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报仇

“赵生,你可以先将我放下来吗?”

在公路旁边等车的时候,赵亚芷羞答答地说道。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生这样抱过,多少有点不适应。

所以在稳定住情绪,意识到赵北风暂时不会对自己不利后,就壮着胆子提出了这个要求。

抱了这么久,赵北风要是说不累,那肯定是假的,毕竟一百来斤的重量,那是实打实的。

于是,赵北风将赵亚芷放下,不过右手依旧搂着她的腰肢并没有松开。

“阿芷,你应该已经猜到我们身份了吧,没错,我们就是从北边过来的,来香江只是为了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

说着,赵北风不由得搂紧了几分,而赵亚芷则是红扑着脸,极其被动地贴在赵北风怀里。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朴素的愿望,都差点被那两个差佬破坏掉,你说气不气?这种砸人饭碗,毁人一生的人该不该扑街?”

听到赵北风的问话,又看到他那凌厉的眼神扫来,赵亚芷的心头就是猛然一跳,连忙附和道:

“应该……应该扑街。”

“阿芷,你能有这种觉悟,我真的好高兴,赵大和赵二都是我的好兄弟,他们要是因为谁出事,我肯定会很难过,我一难过,就会叫来更多的兄弟,那些兄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肯定会把那个谁的全家斩死,你懂?”

赵北风夹枪带棒,敲得赵亚芷晕头转向,连连点头,表示她懂了。

运气不错,不多时就有一辆的士正好经过。

拦下的士后,一行四人坐了上去,顺顺利利的朝着九龙市区进发。

赵北风并没有让赵亚芷坐在自己旁边,而是将其抱在怀中,继续调教。

如此香艳的画面自然被的士司机看在眼里,一路上,他通过后视镜,时不时的向赵北风那里投去羡慕的眼神。

一看就是个大衰仔,居然能泡到这么靓的妞,司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这一生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殊不知,那位女主角赵亚芷现在躺在赵北风怀里,微微有些颤抖,紧张无比,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惹恼了大魔王。

“阿芷,你应该已经毕业了吧,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呢?”

说起这个,赵亚芷后悔死了,要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她和家里人怄气,一个人跑到海边散心,也不会遇到这档子事情。

“我和家里人因为工作的事情吵架,想出来散散心,刚巧在那里遇见了你们喽。”赵亚芷老实回答。

“哦?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能说出来听听吗?”赵北风好奇地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就是当空姐还是当演员,我拿不定主意,而我爸妈想让我呆在家中,他们会帮我物色一个好对象嫁出去。”

不待的赵亚芷继续说下去,赵北风就霸道的吻了下去,长达数分钟的吻,撩拨的赵亚芷一阵面红耳赤。

“我好中意你的,不准你和别人谈恋爱,懂?”

宣誓主权的赵北风继续说道:

“工作的事情,你也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拉起自己的事业,你来帮我,这样的话,你的家人也会放心的。”

特别在家人两个字上,赵北风咬字咬得特别重,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赵北风的霸道让赵亚芷的眼圈微微泛红,然而极为不甘心的她,却没有丝毫勇气去反抗。

从九龙警署出来,赵北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赵亚芷作保,他们三人的身份证办理自然畅通无阻,再有七日,就能拿到香江的身份证件。

身份搞定,接下来就是要解决住宿问题。

赵北风身上的港币不多,只有赵大搜刮而来的一百五十港币。

不过赵北风的要求不高,能让他们撑过去一天就行。

四人在茶餐厅草草解决了晚饭,赵北风就带着他们在附近一家小宾馆开了两个标间。

安排赵大和赵二住一起后,赵北风拉着赵亚芷来到了自己房间。

“赵生,可不可以让我先回家?都要到晚上了,我再不回家,家里人肯定会很担心的。”赵亚芷不想进房间,立即找了个借口哀求道。

煮熟的鸭子怎么可以让它飞走,他赵北风绝不允许。

“冇事,里边有电话,迟点我会送你回去,你可以先报个平安。”

“赵生,求求你了,放过我好吗?我以后肯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赵亚芷见事不可为,只好苦苦哀求。

“阿芷,我真的好中意你的,你跟着我比跟谁都要好,相信我。”

说完,赵北风将赵亚芷一把抱起,进入到自己房间之中。

同时,赵亚芷似乎认命了一般,不再挣扎。

四个小时后,赵北风带着赵大和赵二两人,将一瘸一拐的赵亚芷送回了家。

不能怪赵北风如此无情,实在是他晚上还有极其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偷渡香江可是带了全部身家,却不想在半途被蛇头鱼大胆谋财害命。

一想到那批金首饰,赵北风就心疼不已,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他与鱼大胆之间必须做个了断。

……

元朗区天水围一处小码头旁的木屋内,尽管已是深夜,可是屋内依旧灯火通明,嘈杂声不断。

“鱼大胆,不得了啊!这么阔绰!赶紧说说看,又是哪个倒霉的冚家铲,被你害了性命。”

这年头做蛇头的当真是没几个好人,说起这些事情来,风轻云淡,稀松平常,见怪不怪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谋财害命的事情,他们这些蛇头没少做。

看到鱼大胆出手如此大方,其他蛇头不眼红那是假的,然而鱼大胆背后有义群撑腰,他们再眼红也没用,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什么时候让他们也遇到一个这样的大肥羊就好了。

他们的愿望马上成真,因为赵北风来了,带着他的两个精英死士杀了进来。

随着砰的一声,铁皮木门直接被赵二踹成两半。

见此情景,木屋内到处都是倒抽凉气和吞咽口水声。

他们这些蛇头都是干着刀口舔血的买卖,自然有几分见识,从刚刚那一脚就可以看出,来砸场子的人肯定是一位强人。

正当这些蛇头慌忙找武器的时候,赵北风在门口给自己点燃一支万宝路,幽幽说道:

“都是一群生孩子没屁眼的家伙,都杀了,先留鱼大胆一命,我要同他说说话。”

赵北风话音一落,赵大与赵二手持砍刀就冲了进去,接下来就是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在木屋中不断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