嘿贱笑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老板呢?你如果好奇的话,自己来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赵北风半开玩笑半暗示的话让Lina一阵膈应,连忙撇过头去,不想再搭理这个一直性骚扰自己的混蛋。

……

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弯弯实现了农业经济到工业经济的全面转型。20年间,弯弯以廉价劳动力为主导的出口加工业创造了亚洲的经济奇迹,被称为“亚洲四小龙”之首。

如果能成功开拓这样一个市场,对于摩登服饰来说,不仅仅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还会拥有庞大的经济利益。

摩登服饰在香江市场取得的巨大成功,证明赵北风带来的超前时尚并没有水土不服。

因此,对于拿下弯弯市场,赵北风充满信心。

弯弯的经济虽然发展很快,但却是极不均衡。

大财团和高收入人群大多集中于北部,尤其是以台北市为中心的北部地区,商业发达,吸引了许许多多的中南部青年北上就学与发展。

在来到弯弯之前,赵北风和Lina做过不少功课,最终决定只在弯弯开设两家旗舰店,分别位于台北市的西门町和敦化南路。

来到弯弯的第二天,下榻在台北市圆山大饭店的众人直接兵分两路。

Lina带着她的小秘书和市场部经理去西门町和敦化南路实地考察以及选址,而赵北风则是带着马兰芳来到附近约定好的咖啡馆谈一个代言。

弯弯,有宝岛之称!

它曾捧红过无数美女明星。

她们个个雪肤娇嫩、性感靓丽,美得令人沉醉、令人窒息!

她们在荧屏中惊艳了时光,温暖了岁月。

赵北风今天约见之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日后红遍弯弯大街小巷的美女明星,“二秦二林”中的二林之一,林凤骄。

按照赵北风的意思,是想将双林的代言合同全部都拿下,可惜林清霞只有17岁,还未出道,在满满人海中,他根本无处寻找。

而19岁的林凤骄在去年出道,出演了功夫片《潮州怒汉》,赵北风通过方怡华的关系,才好不容易联系上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

林凤骄可以说是个新人,还没有多少名气,可能无法带动摩登服饰,然而赵北风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有李晓龙这个大拿在,她负责做个花瓶就行,日后名气上来,自然会反补摩登服饰。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代言合同,林凤骄既惊又喜,所以在精心打扮一番后,就早早来到约定好的咖啡馆等待。

“林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鄙人赵北风,摩登服饰的老板。”

见到青春靓丽的林凤娇,赵北风不由得眼前一亮,连忙用国语介绍道。

摩登服饰风靡香江,弯弯这边也是有所报道的,甚至还有不少富豪专程跑去香江购买。

只是没想到摩登服饰的老板竟然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

微微惊讶过后,林凤骄不敢托大,一脸谦和地说道:

“我也是刚过来没多久,赵先生的国语讲得真好,我还担心自己不会粤语,会沟通不方便呢。”

“以前正好学过,不知道林小姐对于我们摩登服饰有没有了解过。”

身处弯弯,赵北风可不敢轻易说出自己是从北边来的,所以随便找个借口直接搪塞了过去。

“当然有啦,那些衣服好漂亮的,可惜就是太贵了。”林凤骄悻悻说道。

“哈哈哈哈!林小姐,不需要可惜什么,只要你成为我们摩登服饰的品牌代言人,就能在第一时间免费穿上我们摩登服饰最新款的衣服,而且每年还会有大笔的代言费可以拿哦。”

赵北风一边讲着福利,一边将合同递到林凤骄的面前。

一年十万新台币,每年还会增加两万新台币。

摩登服饰的代言合同对于家境不好的林凤骄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即使签约年限长达十年,她也是毫不犹豫的将其签掉。

签署合同后,林凤骄已经可以算作赵北风的半个员工。

于是,居心不良的赵北风开始对其嘘寒问暖起来。

老板关心员工,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当事人林凤骄显然不是这么认为,赵北风的热情让她多少有点不适应。

只想赚钱养家,暂时不考虑感情的她,在纠结一番后,最终还是选择告辞离去。

看着林凤骄离去的背影,赵北风给自己点上一支万宝路,眉头轻蹙。

“风哥,虽然你年少多金,但是人家似乎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先前一直保持沉默的马兰芳在此时突然开口说道。

“……”赵北风沉默不语。

“我相信风哥并没有拍拖的意思,如果只是馋她身子的话,我可以帮你哦。”马兰芳一脸狡黠的说道。

闻言,赵北风顿时来了兴趣,一脸诧异地反问道:

“帮我?怎么帮我?”

“听说台北的夜市很赞,可以把她约出来给我们当向导,顺便请她吃个夜宵什么的。”马兰芳循循善诱道。

赵北风的眼眸微闪,对于马兰芳打什么主意,他心下了然。

“她可是舞女出身,你真能搞得定?”赵北风有些狐疑地问道。

“呵呵!她是舞女,我还是妈妈桑呢,你就等着看我如何将她吃得死死的吧。”马兰芳嗤笑道。

晕晕乎乎的林凤骄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不但变成了一匹小马驹,还驮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那个男子“驾啊!驾啊!”的喊着,而她则是撒开四蹄,不知疲倦的狂奔起来。

最后,体力不支的她终于倒了下去,意识也变得混沌模糊起来。

当林凤骄从宿醉中清醒过来,已是日上三竿,映入眼帘的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下身传来的隐隐阵痛,让她顷刻间就回忆起昨晚的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眼泪止不住的哗啦啦流下,直到赵北风推门而入,林凤骄才哽咽着问道:

“你准备怎么安排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