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与高阶斗法

“这不可能!”张广智终于看到情况不对,面露震惊之色。

“你的噬灵大法是不是在一个天坑下面得到的?”宝贵一边往外顶一边用话分散他的注意。

“你怎么知道?”张广智更为震惊。

等宝贵站到他面前,张广智依然没能从震惊中走出来。

宝贵绝不犯话多的错误,出来马上动手,当胸就是一拳。这一拳用上了他所有的力量。

砰,宝贵的拳头被张广智的手死死捏住。

“我筑基了,筑基之下皆是草狗!”张广智狞笑,“你以为走出来就能活着离开么?”

张广智手一抖,一股巨力把宝贵掀飞出去。

“火球术!”张广智抬手一团火球飞出,“小杂种,既然不想入阵那就死吧!”

宝贵就地一滚,躲过火球。

“水球术!”张广智又发出一个水球,“看看,这才是法术!只有筑基修士才能施展的法术!”

“风刃!”一团青色风刃飞出。

宝贵左躲右闪狼狈至极。

“三叔!我不明白,博君死的不明不白,为什么家主不调查?”

“这个不需要你知道。水球术!”一时间,宝贵成了张广智练习法术的活靶子。

“三叔,你是不是境界不稳,法术不给力啊!”

张广智气得跳脚,手上变幻着手印,一个个低阶法术从他手上发出。

“三叔,看看我的火球术怎样?!”宝贵突然结出手印打出一颗火球。

“你!……你筑基了?!不可能……”张广智马上用水球术对拼。

宝贵的火球飞在空中突然一分为二,水球拼掉一只,另一只继续飞向张广智。

“怎么可能!”张广智赶忙就地一滚,也想效仿宝贵。可空中火球突然变成一只火鸟,刷的一下扑到张广智身上。

“啊!”张广智一声惨叫,就地翻滚,不料火势更旺。不一会,张广智就变成一堆焦炭。

储物袋是法器,这种低阶火球是无法烧毁掉的。

宝贵捡起储物袋,里面有四十颗下品灵石,八张符箓,一本兽皮书,还有一些凡人用的金银。

八张符箓之中有五张是神行符两张传讯符。

宝贵一脸嫌弃。无他,在所有符箓中,最不值钱的就是神行符和传讯符。

同为符箓,价格天差地别,有些符箓需要妖兽灵血制作,价格逆天。

这两种符箓一般筑基修士都能掌握,只需要朱砂,配合灵力勾勒出法阵即能成符,市场需求量大,一些宗门和世家批量生产,最后导致,两种符箓价格很低。

第八张是隐身符,属于珍贵且少见的符箓。宝贵觉得符箓以后肯定用得上,贴身收好。

兽皮书翻开,居然是噬灵大法。

“小黑小黑,你说的功法就是这个?”

“是的主人”

“这可是魔功!”

“功法不分善恶,分善恶的是人!”

宝贵突然感觉小黑不像一个纯机械的系统。

此时的小黑有种难以言明的灵性,尽管有时不正经不靠谱。

宝贵没有继续跟小黑分辨,他掩盖好打斗痕迹,把战利品分类装好,张广智的储物袋,找个地方掩埋。

处理好一切,宝贵美美的睡了一觉。

宝贵回张家已经三天了,三天来除了打坐练功,就是学一些花架子功夫,用于强身。

宝贵有事就让毛二蛋跑腿,包括去丹房求职也是让二蛋给家主递了条子,结果石沉大海。

整个家族目前都围着年度大比运作筹备。没有谁注意家族废柴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