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O记上门

赵北风的10万交数可不是这么好拿的。

借着运输署被恐怖袭击这个热点,《天天日报》在头版头条上直接对深水埗的洪兴堂口开炮,明里暗里把这起事件往黑涩会上扯。

现在的《天天日报》可不是什么小报纸,作为日销量已经排到第三的报纸,其喉舌作用还是很大的。

一时之间,大众所关注的风向开始被《天天日报》渐渐带歪。

许多报纸纷纷跳出来指责警署贪污腐败,放任黑涩会的滋生,因此才引发了这起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事件。

港督戴麟趾在卸任之前,被人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如何不怒。

而香江警署的高层却是一群酒囊饭袋,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仍然没有找到幕后真凶。

现在赵北风把这么好的泄火背锅对象送到他面前,他又怎会没有一点动作呢?

戴麟趾随即叫来警务处处长,先是一通乱骂,然后才责令他立刻开始扫黑工作。

香江社团势力猖獗,警署当然也有自己专门的扫黑队伍,那就是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记。

O记于1957年成立,隶属于香江警务处刑事及保安处刑事部,主要负责调查及打击极为复杂及严重的有组织及三合会罪行。

赵北风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O记的人找上门。

不过既然来了,他也不好不见,况且他也很好奇,O记的人找上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两个O记的差佬在吴有为地带领下一进入到办公室之中,赵北风立即起身相迎,并与他们热情地握了握手。

通过简单的介绍,赵北风已经知道眼前这两个差佬分别是O记的高级督察和见习督察,他们组的辖区就在深水埗。

“赵生,你们《天天日报》这几天的报道可是把我们O记害得好苦啊!”高级督察李忠贞一拍大腿,苦大仇深地说道。

听到这话,赵北风深深地看了那位李督察一眼,这是警告呢还是发牢骚?一时之间,他还真有点拿不准。

“李sir,你在O记中是主管深水埗的,应该清楚我们《天天日报》关于洪兴社深水埗堂口的报道并无虚假吧?”

说着,赵北风打开抽屉,并从中取出一份文件,然后伸手递给了李督察。

这可是赵北风出动所有狗仔记者并花费了足足上万元,才好不容易收集到的关于洪兴社深水埗堂口的黑料,而且相当齐全。

随意翻动了几页,李忠贞一脸玩味地说道:

“洪兴社在深水埗的堂口难道得罪了赵生?”

“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我们报社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在自救而已。

我们与洪兴社在深水埗的堂口无冤无仇,每月的交数也是从来没有少过。

可是在前段时间,他们突然来到我们报社进行打砸,还将交数上涨到10万。

我可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哪里见过这么凶残的江湖佬,只能妥协。”

讲得有点口干舌燥的赵北风拿起桌上的热茶轻轻抿了几口,润了润喉咙后,才不紧不慢的接着说道:

“其实,我宁愿将这上涨的九万港纸都拿来捐给警署,为香江的治安做点贡献,也不想交给那些欲壑难填的矮骡子,就是不知道李sir给不给我这个机会呢?”

每月9万,一年就是108万港币,在1971年的香江,这可是一笔不折不扣的巨款。

面对如此诱惑,李忠贞说不心动那是假的,更何况捐款者还是《天天日报》。

他如果能全力促成此事,这份功绩肯定是跑不了的,而且他们O记还能与《天天日报》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像赵生这样,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成功人士,我们警署向来是很欢迎你们捐款的。

这份文件似乎很有意思,我想带回去仔细研究一下,赵生,不知道可不可以?”李督察含笑说道。

在O记,有关的资料有很多,甚至比这份文件上记载的还要详细,但是李督察偏偏就是提出了这个要求。

闻言,赵北风不由得眼前一亮,脸上顿时挂满笑容,说道:

“冇问题,希望能帮到李sir,还有就是,李sir,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捐款事宜,我在香江警署可没有什么熟人。”

赵北风投桃报李,当即将名片送上,连一旁默不作声的见习督察,他也没有冷落。

见到赵北风如此上道,李忠贞满意的说道:

“我也冇问题的,等我的好消息。

其实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是想让《天天日报》暂时不要报道有关社团的新闻,因为我们最近会有一场大行动,实在不想打草惊蛇,希望赵生能够理解。”

“理解!当然理解!配合阿sir工作,是我们香江市民应有的义务。”

听到O记即将有大行动,赵北风的笑容更加和煦了,看来丧彪的捡肥皂生涯即将开始。

……

洪兴社总坛的议事堂内,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头坐于上首,身姿挺拔,精神矍铄,此人赫然是创立洪兴社的龙头老大蒋震。

他左手边坐着的是他的大儿子,洪兴少龙头蒋天生。

而他右手边坐着的则是洪兴社的白纸扇林苏烈。

除了三人,大堂内还坐着一个人,就在三人的不远处,正是深水埗堂口的话事人丧彪。

“阿彪,现在《天天日报》揪着你们堂口不放,我们洪兴社都快要成为了江湖笑柄,你准备怎么解决?”蒋震沉声说道,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要斩死他,要不是看在10万港币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忍他到现在。”丧彪阴恻恻地说道。

“丧彪,斩死一个报社老板,这种大事你觉得你现在能扛得住吗?还是说你准备让整个洪兴社帮你扛。”蒋天生嘲讽道。

“你!”丧彪刚想反唇相讥,却是被自己生生忍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今时不同往日,失去了大水喉和英伦佬的支持,他丧彪现如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团堂主,还真没有这个底气去顶撞少龙头。

“阿彪,你应该知道江湖人除了讲义气之外,就是最看重规矩,而你却是破坏规矩在先,这事你认还是不认?”白纸扇林苏烈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我!”丧彪再次被自己噎住,心情郁闷至极,可他偏偏还无法反驳。

“这样吧,由天生出面说和,那个报社老板不是江湖中人,就不用摆酒了,你私下向那个报社老板道个歉,然后奉还9万港纸,这事就算到此为止,如何?”

蒋震看似是在询问丧彪,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丧彪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点头表示同意,他也知道,龙头已经给他留了很大的面子,如果再不知好歹,等待他的将会只有扑街的下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