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他好像一条狗

盈盈一握,一掌却握不住,赵北风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没想到马兰芳这个女人竟然会如此果决,在第二天就爬上了他的床。

当赵北风询问她原由时,她却说道:

“赵生,你从北边过来仅仅才用了三个月,就能够创下如此家业,我真的很佩服你。

不过,让我真正下定决心的还是你临走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也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对于这个能够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我实在不想错过。”

以她的美貌,追求她的人不知凡几,其中比赵北风有钱有势的大有人在,比赵北风更靓仔的也有许多,可她偏偏就是选择了赵北风。

因为她不想成为有钱人的金丝雀,而赵北风懂她,能够给她一展抱负的平台。

况且在她看来,赵北风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潜龙,值得她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去投资。

“听说退出社团需要经过三刀六洞的刑法,你害不害怕?”

轻轻吐出一口烟圈,赵北风一脸玩味地说道。

“你真的好坏诶!居然拿这种事情来吓我,可惜要让你失望了哦,我虽然管理着洪兴的夜总会,但是还没有拜过关公,录过名册,并不算是洪兴社的正式成员。”

马兰芳轻轻捶了赵北风的胸口一下,娇嗔道。

不是洪兴社的成员,却能管理这么大一家夜总会,看来马兰芳的手腕真不是一般的厉害,赵北风在心中不由得高看了她一分。

其实赵北风并不知道,蒋天生也是马兰芳的舔狗之一,为了一亲芳泽,蒋天生可是出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将马兰芳这个非社员扶上夜归人管理者的位置。

“哦?是吗?那感情好,那你先跟着阿芷学学秘书工作,在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机会的。”赵北风拍板道。

“老板,阿芷是谁啊?也是你女人吗?”马兰芳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地问道。

“阿芷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女人,怎么?难道你有意见?还是说你觉得自己能够独自承受下我所有的炮火。”

光说不练假把式,赵北风当即决定重新上马,给这个吃醋的小女人一点colour see see。

没有什么东西比实际行动来得更加具有说服力,既然不能承受,那就给我乖乖接受,赵亚芷如此,你马兰芳也是如此。

“诶,还要来?不要啊,老板,我错了还不行吗?求求你了。”看到赵北风的动作,马兰芳连忙求饶起来。

……

九月中旬的扫黑风暴如期而至,香江警署的O记,带着大批差佬光顾了许许多多的社团堂口。

义群、洪兴社、东星社、号码帮、和胜和等社团无一幸免,他们旗下的赌档、马栏、酒吧、夜总会等产业,也被差佬们一一造访。

特别是洪兴社的深水埗堂口,从堂主丧彪到四九仔,几乎被O记来了个一锅端。

赵北风很满意,也没有食言,在李督察的牵线搭桥下,将9万港纸都捐给了香江警队。

当然,《天天日报》以后还会在每月的固定时间,向香江警署的对外账户转账9万港币,一直有效。

那么多钱捐给警署,赵北风可不是真的要做慈善,而是为了给自己披上一层白道背景。

有了这层背景,社团想要动他,都必须掂量掂量,而作为差佬的衣食父母,在没有绝对证据的情况下,差佬也需对他客客气气,拿捏不得。

维多利亚公园,一辆崭新的黑色平治徐徐驶来,没过多久,就缓缓地停靠在路旁。

车门打开,赵北风牵着赵亚芷的芊芊玉手走下车来。

“风哥,你是要带我逛公园吗?”赵亚芷环顾四周,好奇地问道。

在得知马兰芳也是赵北风女人的时候,赵亚芷还闹了点小情绪,不过在赵北风重炮的武力威慑下,她顿时又变得服服帖帖起来。

“公园有什么好逛的,主要还是想带你去见见一个人。”搂着赵亚芷的香肩,赵北风神神秘秘地说道。

“什么人?可以告诉我吗?”环抱住赵北风,赵亚芷撒娇道。

“当然……不可以,好啦,等等见到不就知道了吗?”

赵北风说完,就搂着赵亚芷朝着公园深处走去。

在纸醉金迷的香江,想要一个人堕落,实在是太简单不过。

深水埗的话事人丧彪自从离开夜归人后,就开始打起这方面的主意。

丧彪出手,黄赌毒都被其安排上,这让声色犬马的董德书哪里能够招架得住。

美色勾引之下,一场注定要输得倾家荡产的赌局,轻轻松松就让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豪门少爷睡了大街。

远远的看了一眼睡在公园长椅上的董德书,赵北风就带着赵亚芷转身离去。

“那是董德书?”赵亚芷不确定的问道。

“是啊,你说他现在像不像一条狗。”

微微一笑,赵北风带着赵亚芷渐行渐远。

两天后,因为不小心撞到路人,董德书直接被那个路人当场打死。

那个路人在打死人后,却没有选择逃跑,而是自首进了赤柱监狱。

……

即使进了赤柱监狱,丧彪依旧是一副大哥的做派。

在他洗澡淋浴时,是绝不允许其他囚犯与他共浴的。

迫于他的威名,在这个监区,还真少有人会来触他霉头。

正当丧彪哼着小曲,享受着一个人的静谧时。

“啪嗒”

一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黄色肥皂突然滑落到他脚边。

丧彪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弯腰去捡。

刚刚弯下身的丧彪顿时汗毛炸裂,他已经意识到哪里不对,可惜为时已晚,被人用力一推,一头就扎向了墙壁。

砰的一声,被撞得七荤八素,还未回过神来的丧彪直接被人捂住嘴巴,然后就看到一根被磨出来的尖刺向着自己的胸口狠狠刺来。

“赵北风少爷托我向你问一声好。”

袭击者说这话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足足刺了七八下,直到丧彪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见到任务完成,袭击者当即对着自己的心脏毫不犹豫地刺了下去。

死了一个矮骡子和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监狱方面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

由于监狱方面草草处理的原因,所以此事也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

这段时间,让《天天日报》在远东交易所上市的工作一直在进行,直到审计报告出来,赵北风才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天天日报》的预估市值太低,只有一千万不到,现在上市的话,根本无法达到他割韭菜的目的。

将《天天日报》的上市计划搁置后,赵北风将注意力从股市上移开,开始寻找起短平快的投资项目。

1972年的香江股市才是入场的最好时机,现在赵北风能做的就是快点搵钱,搵很多钱,为即将到来的牛市和股灾做准备。

正当赵北风在办公室中苦思冥想时,一封请柬被马兰芳递到了他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