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如烟,想你了

一处偏殿之内,方脸男子和道士都在其中。有人把结果交到道士手中。

“牛师弟,那个姓聂的散修结果如何?”

道士喜不自禁,“他果然不适合无情之道。”

“不适合无情道你还那么高兴?”

“这样才能把他留下来嘛!”

方脸男子看过结果之后,默默不语。

“朱师兄不跟我争抢了?”

“不抢了,他的结果太诡异,姓聂的小子好像任何道都不适合,又好像全都适合。”方脸男子面色古怪。

“他是故意这么写的!”道士仿佛得了宝物般高兴。

两人继续翻看结果,门外忽然走进两名长老,是甲堂的叶长老和丁堂的周长老。按惯例,两人是过来挑选弟子的。

每次招收新弟子,内门四个堂口都拥有优先挑选一名弟子的权利。

“这次的入门弟子质量比上次还差。”翻着问心卷结果,叶长老撇了撇嘴角说道。

“两位师兄,乙堂和丙堂没来人么?”牛姓道士问道。

“牛犇师弟风采依旧啊!”周姓长老跟道士寒暄后,扔出一个大消息,“他们两堂估计最近三年不再收弟子了!”

“什么情况?”道士问道。

叶长老突然咳嗽一声,插话道:“今年轮到你们己堂口收纳弟子了?”

“是啊,我感觉今年弟子的确很差!”牛姓道士无奈的说。

“只有矮子里拔高个子,随便选一个就行了。”周姓长老无奈的附和

“此人归我甲堂。”叶长老指着一个名字说道。

牛姓道士等人立刻看向那个幸运儿。

方惠馨!

“此女不作答,只是在卷上写了名字。为何?”三人疑惑的看着叶长老。

看了看几个人疑惑的表情,叶长老难得笑了笑,“字迹轻灵飘逸,一看就是个钟灵毓秀的女子。以不答为答,符合无为之道。”

这特么也可以啊!

“叶师兄高见。那我选这个,据说问心卷的时候掀了桌子,定是个痴儿!”周姓长老也做出选择。

他所指的名字是郭开。

牛犇道士长吁一口气,“剩下的,牛某就领回去了。”

初升殿中,有白衫义工进来喊了方惠馨和郭开的名字,将二人领走。其他人跟着一个中年道士出发了,登上一个大型飞舟。

飞舟载着众人在云海中穿行,不知过了多久,飞舟降落。

降落的地点在一处峰顶,脚下是遍山的花海,姹紫嫣红,远处茫茫林海,遮住山体本色,远眺之下山峦叠翠,灵气雾气层层环绕。

大殿全部都是依山而建,仿佛从石间生长出来一般,远看并不出奇,等走近才发现,大殿却是如此雄伟。

没有林海覆盖的山体上满是石屋,密密麻麻的。

“这里就是己堂口大殿,我叫牛犇!”道士终于开口,“己堂口的长老,以后你们都是己堂弟子,称呼我牛长老就行了。”

道士指了指大殿,“废话不多说,你们是新入门弟子,先去初升殿登记领衣服,入门手扎,分配号舍。”

“最后我强调一遍,入升仙宗,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修行修仙。这几条门规不可触犯,否则,轻则逐出宗门,重则死。

不可私斗,不可行凶,不可偷窃,不可造谣生事,不得善入女修号舍。”

讲完之后,众人去了初升殿。这里的初升殿跟问心卷的初升殿完全两回事。

原来每一个堂口都有一个初升殿。

宝贵领了衣物、手扎和腰牌。衣物是入门弟子的统一服饰,大袖长衫,白腰带束腰,黄飘带代表黄字门阀。

腰牌象征着弟子的身份,同时上面是编号,对应着居住的号舍编号。

手扎是一本册子,介绍升仙宗,介绍入门弟子的权利和义务。

宝贵看了大半天终于对升仙宗有了大致了解。

按照宝贵的理解,升仙宗是个综合性多元化的大企业,下设十个堂口,每个堂口分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门阀。

修士入门便是黄级,以后可根据贡献修为等综合因素进行升级。

身为升仙宗弟子,并不是一心修行就可以了,弟子就像企业的员工,需要为企业提供劳动。

入门弟子可选择开垦灵田,还可以进入丹阁,符阁,炼器阁工作赚取灵石和贡献点。也可以领取宗门任务,比如寻找药草,送信寻人,猎杀仇寇,为庇护区的凡人消除灾难等等,只要完成一定的任务就能获得相应的灵石和积分。

灵石和贡献点能换取功法,丹药,法器等等,也能获得高阶修士一对一的指点。

宗门内提倡交友,提倡交易,有纠纷有仇怨不可私斗,却可以进行内门挑战,公开比斗,生死各安天命。

宗门内有一条规定宝贵最不能理解,那就是提倡男女修士交友,却严禁男女修士在门内发生不轨行为。

宝贵对这一条非常痛恨,情到深处谁能忍住?宝贵的亲身经历足能说明一切,肯定是忍不住的。

宝贵再次想到如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