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入宗试剑

灰衣青年带着剩下的众人往山上走,“下一关是试剑。”

一处天坑中央竖立着黑褐色巨石,石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剑痕。

“用凡剑留下痕迹者过关!”

“这是考教灵力运用”烛龙低声说道。

灰衣青年甩出一把铁剑插在地上。

第一个上来一个壮汉,牛高马大有点像毛二蛋。

壮汉挥动铁剑,在空中轮两圈,剑身上灵力吞吐,在最高处蓄力,狠狠地斩下。

当的一声大响,铁剑砍在巨石上,火花四溅,巨石上出现浅浅一条,可是剑身却从中间折断。

“剑断者淘汰!”

壮汉顿足捶胸,“明明已经有痕迹了!为什么……”

维持秩序的白衫者把壮汉拉下去。

“下一个!”灰衣青年又抽出一把铁剑剁在地上。

“这一关看似简单,实则不易。”星兰道,“凡剑易折,需要用灵力护持,劈砍要用巧劲,灵力催动太盛,也会对凡剑造成伤害。”

“星兰可有把握?”烛龙问道。

星兰微微一笑,“此关考教灵力,不如说考教实战经验。”

宝贵暗自揣测,如果全力施展冰火刃,估计这块石头整个都能劈开。可如此一来,自己也会成为整个升仙宗关注的人物,这样就不符合闷声发财的目的了。

如果平平常常一剑,宝贵也觉得跟那个壮汉没什么区别。

轮到星兰出手了,星兰挽起长发,单手持剑,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紧跟着一剑劈出,尖叫划过巨石,擦出一路火花,一道长长的浅浅的痕迹出现了。

“过关!”灰衣青年赞赏的高喊。

“这特么也可以!”又一个青年出列,学着星兰的样子用剑尖划过巨石,同样的一路火花,却半点痕迹也没留下。

原来星兰那么一斩,剑尖都磨秃了。

“蠢货,淘汰!”

轮到双胞胎兄弟了,两人用灵力布满剑刃,进行劈磨。同样过关。

这道关卡一下就淘汰一半的人数。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宝贵。

星兰、烛龙、烛火三人紧张的看着宝贵。

剑尖剑刃全部都磨秃了。

“你最后一个测试有些吃亏!要不要给你换一把剑?”灰衣青年问道。

“无妨!”宝贵持剑站在巨石前,望着巨石。他暗自揣测,用多少冰火刃才能震慑他们又不至于太震慑。

灰衣青年,包括那些白衫义工都觉得这人有点不知好歹,主动提出换剑了,他却选择不换。

他们静静看着宝贵,等着看他出丑。

宝贵看了看手中铁剑,发现确实自己大意了,这把剑用了多次,内部早就出现了裂痕,说不定用手一弹马上便会蹦碎掉。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宝贵不可能舔着脸要求换剑。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啊!

草率了!

宝贵把剑轻轻放到巨石上,剑刃对着石头。

“他要干什么?”

“他放弃了吗?”

“傻缺,不换剑,就等着出丑吧!”

……

突然,剑刃与石头之间多出一条薄薄的气刃。一斩之下,唰的一声,一条二指深的痕迹出现在巨石上。

这条剑痕是迄今为止最深的一道。

哗……在场的所有人吃惊的望着宝贵。

大哥!你是来砸场子的!灰衣青年内心中狂吼。

山上弟子曾试验过,普通灵气刃,包括风刃,冰锥都不会对巨石构成半点伤害。除非催动中品以上的法器才可能造成那么深的刃痕。

他简简单单一个气刃过去,就那么深的痕迹,他怎么做到的?

“这次终于来了个狠人!”

“不知道何方神圣!”

“我敢打赌,这位一定会分到甲堂口。不服就押注……”

“还用你说……”

几个白衫义工私下里议论。

“这位小兄弟,我叫李成龙,是己堂口天字门的。小兄弟如何称呼?”灰衣青年恭恭敬敬的问宝贵。

“散修聂小三!”

“如果小兄弟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就进行下面的环节。”灰衣青年李成龙跟宝贵对话态度异常谦逊温和,二十个入门选手都看傻了,同样是一起上山的,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灰衣青年李成龙带着二十名选手继续蹬山。

穿过一片小林,跨过山涧,山路变得陡峭,众人拾阶而上,走来两炷香时间,脚下的石阶变成了怪石嶙峋的山路,跨过几块巨石,眼前便是山顶。

山顶向下看,云海茫茫。目力所及处,大殿雄伟,绵延隐入了云海之中。

迎面一块如屏风般的巨石竖立在众人面前,上面有字。

“当年道祖悟道成仙,心有所感,便随口念出此歌谣,歌谣一出,天地动容,山川和鸣。山中有巨石拔地而起,此谣便与巨石伴生。”李成龙指着巨石侃侃而谈。

众人再看字迹,顿感字字生辉,笔笔如刀,每一笔仿佛刻在心坎之上。

入道难,入道难

入道五重天,

忘我,无我,本我,真我,超我。

一重生死一重关

沉浮百转,红尘一过

千番阅尽我为仙

————道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