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款爷

“住手!”星兰起身叫停,“叶家人如此蛮横么?!”

不待小剑激发,叶少突然发现,站起来的女子气质绝佳,并非想象中的胭脂俗粉。叶少赶忙收起小剑来到女子身旁,“在下叶少杰,出自洛云州最大的修仙世家叶家,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对不起,我不想认识你!”星兰冷冷的转过头,不看叶少。

“你……”叶少从小娇生惯养,哪受过这种冷遇,“你好大胆,敬酒不是吃罚酒……”

“喂,姓叶的别以为仗着叶家就为所欲为,这里是升仙宗,不是你们叶家,想撒野回家找你妈!”

双胞胎修士站出来指着鼻子骂人,叶少哪受得了这种辱骂,果断出手,双手印法变幻,一个水球一个冰锥打了过去。

兄弟两人迎战,先闪身躲过攻击,身形晃动不退反进,两人同时出手,一个抓胳膊一个抓大腿,灵力外吐,瞬间封住叶少的经脉,再一拽一推把人扔了出去。显然这二人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配合相当默契。

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在叶少面前晃动,叶少眼发花,脑袋发蒙,直到身体腾空,才反应过来。

好巧不巧,叶少的身体正好砸向宝贵的方向。

叶少被扔出去,自始至终叶少都没有生命危险,甚至受伤的危险都没有,顶多被羞臊一番。因此,筑基中期的老仆始终都没有出手的意思。

“接住,接住……”叶少高喊。

人在空中,经脉短暂被封,用不出法术,如果用腰力身法,那都不是事儿。换作宝贵,一个鹞子翻身就能搞定,他居然让别人接住,应变能力弱得一批。

宝贵果断不惯着他,大少爷毛病就是这么惯出来的。

宝贵带着桌子突然平移了一个身位,噗通一声,叶少结结实实摔在宝贵身旁。

“哎呦……你他妈怎么回事,让你接住为什么不接住?接住了本少爷大大有赏的,不开眼的东西。”

宝贵乐呵呵的说:“本少爷还真不缺你那几个赏钱。”说完,一个大嘴巴干过去,“本少不是你想骂就能骂的,这一下就是让你长点记性。”

叶少被打懵了,等他反应过来气得暴跳如雷,那对双胞胎不好惹就算了,一个小散修也敢欺负人?

“福伯教训他!”

筑基中期的老仆人,掏出一只金砖法器,朝着宝贵飞过去。

宝贵一抬手,乾坤黑伞在头顶撑开,金砖砸在伞面上,发出噗噗声,黑伞稳如泰山,金砖却光芒越发暗淡。宝贵灵力注入,黑伞滴溜溜一转,锋利的伞骨切割着金砖,眨眼间,金砖砰然碎裂。

宝贵还是头一次用乾坤伞对敌,极品法器果然神异非凡。唯一的缺憾就是灵力消耗过巨。

“啊!”老仆人没想到一个小小散修,法器却如此犀利。

灵力震荡,老仆人受到一定的反噬。

“这位兄台,你我本无仇怨,刚才只是误会!”老仆人直接认怂。

叶少见筑基中期的福伯吃了亏,再也不敢造次,气鼓鼓的坐下,“店家,你们这里最贵的是什么?”

有小二跑上来,“客官,本店最贵的是升仙八珍汤,八珍有百年扇贝妖,百年乌鸡妖,伴仙草,五灵芝……”

“行,就要这个,多钱?”

“一碗需要下品灵石四十块。”

听到小二报出价格,大厅中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两碗!”叶少伸出两根手指豪气的说,优越感瞬间拉满。

土豪的气息扑面而来!

众人再次集体吸气,叶少整个人都舒服了。

双胞胎中的大哥烛龙听到小二介绍,不禁咽了咽口水,“烛火,八珍汤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咱们要不也试试?!”

“试什么试,咱有灵石么?”

一句话破防,兄弟两颓然坐下,继续吞咽口水。

叶少不屑的看看他们,“一帮穷比!”

兄弟两无力反驳,这个真的没法反驳。

“散修都是穷比!入了宗门不正是为了灵石么?!”叶少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撇向宝贵。

跟谁俩呢?!宝贵可不惯着他,“小二,在座的所有散修,每人上一份八珍汤,算我的。”

宝贵拿出一个储物袋,哗啦一倒,好家伙,仿佛一座灵石堆砌的小山,足有上千颗灵石。

如今的宝贵最不缺的物资就是灵石,光姬长发一人就贡献百万之巨。

再看叶少主仆二人,下巴快掉地上了。

所有散修统统站起身,朝宝贵举杯示好。这么有钱的土豪,鄙视也好,羡慕也好,态度上必须要尊重的。

如果前世的宝贵遇到这种人,为他高价买单,不管宝贵心里怎么想,直接献上膝盖就好!

后厨和老板抱头痛哭,多年压箱底的存货终于出手了。

多年后,同福客栈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曾经有一位少年豪客,狂掷万金,为每个散修都送了一碗八珍汤。

豪横如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立碑著书,歌以咏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