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极品法器到手

刘凤仙在一边一直没出声,丧尸被制住后,她便唤出莲花法器护在兄长身边。

宝贵的一番话后,刘凤仙发现兄长看宝贵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人除了长得帅一点也没什么特别,怎么烟姐姐和大哥都用那种眼神看他?”刘凤仙想。

“聂兄是不是还没有进入修仙门派?”

“目前是散修……”

“聂兄不如去我们流云宗,有我在,我保你内门弟子待遇。我们流云宗的弟子在外面游历,只要报出师门就没人敢惹,最安全,最……”

没等刘星河说完,韩东兴身体抛飞过来,如同破麻袋摔在宝贵面前,他艰难的撑起身,“师弟救我。”

刘星河刚说完,打脸就来了,打得啪啪的,面子挂不住啊!

刘星河赶忙掏出丹药救治师兄。

闫光身后两把上品飞刀在空中不断穿梭变换,一旦有了机会便向着闫光飞刺。

再看叶寒,身上多处伤口渗血,肩上的鹰妖不知去向。

叶寒双眼冰冷,身上的护体灵光发出幽幽的绿光,手中绿色木剑挥动,每次挥动都有剑气射向闫光。

闫光手中黑伞神异非凡,居然全部挡下。

宝贵观察了一下,发现叶寒是那种越战越勇的选手,虽有外伤却威风更胜。反观闫光,手托极品法器大黑伞,虽然立于不败,但消耗太大,不能长久。

闫光手中挥动黑伞挡住两把飞刀法器,扭头招呼宝贵:“小兄弟快动手,叶寒想要杀我。”

“别听闫光胡说,他想偷袭,若非戊戌鼎镇压着邪物,也不会被他伤成这样。”韩东兴身在休息,心系战斗。

宝贵朝着闫光一伸手,“好处!”

“你!……这是我的储物袋。”闫光压力很大,黑伞消耗过巨,他不得不请求外援。

宝贵看了看储物袋,里面大量灵石,符箓,还有那个姬长发的玉简。

宝贵点头收好储物袋,对他又伸手要东西。

“储物袋都给你了,你还想要?”

闫光在心里呐喊:“无耻之徒!分明敲竹杠!等老子过了此劫,把你碎尸万段!”

跟他合作就是个错误,闫光悔不当初,姬长发再残血,好歹能拿捏。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反过来拿捏自己,自己偏偏没办法,只能在心里咒骂。

“你还想要什么?!”闫光目光凌冽,恶狠狠的说。

“我看你那把黑伞不错!”宝贵笑呵呵的说。

“休想!不要得寸进尺,小心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大不了一拍两散!”

“怕你不成?”宝贵冷笑道。

“叶寒你们两个光针对我有什么用?他身上有可有好东西的……”

闫光没说完,宝贵手上挥出冰火刃。

冰火刃目前是他唯一的依仗,这一次施展,直接放出三分之一的量。

闫光嗅到危险气息,他知道这个二五仔对自己用出了“道法”,赶忙用黑伞格挡。同时祭起一只铜钟法器,撞向两把飞刀法器。

惊雷在洞顶出炸响,山石滚落,黑伞挡住了宝贵的一击冰火刃,黑伞灵韵暗淡,在空中再难支撑,恢复成闭合状态,落在闫光手中。

啊!……闫光暗自惊呼,他本来已经高估了宝贵,但经过这一次交手,他就感觉还是低估了宝贵,尤其低估了宝贵的“道法”。

自从得到黑伞,在筑基这个境界他便站稳第一梯队的位置了。黑伞能攻能守,可称之为神器。以往战斗,他就没见过被人一击破去灵韵的。

今天终于让他开了眼,一击入魂,还是个筑基初期。

事不可为,闫光决定马上遁走。

他想走却晚了,宝贵突然放出多种攻击符箓后,脚下火焰腾起,烈焰步配合火遁,眨眼来到闫光身前,一把抓住黑伞,又一个火遁出现在十米开外。

“你!”闫光傻了,突然大喊:“他身上有补天丹!你们还不抓他!”

“补天丹?!”叶寒吃惊的望着宝贵,眼中闪过贪婪。

“补天丹?!”韩东兴猛地直起身体看着宝贵,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节奏!

等等,这位韩师兄原来都是装的,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韩师兄全世界都欠你一座小金人啊!

趁这个空档,闫光快速冲出洞口。戊戌鼎再放大挡住洞口,却恰好没挡住闫光。

“闫光这种人说的话你们也信?!”宝贵乐呵呵的问叶寒和韩师兄。

“信!”两人异口同声。

“烤!”宝贵都无语了,你俩还能不能行了,闫光那种两面三刀的伪君子你们居然信了。好吧,宝贵掏出一把中品法器长剑,“我现在要离开,看谁敢拦我!”

韩师兄和叶寒望着宝贵,不停的冷笑,小小的筑基初期,拿个中品法器也敢叫嚣,真拿自己当盘菜啊?!

宝贵撒出一打龟甲符,朝着叶寒挥出一道冰火刃,这一次比三分之一还多的量被瞬间释放。

空中悬停的上品法器飞刀被叶寒调动过来抵挡,咔嚓一声,虽说是上品,却不是防御类,而是专精攻击类法器,结果飞刀法器被拦腰斩断,气刃减小数倍,威能不减,继续朝着叶寒奔袭,叶寒的护体灵光一阵闪烁,最终啵的一声像肥皂泡般破碎,但叶寒在最后关头,身体一拧,堪堪躲过。气刃斩在石壁上深入丈许才消散掉。

“啊!”叶寒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终于知道了,这个筑基初期的小子他太过低估了!没想到他这么厉害。一时间,叶寒失去信心,警惕的望着宝贵,陷入进退两难境地。

“韩师兄不要与聂兄为敌,收起宝鼎!”刘星河坚定的说。

师弟发话,韩东兴只好收了戊戌鼎。

刘星河拔剑虚斩,纵横两道冰火刃挥出,丧尸和两只丧兽瞬间被切成四块。

“你们的功法同源同根!”叶寒看出门道。

“聂兄和我共进退,聂兄要走,你们再敢拦截,那就是与我刘星河为敌。”刘星河仗剑立于宝贵身侧。

“刘兄为什么帮我?!”刘星河不跟自己敌对,宝贵有预料的,但他没想到刘星河能做到这一步。

“聂兄弟还没告诉我,你到底入不入流云宗?”刘星河问宝贵。

“……”宝贵卡了一下,“如果不入流云宗,你还会帮我么?”

“聂兄说的什么话!帮你和拉你入宗本来就是两件事情。你入不入宗,我都会帮你!”刘星河飒然一笑。

铁憨憨果然够纯洁够义气!

“谢了老铁!”宝贵冲口而出。

“老铁?!”刘星河疑惑。

“不要在意细节,我此去会加入升仙宗,因为那里有一段恩怨未了。以后我们可以书信联系的。”宝贵拍拍刘星河肩膀,“后会有期!”

宝贵脚下升起一团火焰,一溜火光,眨眼间宝贵的身影消失不见。

“这是火遁!”韩东兴惊叹,难怪师弟不让出手,原来他确实还是小看了他。

“他真的是筑基初期么?”叶寒低声问道,“难道他入道了?不可能的,那么年轻的初期修士怎么可能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