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父母双亡,兄弟阋墙

“有为,发生了什么事?”

拿起电话筒,赵北风直接问道。

“老板,我们报社被砸了。”电话那头吴有为喘着粗气,语气焦急地说道。

“你们有冇受伤?报社的机器有冇被砸?”赵北风关心问道。

“我们受了点轻微伤,不碍事,办公室都被砸了一遍,机器正在印刷《龙虎豹》,他们不敢动手,倒是冇事。”

吴有为把损失情况简单汇报了一下,让赵北风揪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你带人把报社收拾一下,我马上就赶回去,有事等我回来再说。”

赵北风吩咐一声,就把电话挂断,然后带着赵大和赵二两人匆匆赶回报社。

因为赵北风不在,他的办公室正好反锁,倒是幸免于难。

回到报社的赵北风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给自己点上一支万宝路。

袅袅白烟从烟头上升腾而起,瞬间就将他的脸庞笼罩了进去,任谁也无法看清现在的赵北风倒底是个什么表情。

“有为,那些人都是洪兴社的马仔?”

看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部下,赵北风一脸阴郁。

“是的,老板,他们不但砸了报社,还把我们每月的交数从1万涨到了10万。”吴有为忿忿不平地说道。

“10万吗?真是好大的胃口,你先出去安抚好员工,医药费全都报销,以后还会有补助,不过明天的《天天日报》不能停刊。”

赵北风表面平淡如水,心中却是怒极。

听到老板让自己出去,吴有为如蒙大赦。

老板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压得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让吴有为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怀疑,眼前这个青年真的只有18岁吗?

“好的,老板!”吴有为答应一声,然后连忙退出赵北风的办公室。

强忍着怒气,待到吴有为离开办公室,赵北风立刻给蒋天生挂去了一个电话。

“蒋生,我好心带你搵钱,没想到你们洪兴竟然这样对我,不但砸我报社,还把每月的交数涨到10万。”赵北风冷冷说道。

他当然清楚蒋天生多半并不知情,而他如此先声夺人,却是为了给他造成压力,好让他为自己摆平此事。

“赵生,莫动肝火,我想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给我一刻钟时间去了解一下,可不可以?”

洪兴在深水埗的堂口明显在搞《天天日报》,蒋天生自知理亏,准备先去了解一下情况。

“冇问题,等你消息,蒋生。”

说完,赵北风就挂断了电话,静静地等待起来。

一刻钟不到,电话的铃声再次叮铃铃响起,赵北风回过神来,连忙将其接起。

“赵生,你咩时候得罪了丧彪?”电话那头蒋天生的声音幽幽传来,透着一丝无奈。

“丧彪?那是边个?我不认识呀。”赵北风有点懵逼。

“他是我们洪兴在深水埗的话事人,你们《天天日报》正好在他的地盘上。”蒋天生强调道。

“难道连蒋生都摆不平吗?”

一听是话事人,赵北风的心瞬间就沉了下来。

“一般话事人的话,我打个招呼就行,唯独他不行。

他背后的大水喉是董家,又通过董家的关系,伴上了英伦佬,就算我老豆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抱歉,《天天日报》并不是《龙虎豹》,如果没有一个让我插手的合理理由,丧彪是不会卖我面子的。”蒋天生耐心地解释道。

没想到这个蒋天生贼心不死,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落井下石。

谁说江湖人都是讲义气的,在赵北风看来,能坐上大哥位置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董家我是知道的,那英伦佬又是边个,你能告诉我吗?”

在询问的同时,赵北风眼中杀机毕现,可惜电话那头的蒋天生根本无法看到。

“那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香江运输署的大佬,他叫弗森德。”

蒋天生倒是没有隐瞒,把那英伦佬的身份直接告诉了赵北风。

“谢谢蒋生告诉我这么多信息,我心中大概已经有数,有空再请你饮茶。”赵北风假情假意地感谢道。

“赵生,真的不需要我出手吗?”蒋天生不死心地问道。

“蒋生的好意,赵某心领,不过《天天日报》庙小,实在惹不起洪兴,所以那10万交数我们会准备好的。”

挂断电话的赵北风终于爆发,抄起电话机狠狠地摔在地上,怒骂道:

“丢雷老母!!”

赵北风办公室的动静可谓不小,不少在外面办公的报社员工都有听到。

当然,惴惴不安的他们也只能佯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然后继续埋头工作。

“赵大,赵二,我想叫你们帮我暗杀几个人,能做到吗?”

摔完电话机的赵北风越想越不是滋味,于是叫来赵大和赵二,准备在物理上消灭那些保护伞。

董德书和丧彪,他暂时是不能动的,不过他们背后的保护伞,赵北风就没有了那么多顾虑。

只要让他们背后的保护伞扑街,自身难保的他们哪里还有那个精力死盯着《天天日报》不放。

“抱歉,少爷,只掌握保镖技能的我们并不擅长暗杀,如果是正面强杀的话,那是冇问题的。”赵大回复道。

闻言,赵北风心中多少有点失望,看来系统把死士分成三大职业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算公司账目,他保险柜中的现金只有60余万港币,召唤一个中级刺客都不够。

不过,赵北风也是一个狼灭,既然不能召唤中级刺客为自己所用,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召唤出5个刺客,堆也要堆死他们。

至于剩下的十万港元,则是他留给刺客们的活动资金。

谁叫系统同志太抠不愿配武器呢,赵北风无力吐槽。

说干就干,绝不含糊。

留下赵二保护《天天日报》报社后,赵北风带着赵大直奔广播道自己租住的公寓。

……

70年代香江的经济已然开始腾飞,从那灯火璀璨的维多利亚港就能看出一二。

站在半岛酒店十八层的落地窗前,面对如此人世繁华,赵北风带着赵亚芷忍不住的策马奔腾起来。

“风哥,要不我们报警吧。”赵亚芷嗯嗯呀呀断断续续地说道。

“你以为报警有用?你知不知我们每月的交数最后都去了哪里?其中的大部分还不是落在了差佬手中。”赵北风说道。

“那我们在《天天日报》上面曝光这件事情,给那些差佬制造些舆论压力。”赵亚芷吃力地说道。

“曝光?没用的,我今天被黑成这样,明天如果卖惨,大家肯定会认为我是在哗众取宠。”

赵北风将赵亚芷的意见再次否定。

“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天天日报》被整倒闭吧。”一心二用的赵亚芷担忧道。

“放心,我给我们的董三公子准备了一个剧本,这个剧本的名字就叫做《父母双亡,兄弟阋墙》,点样?赞不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